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步步得勝:誓死為主作見證!

步步得勝:誓死為主作見證!

編者按:

中共無神論政黨自建黨以來就大肆鎮壓、屠殺信神之人,要將一切宗教信仰剷除盡淨,尤其對基督教的逼迫更為嚴重,多少年來無數的基督徒都慘遭迫害。1985年5月,中國山東某地區基督教家庭教會,遭到中共的瘋狂抓捕,先後有10餘名講道人被抓入獄,幾十名信徒和家庭受到牽連和侮辱……家庭教會的信徒遭受了一場大的劫難。這裡主要講述其中一名講道人被中共抓捕後,依靠主的話一步步得勝中共的酷刑折磨,寧死也要為主作見證的感人經歷。

1985年5月17日,我從煤礦下早班後回到家剛吃完飯,村治保主任就來到我家,他說市公安局的人因我信神的事來找我,讓我跟他走一趟。這時我妻子嚇得哭著說:「孩子還這麼小,你走了我該怎麼辦呢?」聽到這話,我也不由得流下了心酸的眼淚。治保主任催促說:「別說了,趕快走吧,人還在外面等著你呢。」無奈我只好隨他走到村外,見兩個警察開著一輛帶挎斗的三輪警車,其中一個警察帶著凶相說:「我們是公安局的,跟我們走一趟吧!」接著不由分說就惡狠狠地把我拽到車斗裡,恐嚇道:「你老實點!若耍花招,小心對你不客氣!」就這樣我被帶到市公安局。
家庭教會,步步得勝,見證,十字架,逼迫,基督徒,中共

到了公安局,他們一邊一個抓著我的胳膊往樓上走,剛上二樓就聽到房間裡傳出慘叫聲,伴隨著猛烈地抽打聲,叫聲十分淒慘,仔細一聽好像是我熟悉的一個弟兄的聲音。這時我心頭一震,緊張起來:下一個挨打的說不定就是我了。我趕緊默默地呼求主:「主啊!如今我落在中共政府手中,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主啊!你是我惟一的依靠,是我的堅固磐石。」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警察把我帶進一個審訊室,先抽掉我的腰帶,又讓我把鞋子脫掉,叫我伸直腿坐在地上。他們一共4個人,一個審問的,一個做筆錄的,另外兩個是用刑的。看到他們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樣子,我心裡想到主耶穌對門徒所說的話:「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也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並且你們要為我的緣故被送到諸侯君王面前,對他們和外邦人作見證。」(馬太福音10:16-18)主的話開了我心竅,讓我明白現在是我為主作見證的時候,我平時一直都喊著愛主為主受苦,今天是主在檢驗我信心的時候了。在這關鍵的時刻,我要按照主的話去行,用百般的智慧與警察周旋,為主作見證,絕不能做出賣主的猶大。這時,審我的警察問道:「知道今天叫你來幹什麼嗎?」我回答:「不知道。」他惡狠狠地說:「不知道,你都幹了什麼事你能不知道嗎?」我說:「我真的不明白。」他把桌子一拍,眼一瞪,凶惡地說:「你不要裝糊塗,你信神、非法聚會的事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你不說也不要緊,沒有證據照樣判你的刑!」聽了這些話,我立刻想到主耶穌說過:「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作:就是從惡裡出的)。」(馬太福音5:37)還想起《箴言書》13章3節上說:「謹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張嘴的,必致敗亡。」是啊!我要聽從主的話,做誠實人,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另外,我得謹守自己的口舌,免得中了撒但的詭計。於是,我向他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警察看我不說話,馬上換了一招——指供。警察拿出一張人名單給我看,問我:「這些人你都認識嗎?」我一看都是教會姊妹們的名字,就說:「認識,都是一起信主的。」他們卻哄堂大笑,還說些污言穢語,真是不堪入耳。聽到這話我感到受到了莫大的羞辱,這不是在侮辱我們信主的人嗎?我心裡非常氣憤,就義正辭嚴地說:「不許你們侮辱我們信主的人,我們守神的律法誡命,在一起是為了敬拜神,尋求人生正道,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的事,無可非議。憲法上明文規定,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政府為什麼逼迫我們信主的人?這不是知法犯法嗎?……」沒等我把話說完,那個審問我的警察說:「共產黨就是法,你不服也得服,來!給他點顏色瞧瞧,讓他再信主!」這時,幾個惡警一擁而上對我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有個惡警左右開弓使勁打我的臉,我感到面部立刻腫脹起來,口鼻流血,腦袋嗡嗡作響。一個惡警又用電警棍一個勁兒地電我,電棍閃著火光,發出霹靂啪啦的響聲,一觸到身上,我就渾身打顫,在身上烙下一個個紅點,有的地方被灼傷了皮膚,我心裡害怕,想躲也躲不了。這時一個惡警穿著皮鞋用腳猛踢我的腿,邊踢邊叫嚷著:「看你還敢信主!看你還敢信主!」我感覺兩腿好像斷了似的。他們打累了才罷手,我被打得癱軟在地不能動彈。心裡非常軟弱,不知自己今天落入中共惡魔手裡還能不能活著出去?此時神的愛沒有離開我,主的話在我耳邊響起:「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6:24-25)「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 (馬可福音10:39)主的話給我指明了方向,我今天所經受的是主耶穌早已受過的苦,主為了擔當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主的愛太大了。想想那些跟隨主的門徒都是為了見證主而殉道,都是蒙主稱許的,今天我信主也得捨命跟隨主,為主作好見證,絕不能做貪生怕死背叛主的猶大。想到這些,我渾身有了力量 ,慢慢地使勁用力坐了起來。

警察看我坐起來,他們又換了一招——蹲馬步。警察把我從地上拉起來讓我半蹲著,兩手伸直,上面還放著一個電警棍,讓我蹲馬步來體罰我。一開始我還能堅持一會兒,時間長一點我就撐不住了,渾身冒汗,兩腿打顫,兩隻手臂也失去平衡,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此時惡警一擁而上,又是一陣毒打,其中一名惡警還抓住我的頭髮一個勁地往牆上撞,我感覺頭好像被撞炸開了一樣,頭腦發矇、發暈,兩耳也嗡嗡作響。打完之後,他們繼續強制我蹲馬步,並威脅道:「我看你能堅持多久,你不是不說嗎,我們可以分兩班人馬來耗著你。」正說著外面又進來4個警察,當時已是深夜十二點多,看來他們是要給我來個車輪戰。看到這個陣勢,我有些軟弱了,也不知他們會用什麼酷刑來折磨我,越想心裡越軟弱。我忽然感到這種情形不對,就趕緊向神禱告:「主啊!你知道我的軟弱,也知道我的身量幼小。主啊!求你幫助我,我快要撐不住了。主啊!求你引導我,讓我剛強站立住。」這時,主的話臨到我:「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嗎?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馬太福音10:28-31)主的話給了我力量,我的生命在神手裡,中共再凶殘,再惡毒,沒有神的許可,他們也不能對我怎麼樣,即使中共把我的肉體折磨死,我的靈魂還要歸到神那裡,有神的看顧保守我還怕什麼。從此,我不再體貼自己肉體的軟弱,也不擔心會受重刑,也不懼怕死亡,而是時刻警醒,留意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恐怕一不小心中了撒但的詭計而背叛神。他們仍然以蹲馬步的方式體罰我,每次當我支撐不住歪倒的時候,就得挨他們的一頓毒打,這樣反反覆覆,從下午4點到次日早上8點,經過長達十幾個小時的酷刑折磨,我已是精疲力竭,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這時我想起一段聖經章節:「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哥林多後書4:7-9)我躺在冰冷的地上,想到這話心裡倍感欣慰、平安。惡警看審問我這麼長時間也沒問出個結果,他們一宿也沒有睡覺,都打累了,就暫時罷手了。靠著主的大能,我終於勝過了中共的酷刑折磨。

中共警察看硬招不行就來軟招。一個警察走到我跟前,把我扶起來坐著,看到我的嘴唇乾裂,假惺惺地說:「你渴了吧?我給你倒杯水。」說著給我端來了一杯白開水放在我跟前。這時我也感到實在乾渴,端起來一口氣喝了下去,之後我感到很舒服,心情也不再緊張了。無意中看到自己渾身上下的衣服全都是白色的汗鹼和泥土,想到夜裡我不知流了多少汗,竟被他們折磨成這個樣子。此時,我意識到是主在體恤我的軟弱,神藉著警察給了我一杯水喝。我心中默默地感謝主的愛,同時我對中共更加充滿了仇視,但瘦小的我在惡警面前又能怎樣,無奈只好把怒火埋在心底。這時我想到聖經上的一句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哥林多後書4:17)是啊,為了將來的美好盼望,就要忍受眼前的苦楚,想到這些我心裡頓時有了安慰。這時,警察假裝關心我的樣子,說:「你年輕輕的幹點什麼不好,為什麼偏偏要信主呢?信主對你有什麼好處,又不能當錢花,也不能當飯吃,政府還反對,你到底圖個啥?受這樣的罪值嗎?我看著都有點同情,你也太死心眼了,難道你就不能靈活點,不能說不信嗎?」聽到這話我立刻想到主耶穌說的話:「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馬太福音10:32-33)主的話使我有了分辨,原來他說這話是想叫我背叛神,我若在人面前不承認主的名,將來神也不承認我,那我不是白信了嗎?原來他是撒但的差役來迷惑我的,我不能上他的當。於是,我堅定地回答:「主耶穌我信定了,這是我的信仰自由,別人無權干涉,但我信主並不是不工作,也不是不吃飯,而是要家庭教會,步步得勝,見證,十字架,逼迫,基督徒,中共走人生正道,做個遵紀守法的公民,這難道還有錯嗎?」他詭祕地說:「你還是太年輕,對世界的近代史不了解,你信的是西方的古希臘傳統文化,不適合我國的國情,他們是利用宗教信仰來麻痺中國人的,就是一種精神鴉片,讓人信了之後失去戰鬥意志,不能起來抵禦外國的侵略,這是西方國家企圖瓜分中國的陰謀。所以中國政府要採取有力措施,加大力度制裁取締宗教信仰,你明白了嗎?」我回答說:「我們信主不參與政治,人是神造的,人人都該敬拜真神,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因此,宗教不分中外,信仰沒有國界,只要是真道都應該信,因神是拯救人類的主,是讓人和睦相處的,並沒有任何企圖,也不是為了麻痺人的心靈,而是在帶領人類走人生的正道。」他失望地說:「你真是個死腦筋,看來你已經被同化了,好了,再說點別的,就算你為了信主什麼都不怕,你就不為你的子孫後代想想,如果你被判刑他們都要受到牽連,當兵、升學、入黨、提幹這些都被取消,這麼大的事情難道你都不考慮嗎?再說了,你妻子這麼年輕,孩子這麼小,你是一家之主,難道你就忍心讓他們孤苦伶仃地過日子嗎?要我說你還是好好交代交代回家算了。你好好考慮考慮吧!」我被他的這一番話說得真有點動心,因我最掛心的就是妻子和孩子,我不在家他們怎麼過呀?心想:要不就……先答應他,嘴裡說不信,在心裡信也行哪……就在我猶豫不決時,主的話臨到了我:「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7-38)主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加福音9:62)主警告人的話使我猛然一驚,我剛才的想法不正是要向撒但妥協嗎?撒但真狡猾,它藉著我的軟弱點來攻擊我,我差點受了它的迷惑,我平時喊著愛神,事實證明我哪有一點愛神的心哪!幸虧主的話及時喚醒了我,我才沒有上撒但的當。我心裡默默地向主禱告:「主啊!我感謝你,你知道我的軟弱,知道我的幼小,求你寬容我,憐憫我,轉眼不紀念我的罪和愚昧無知,我願永遠跟隨你,不否認你的名。主啊!求你不要離棄我,願你繼續帶領引導我。阿們。」禱告時我心受感動流淚不止……

過了一會,警察看到我淚流滿面的樣子,以為我後悔了,便趕緊過來問我說:「怎麼樣,考慮好了嗎?」我便乾脆地回答:「我早已考慮好了,還是那句話,以前怎麼信以後還怎麼信!」聽到這話,他氣得直發抖,咬牙切齒地說:「我叫你還信!那你就別想走啦!」並拽住我的一隻耳朵使勁擰,直到擰得淌血,我感到耳朵像掉了一樣,疼得無法忍受。他一邊擰一邊喊著:「我叫你信!叫你信!別以為你沒犯罪事實就不能定你的罪,中央早已下達命令,對搶劫、詐騙犯可以輕判,對你們信神的一定要重判嚴懲!……」看到他氣急敗壞,發瘋的樣子,我感到可笑,絲毫沒被他的淫威所動搖。然後,他聲嘶力竭地嚎道:「來人哪!把他押出去,我要給他升級!」這時,隨即來了兩個警察給我戴上手銬,把我帶到樓下,上了囚車,將我押送到市收容所,關進一間監室裡,聽候審訊。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審查過程,最終中共在毫無事實根據的情況之下,憑空捏造、以莫須有的罪名強行判我有期徒刑13年,並押送到一勞改支隊服刑。就這樣我因著信主被中共迫害,坐了13年冤獄。

在我坐監期間,與我一同坐監的一個弟兄在監獄裡患了腦溢血病,因中共不給治療而死在監獄裡,他的妻子改嫁,兒子成為孤兒,導致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在我服刑期間,我妻子曾經多次遭到不軌之人的騷擾,娘家人還多次逼她與我離婚另嫁,孩子上學還經常受人欺負。我出獄後,因坐過監名聲不好,想找份工作到哪裡都沒有人要,生活舉步維艱。這一切苦難都是中共造成的,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我早就命喪黃泉了。而中共還大言不慚、恬不知恥地在家庭教會裡恐嚇那些年輕的講道人說:「你看石川就是沒犯法,我們不也照樣判他嘛!你們誰敢在這裡講道,就是跟石川一樣的下場,跟共產黨作對沒有好下場!」因著他們的恐嚇,一些講道人就不敢出頭露面了。中共瘋狂地取締基督教,殘害、屠殺、侮辱基督教信徒。在它的殘酷迫害下,有多少基督徒含冤死去;多少基督徒有家難歸,逃亡在外;又有多少父母失去兒女,多少兒女失去父母,多少家庭支離破碎;有的基督徒至今還在獄中受著中共的摧殘。中共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必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全篇完)

石川

來源:誰在見證神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