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婚姻家庭後母與繼女如何由互相排斥到親如母女

後母與繼女如何由互相排斥到親如母女

「姨,這件連衣裙你穿著顯得很年輕,一點也不像50歲的人,就買這件吧?」蘭子一個勁地誇阿方,阿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八年來,這是繼女蘭子頭一次約阿方出來買衣服,這一幕真是得來不易啊!那麼,阿方和蘭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故事呢?

後母成保姆,委曲求全

八年前,阿方的丈夫因病去世,經人介紹,她和蘭子的爸組建了一個新家庭。因他們的房子裝修,只好暫時住在蘭子家。可蘭子不是很願意,阿方聽丈夫說,蘭子是擔心阿方將來會霸佔他們家的房子,所以對阿方很反感。阿方沒與蘭子計較,她想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打動蘭子的心,讓蘭子改變對她的看法,放下防備。

住下後,阿方每天下班回來買菜、做飯、做衛生,還幫蘭子洗衣服、帶孩子,常常累得疲憊不堪。她滿以為自己的付出能換來蘭子的認可,可事實上,無論阿方怎樣誠心誠意地對待蘭子,蘭子還是不冷不熱的,也從不做家務。不管阿方和丈夫多晚下班回來都要做飯,而蘭子成天就知道玩手機,連飯都得阿芳幫她盛,而且只要阿方做得稍有一點不合她的意,蘭子的臉馬上就拉下來了。

剛開始,阿方在心裡常常提醒自己:「早就聽說後母不好當,但我得盡最大的努力當好這個後母,用行動來感化蘭子,讓她看到我這個後母沒得說。萬一我哪裡做得不好,她要是在外面說我的壞話,那我的臉往哪兒擱呀?多忍著點吧!」於是,阿方還是一如既往地伺候著蘭子一家。

然而,無論阿方把家裡打理得多好,對蘭子多包容,蘭子對她還是愛搭不理的。漸漸地,阿方對蘭子有了想法:「我對你這麼好,你什麼家務都不做,還對我不冷不熱的,要不是怕別人說我這個後母不好,落下不好的名聲,我才不會這麼委屈自己討好你!看來,我再怎麼對你好,也感化不了你石頭般的心,既然這樣,以後我也不再遷就你了。」接下來,阿方對蘭子也沒有起初那麼熱情了。

母女反目,後母被逐出家門

之後,阿方不上班時,就故意約朋友出去逛街,不給蘭子帶孩子。一次,阿方還故意當著丈夫的面找藉口數落蘭子。蘭子雖然沒有頂嘴,但臉色很難看,阿方覺得自己終於出了口氣。從這之後,阿方對蘭子的態度越來越冷淡,兩人的關係也出現了危機。

一天,阿方下班回來,看到蘭子背對著門在打電話,剛好聽到蘭子說:「在我家住了這麼長時間,我看她根本就沒有搬家的意思。她就是個狐狸精,勾引我爸,我爸現在沒有以前對我好了,我不喜歡她……」正說到這兒,蘭子扭頭看見阿方站在面前。

阿方臉色鐵青,心裡滿了氣憤和委屈:「我和你爸住進來的時候,不是跟你說清楚了嗎?我們的房子裝修好了就搬走,你這樣說好像我們賴在這兒不走似的。再說我和你爸是經人介紹認識的,我又不是第三者插足,你在背後還說那麼難聽的話,真是太傷我的心了!這些日子我一直遷就你、忍讓你,生活上一切都以你為主。現在,我只是稍微對你冷淡點,你就在背後說這麼難聽的話,這讓別人怎麼看我?我平時忍著,不想和你吵架,是怕街坊鄰居聽見了,說我這個後母不好,可你也別太過分了!」一股恨意從阿方心裡冒了出來。她低著頭沒理睬蘭子,強忍著內心的痛苦,徑直上了樓。

蘭子的話就像一把刀一樣扎在阿方的心上,滴血似的痛,她越想越痛苦,再也忍不住了,關上房門,仆倒在床上,雙手使勁地抓著被子,咬住嘴唇,不敢哭出聲音來。她不想讓蘭子和鄰居們聽見了笑話自己,任淚水順著臉頰流淌。

從這以後,阿方和蘭子之間的關係產生了裂痕,家裡的氣氛越來越僵。阿方不想找蘭子說話,蘭子也不想搭理她,家務事還是一點也不做。只要阿方在家,蘭子照樣把孩子推給阿方。不僅如此,蘭子看到阿芳洗衣服,還故意把晾衣架藏起來,害得阿芳到處去找。看到蘭子故意刁難自己,阿方心裡很氣憤:「你越這樣對我,我越不給你帶孩子!」有時孩子哭鬧得厲害,蘭子紋絲不動,阿方也假裝沒看見;有時蘭子吃飯時說想吃什麼菜,阿方假裝沒聽見。阿方看著蘭子不滿的眼神,心裡也很受責備:「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但轉念想到蘭子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還故意刁難自己,阿方還是不想理睬蘭子。

這天上午,阿方看見一大堆髒衣服堆放在洗衣機上,她一眼看見蘭子的衣服,心裡的怒火就冒了出來:「你那麼閒,可你自己的衣服還都要我洗,我今天就不洗你的!」阿方把蘭子的衣服挑了出來,放在一邊。蘭子逛街回來,看到她的衣服沒洗,臉馬上拉了下來,怒氣沖沖來到阿方面前,大聲吼著說:「你為什麼不洗我的衣服?你住我的房子給我洗衣服不是應該的嗎?既然這樣,你也別再賴在我這兒了,馬上給我搬走,越快越好!」

阿方聽到蘭子這樣說,感到心口堵得慌,積壓在心裡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大聲說:「一次沒有如你的意,你大小姐脾氣就爆發了,我為這個家做得還不夠嗎?家務活我全包了,你的孩子不都是我給你帶的嗎?我在你這裡就像個免費的保姆,還得受你的氣,你以為我願意住你這兒?你放心,我會儘快搬走!」

基督徒心情沮丧

說完,阿方跑到牆角抱著頭,任眼淚不停地流,似乎要洗刷掉她心中的委屈和傷害,她痛苦地想:「我對她夠好的了,為什麼她總是一次次地傷害我?今天她竟然趕我出去,傳出去別人肯定說是我對她不好,那我的臉面、名聲不都丟盡了嗎?我想當個好後母,為什麼這麼難呢?」阿方越想越委屈,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不知該怎麼辦。晚上,阿方把白天發生的事和心中的委屈對丈夫說了,丈夫滿臉的無奈和為難,一個勁兒地低頭抽煙,末了只說了一句:「新裝修的房子要通通風。」

第二天,蘭子早上一起床就叫阿方搬家。丈夫對蘭子說緩幾天,讓房子通通風,可蘭子堅決要阿方搬走。阿方心裡恨透了蘭子:「我一直忍讓包容你,累死累活地為你做事,你怎麼一點人情味也沒有?好吧,既然你如此無情無義,以後我再也不和你來往了!」阿方強忍著內心的痛苦和委屈,含著眼淚和丈夫搬出去了。

不相往來,後母心難安

之後,阿方在路上遠遠地看見蘭子,就趕緊拐個彎避開,看到自己和蘭子的關係變成這樣,阿方心裡很難受。

一天晚上,蘭子給丈夫打來電話,說她和孩子在鄉下孩子的奶奶家,明天孩子要上學,她有事,想讓丈夫明天早上接孩子回來上學。丈夫這幾天很忙,就看了阿方一眼,阿方假裝沒聽到。丈夫見阿方不理他,嘆了一口氣。

又過了幾天,阿方做好了晚飯,飯菜都涼了丈夫才回家。一問才知道是蘭子低血糖頭暈接不了孩子,丈夫幫忙接孩子去了。可丈夫工作忙,很難脫開身,看到丈夫為難的樣子,阿方心裡也很糾結:自己這樣對蘭子,丈夫夾在中間也挺難做人的。想想女婿不在家,蘭子一個人帶孩子挺累的,需要人幫把手,自己和蘭子不相來往,這也不是個辦法呀!但想到蘭子趕自己走的一幕幕,她實在不願主動去跟蘭子來往。可她看著丈夫疲憊、壓抑的樣子,心裡有幾分自責和擔憂:如果長期這樣下去,她和丈夫的關係不也很難相處嗎?她感到很煩惱,不知怎麼辦。

她找到了母女不合的原因

朋友知道阿方和蘭子的關係不好,就常常與她談心,還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她,告訴她只有神的話能化解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使人達到和睦相處。朋友給阿方讀了兩段神的話:「敗壞了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種『病毒』不斷發展,猶如瘟疫一樣到處蔓延,就人與人之間足可看見人身上的『病菌』有多少。……人的性格,人的生活習慣,人的作風,人的所有一切生活中所表現的,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破爛不堪,以至於人的知識、人的文化都被神定為死罪,更何況人在家庭以及社會學來的種種經驗,這些在神的眼中都被判決,因為生在此地的人吃的病毒太多了,似乎人都習以為常,不當作一回事。所以,越是敗壞深的地方的人,人際關係越不正常。」「人都被撒但敗壞,勾心鬥角、互相糟踏,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人的悖逆太大,觀念太多,全都屬於撒但。」

朋友交通道:「神的話揭示了我們人與人之間不能正常相處的根源,是因我們人被撒但敗壞了幾千年,思想裡都已灌滿了各種撒但的哲學觀點,像『人活臉,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寧可身子受苦,不能臉受熱』等,我們憑著撒但的這些哲學觀點活著,做什麼事顧及的都是自己的臉面、名聲,一旦受損害,就會相互算計、相互爭鬥,喪失了神起初造人時的良心理智,因此,人與人之間總是矛盾重重、爭鬥不斷,導致關係越來越緊張,甚至反目成仇。就像你跟蘭子之間,你幫蘭子做家務、帶孩子,付出了很多,但你並不是心甘情願的,而是為了維護你的臉面、名聲,想讓蘭子和親友都說你這個後母當得好。當你看到蘭子不但沒有說你好,反而說出難聽的話傷害你時,使你的臉面、名聲一再受損,你就對蘭子產生了怨恨,導致一家人像陌生人似的,你丈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你自己也為此挺痛苦的。其實,這都是我們憑著撒但的錯謬觀點活著帶給我們的苦害,使我們活得越來越沒有人樣,即使是一家人也不能和睦相處。」

聽了神的話和朋友的交通,阿方的心情開朗了許多,她明白了自己之所以和蘭子之間的關係鬧成這樣,就是因為自己受「人活臉,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寧可身子受苦,不能臉受熱」等撒但的錯謬觀點毒害太深導致的。阿方想到當初住在蘭子家時,自己為了當好後母,贏得蘭子的好感和親友的好評,把家務活全包了,任勞任怨地幹;可當她的付出沒有得到蘭子的認可,反而還聽到蘭子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時,感覺自己的臉面、名聲受損,就心存怨氣,不願搭理蘭子,也不願給蘭子洗衣服、帶孩子了,還和蘭子大吵發洩心裡的不滿。當蘭子趕她走時,她更感覺顏面掃地,心裡更加怨恨,暗下決心和蘭子老死不相往來,甚至看見蘭子有難處也不想幫她……阿方回想和蘭子相處的一幕幕,認識到自己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真心想幫助蘭子,而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為了得到別人的誇讚。所以,當她覺得名聲受損,就能一改常態,甚至和蘭子撕破了臉皮,不能和睦相處。

阿方不禁自問:「我這哪是把蘭子當作自己的女兒對待啊?如果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肯定會不講條件、任勞任怨地做,即使孩子有錯也能包容、忍耐。」阿方認識到原來自己沒有盡好當媽的責任,想想蘭子年輕不成熟,做不慣家務,她幫著做也是應該的,就是不在蘭子家住,她也是要做家務的,但她卻總跟蘭子計較,活得沒有一點人樣。認識到這兒,阿方心裡對蘭子的怨恨放下了一些。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阿方認真地讀神的話,也過上了教會生活。

神愛引領,和睦相處有路了

一天,阿方看到一段神的話說:「神造了人類,無論是人類敗壞之後也好,還是人類能夠跟隨他也好,他都把人類當成了他的至親,就是人類所說的當成了最親的人,而不是玩物。雖然神說自己是造物的主,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別,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掛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類,在他心裡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靜靜地供應著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沒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舉動,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

揣摩著神的話,阿方的心被神的愛感動了。按著人的想像,當人被撒但敗壞背叛神之後,就成了神的仇敵,神就不會再對人類有愛了,但事實上,無論人是否經過敗壞,神對人的愛不變。神為了拯救人類,不願看到人類繼續被撒但敗壞、吞吃,在恩典時代,神親自道成肉身被釘在十字架上,作了贖罪祭,救贖了所有在撒但權下的罪人;在末世的今天,神又重返肉身,為了徹底拯救敗壞至深的人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真理來潔淨變化人,讓人脫去敗壞,能夠自由釋放地活在神面前。想想神那麼高大、那麼尊貴,卻忍耐著人類的敗壞和悖逆,卑微隱藏生活在人類中間,不斷地發聲說話引導人,卻從不居功自傲,也沒有向人邀功請賞,默默地為人類付出,神所作的一切流露的都是無私的愛。認識到這裡,阿方感到很蒙羞,她想到自己和蘭子相處,總憑撒但的處世哲學活著,表面上是幫蘭子幹活,其實都帶有自己的存心,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名聲,一旦得不到,就不願為蘭子幹了,導致母女關係僵持不下,她感覺自己太自私了,哪有一點真實的愛?阿方心裡很受責備,同時也被神的愛感動著,她禱告神幫助她和蘭子處好關係。

接著,她又看到神的話說:「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

從神的話中,阿方明白了以往沒有神的話作根基,自己只能憑著處世哲學活著,結果所流露的處處都是撒但性情,雖成了一家人,但卻和蘭子常常鬧紛爭。要想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就得背叛自己以往錯誤的處世哲學,能夠憑真理做人,憑著神的話活著,不能再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虛榮,和蘭子互相算計,你爭我奪了,應該用自己的活出來滿足神、見證神,這樣才能蒙神祝福,與蘭子和睦同居。阿方明白了神的要求,心裡輕鬆了。

「話」到病除,母女言和

一天中午,阿方和丈夫剛準備吃午飯。這時,丈夫的電話響了,蘭子打來電話說孩子不舒服,鬧騰得厲害,叫丈夫陪她去醫院。掛斷電話後,丈夫說他下午要去單位對賬沒時間,想叫阿方陪著蘭子去醫院。

阿方心想:「蘭子又沒有叫我去,而且她很長時間沒理我了,我去了,她要是再不理我,多尷尬呀?」阿方剛要開口拒絕,心裡突然一驚:「我這不又在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嗎?實行神的話不是光在口頭上說說,而是要有實際行動啊!」想到這兒,她趕緊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我的敗壞性情又出來了,我害怕去蘭子家她不理我,又想維護我的臉面,求你保守我的心,安靜在你的面前。神啊,在這件事上我願按著你的心意去做,願你帶領我,加給我力量。」

後來,阿方想到一段神的話說:「人常常不實行真理,常常背叛真理,常常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敗壞性情裡,維護自己的臉面,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地位,維護自己的利益,沒得著真理,所以你的苦惱太多,你的煩惱太多,你的捆綁太多。」神的話說到阿方心裡了,她想到自己不想去幫蘭子,就是怕臉面、虛榮受虧損,這樣永遠也實行不出真理,給自己、給家人帶來的都是煩惱。她願禱告依靠神,放下臉面,勇敢地邁出這一步。如果蘭子不搭理她,她就學會包容忍耐,活出正常人性來滿足神。想到這裡,阿方淡定地對丈夫說:「你去上班吧!我這就向單位請假,陪蘭子帶孩子去醫院。」

丈夫驚訝地看著阿方,笑著點點頭,高興地去上班了。

阿方來到蘭子家,誠懇地說:「蘭子,以前是我不好,太計較你對我的態度了,使得咱倆不能好好相處,以後咱不計較那些了,一家人在一起就要互相理解,互相包容。孩子的病咋樣了?咱們趕緊去醫院吧!」

蘭子吃驚地瞪大眼睛,愣了一會兒,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姨,以前都是我的錯,是我根本不想接納你,才故意事事刁難你,我那麼過分地對待你,看得出來你都是在儘量地忍讓我,是我對不起你!」

後母與繼女如何由互相排斥到親如母女

阿方很受感動,眼眶濕潤了,她知道這是神話語的帶領,使她放下了臉面,放下了成見,不計前嫌地和蘭子一起帶孩子去醫院,母女倆之間的隔閡終於解除了。此時,阿方心裡舒暢極了,一個勁兒地感謝神!

從這以後,阿方和蘭子的關係越來越融洽。有時學校放學要接孩子,或者學校開家長會,蘭子有事去不了,就打電話讓阿方去。

有一次,阿方臨時加班,蘭子提著保溫飯盒來到單位,笑著說:「姨,我爸今天給我修衛生間的水管,說你在加班,我想著離這兒近,就給你送飯來了。」阿方感動地說:「你一個人帶孩子也很辛苦,不用給我送飯,我隨便買點吃就可以了。」蘭子邊往外拿飯菜,邊笑著說:「外面的不衛生,你快吃吧,一會兒就涼了。」旁邊的同事羨慕地說:「你娘倆怎麼這麼客氣呀!阿方,難得孩子有這份心啊,快吃吧,你再客氣我可吃了啊!」說著大家都笑了起來。

溫馨繼續

一天,阿方休假在家,蘭子起早就打來電話,說是前幾天在服裝店看好一件衣服,讓阿方去試試。於是就發生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蘭子給阿方挑了一件漂亮的連衣裙,阿方試好後,蘭子搶著付了錢。不認識的人還以為她們倆是親母女呢!

買完衣服,她們娘倆有說有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阿方感受著這份溫馨,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她由衷地感嘆道:「誰說後母不好當?憑真理做人就能行!」

作者:湖北省 愛心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