靈界爭戰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2003年,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我知道了神拯救人類作了三步工作,即:律法時代的工作、救贖時代的工作,以及末了國度時代的工作。神末了這一步工作是來作審判刑罰人、潔淨變化人的工作,是神在前兩步作工的基礎上又作的一步更新的工作……我越聽越覺得這是神的作工,最後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靈界爭戰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跟隨全能神不久,我突然感覺身上有些不舒服,頭暈眼花,身上無力,走路抬不起腳,每走一步非常吃力,吃飯就想吐。起初,我並沒太在意,可過了兩天身上出現很多痣斑,小便也是血。第二天,丈夫帶我去了縣醫院檢查,結果醫生說我得的是白血病。我和丈夫都不敢相信,就又去了市裡醫院檢查,可結果還是一樣。驚恐中,我只好聽從醫生的吩咐住院治療。醫生先給我做骨髓檢查,因為這個針頭比較大,又是扎在骨髓裡面,醫生讓我用手摀半個小時不准鬆手,如果弄不好會把血流完。不知啥時候我竟鬆了手,不大一會兒我的眼睛就睜不開了,還天旋地轉的,感覺房子好像塌了一樣。丈夫看我暈得厲害,就拿被子想墊我的背後,結果發現蓋的被子已被血浸透了。丈夫嚇得趕快把醫生叫來,醫生一看也驚呆了,就趕快給我查了血常規,檢查後醫生說:「只剩下兩克血了,馬上輸血吧,要不然會有生命危險的。」可是剛輸了一小會兒,我就開始渾身發抖,牙咬得嘣嘣響,好像要斷氣似的。丈夫又嚇得趕快把醫生叫來,醫生見狀趕快把針拔了,說:「這血不能輸了,就輸血清吧!」血清剛輸一半,我又渾身發抖,還是不能輸,最後又改輸血小板,醫生鄭重地說:「如果輸血小板再不行,那就沒啥辦法了,就看你的運氣了。」醫生話音剛落,我又不能輸了,醫生趕快把針給拔了,搖搖頭說:「啥都不能輸,我們也沒辦法。」當我聽到醫生說的這句話時,我呆住了,心像刀剜一樣疼痛難受,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我還不到40歲,難道就這樣告別人世了嗎?我真的就沒有救了嗎?痛苦中,我又想到自己已經信了全能神,為什麼得了這樣的不治之症呢?神為什麼不保守我呢?想到這兒,我的心異常地亂。又過了幾天,我因著血少身體開始發燒,而且越燒越厲害,肚子就像火燒一樣難受疼痛。丈夫看我燒得這麼厲害,趕緊把醫生叫過來,醫生說:「血太少,高燒會越來越厲害,還得馬上輸血。」之後,我一連輸了三天的血,但還是跟上次一樣不能輸,最後醫生無奈地說:「輸不上血就是打吊瓶也不能退燒,跟你說實話,這個病就沒法治,現在只好打吊瓶來維持吧。」醫生的話如同給我判了死刑,恐懼、無助、絕望籠罩著我,我知道自己沒幾天的活頭了,想到自己將要與丈夫和兩個孩子永別,我不禁失聲痛哭起來。丈夫強忍著眼淚安慰我說:「別怕,沒事,你信的是全能神,神會保守你的。」丈夫的一句話提醒了我:是啊,我信的神是全能的獨一真神,雖然我接受神的新作工時間太短,對神新的工作還沒有定真,但我只要真心呼求神,相信神也會垂聽我的禱告的。這時,我絕望的心裡有了一絲希望,趕緊強忍著痛苦跪在被子裡默默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我現在得了不治之症就要死去,我心裡很痛苦,但我知道是你創造了天地萬物,創造了這個人類,人的生命是你賜給的,你掌管著人的生死禍福。全能神哪!我的生命也在你的手裡,我願把我的病交在你手裡,如果我真的到了死的時候,我願意順服你的安排。」禱告後,我的心漸漸地平靜了下來,不那麼緊張害怕了。

沒想到,我禱告之後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醫生又試著給我輸了一次血,血輸到最後竟然一點事也沒有。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體嘗到神對我的保守,看見了神的權柄與能力。又過十來天,醫生給我檢查了血常規,結果出來後,醫生激動地說:「你血升這麼快,從2克升到7克了,能打化療了。」我以往聽別人說打化療最受罪,一般人都受不了,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打化療時沒有一點痛苦,一點反應都沒有,我知道這又是神對我的保守。這時我激動萬分,感謝神的心無法表達,只能在心裡喊著感謝神、讚美神。打完化療,醫生讓我再住半個月,再接著打一次化療。我心想:從不能輸血到能輸血,打化療一點不痛苦,藉著這樣的經歷我認識到,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在這生死的事上,科學也掌管不了。再加上我們的經濟也不寬裕,我也感覺身體在逐漸好轉,便決定出院。臨走之前,醫生囑咐我說:「這病復發很快,半個月後一定要來打化療。」就這樣,我出院了。

回到家後,王姊妹、張姊妹得知我已經回來了就趕忙來看我,我便把心中的困惑不解向姊妹說了出來,我說:「在病情嚴重期間,我向神呼求,神垂聽了我的禱告,讓我的病奇蹟般地有了好轉,就連打化療我都沒有一點痛苦的感覺,我知道是神在暗中保守我,可我不明白為什麼會得這病呢?」王姊妹拉著我的手親切地說:「姊妹,人被撒但敗壞後,生病也是很正常的,另一方面,神的末世作工是拯救人的最後一步工作,撒但不甘心就此失敗,會利用各種方式來攪擾人、攔阻人接受神的救恩,如讓人的家庭不和啦,讓人長病啦,讓人臨到一些不順心的事啦,等等。真可謂『哪裡有神的作工哪裡就有撒但的攪擾。』針對撒但攪擾的事咱們看看全能神的話吧。」說著姊妹拿起神的話讀道:「神以經營人來打敗撒但,撒但以敗壞人來結束人的命運,攪擾神的工作,而神作的工則是拯救人類。神自己所作的工作哪一步不是為了拯救人類?哪一步不是為了潔淨人、讓人行出義來、讓人活出一個可愛的形象來?撒但卻不是這麼做,它是敗壞人類,它一直在全宇之下作這敗壞人的工作。」「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王姊妹交通說:「神從一開始經營人類就已經與撒但展開了一場屬靈的爭戰,神作工拯救人,撒但就尾隨其後藉著各種手段來打岔攪擾拆毀神的工作,讓人對神的作工產生懷疑,進而遠離神、背叛神,使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落空。我們知道,末了的時代,神為了讓我們脫離罪的捆綁,又開展了新的工作,這一次神要將人徹底拯救出來,毀滅老撒但,讓它永不翻身。這樣,撒但怎肯善罷甘休,它想盡辦法來攪擾神末世的拯救工作,藉著這些突如其來的災禍來破壞人與神的關係,妄想讓人與它一同滅亡。所以末世靈界的爭戰就顯得異常激烈,每一個來到神面前的人都面臨著撒但的攻擊攪擾,但神並不搭理它,允許它這樣作,神只管發表話語從正面帶領人,給人指出道路,再藉著撒但的效力把神的話語作到人裡面。一方面,使我們因著神的話學會依靠神,對神增加信心;另一方面,也使我們對撒但的醜陋嘴臉有一些清楚的分辨,心中更加恨惡撒但,從而激發我們追求真理跟隨神的心志,這正是神的智慧所在……」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心裡的疑雲一下子消失了,原來神作每步工作都是為了拯救人,而撒但隨時跟著攪擾破壞神的作工,不讓人跟隨神、敬拜神。撒但怕我跟從全能神蒙神拯救,所以才藉著這個病來攻擊、動搖我跟隨神的信心,使我對神產生疑惑,開始遠離神、背叛神,最後與它一同滅亡,撒但的險惡用心何其毒也!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是的,撒但妄想藉著疾病使我膽怯害怕,心生懷疑,從而失去對神的信心,棄掉真神走人生正道。但是「神話就是特效藥!」人有神話作依靠,就有跟隨神的信心與決心,就不再害怕撒但的攪擾與攻擊!所以,現在我要靠著神話勝過撒但的攻擊,不管我的病多麼嚴重,也不管我的生命還能存活多久,我對神不再懷疑,也不再埋怨,只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為神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這時,我的心裡一下子輕鬆了,也不再受病痛的轄制了,對神的作工有了信心。

靈界爭戰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從此之後,我天天看神的話。每當我看神的話時,就忘記自己是一個病人,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不知不覺高燒也退了,身上也沒那麼疼了,覺得有點勁了,頭也不暈了,眼也看清楚了,我的病一天比一天好轉。一天,我走到街上,村裡的人下地幹活路過我跟前,他們上下看看我,說:「真沒想到,你的命真大,都說你得這病看不好,你竟然好得這麼快!」我在心裡對他們說:「這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是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丈夫看我能吃飯了就帶我去醫院檢查,醫生拿著檢查結果驚訝地對我說:「你沒事了,你居然沒輸血,血已升到10克多,你的命真大!這樣的病人我見多了,從來沒有一個不輸血能升血的病號,你是第一個。跟你說實話吧,得白血病沒有看好的,看樣子你是沒事了,你這個病號真稀奇。」我笑了笑,心想:「真是神救了我,神太全能、太超凡了!」

自從出院回到家,我一次化療也沒打過。過了一段時間,我的病全好了。後來,丈夫看到神的作為,也信了全能神。為了還報神的恩典,我主動要求盡本分,姊妹看我的病剛好,就讓我盡接待本分,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中,從此我和弟兄姊妹一起傳福音見證神。

張玲玲

1 則迴響


  1. 阿門!感謝神給的恩典啊,謝謝分享你的經歷。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