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追蹤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熱點追蹤房地產商強行拆遷,村民走投無路,狀告無門

房地產商強行拆遷,村民走投無路,狀告無門

厄運臨到

2016年5月20日,看見我們村子上空有駕飛機在盤旋,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沒過多久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大隊人馬,就開著鏟車殺到了我們住的山溝,把我們生產隊的空房子(大約有兩畝地的面積),用鏟車「卡卡卡」,三下五除二都給推平了,並開始拉石頭蓋房子。村民眼看著房子就要蓋起來了,6月12日村民組織起來就到大隊去問村長是怎麼回事,村長沒給任何答覆。6月13日鄉長和書記來了,跟我們隊裡的村民說:「是政府的人在用飛機航拍,他們準備把有污染的小企業往咱們溝裡搬,先把生產隊裡的油廠(空房)蓋上房子,成立動遷指揮部。」有一個村民問:「房地產開發公司來我們村,推倒生產隊的空房子佔地蓋房子,俺們老百姓怎麼誰也不知道,連隊長都不知道?」書記說:「這次就是來跟老百姓說明白,讓老百姓搬出這個山溝,政府要把有污染的小企業遷到這個地方。」有的村民問:「怎麼個遷法?可別像石棚子村那樣,光佔地不給錢,政府只是打白條子。」書記說:「咱們和石棚子村不一樣,他們是政府進行棚戶區改造,咱們是小企業遷到這裡,佔這裡的地方,就是讓大夥動遷。房地產開發公司來這裡就是蓋動遷指揮部。」村民當時議論紛紛。
厄運,拆遷,警匪一家,房地產開發,村民,中共,權利

因為村民知道石棚子村是政府讓房地產開發公司進行拆遷改造,政府只給村民打個白條而不給錢,至今村民手裡拿著白條去房地產開發公司找負責人要錢,都看不見人影,房子全給扒了,村民沒有地方住,手裡拿著白條既買不來米,又買不來油,生活不下去,百姓怨聲載道,狀告無門,每天都在痛苦中度日,真是哀聲遍野,民不聊生。現在政府又來這個溝裡搶佔農民的土地、房屋,村民因有前車之鑒,不敢輕易放棄自己的土地和房屋。

「鬼子」進村

一個星期後,房地產開發公司又要殺進我們住的山溝,他們開著車,還帶上了警車。村民得知消息後,怕失去自己的土地、房屋,很多人堵在車要經過的二號橋上,不讓他們的車進入,他們開著車灰溜溜地走了。第二天,房地產開發公司這幫人像土匪一樣直接開車進了另一個小山溝,把姓李的一戶人家的五百多平米的房屋建築給強行推倒了。第三天(6月20日)房地產開發公司在縣裡雇了一些打手,每人給了二百元錢。他們這幫惡霸強行把車開到三號橋,他們雇的打手強行拆除村民的房子和蔬菜大棚,村民王老三家的房子已經被拆了,當時他要上前跟他們講理,就被這群歹徒推到兩米多深的道路下面的河溝邊上,王老三費了很大的勁才從河溝裡爬上來。村民拼死守護房子和蔬菜大棚不讓拆除,和房地產開發公司產生爭論,瞬間打成一團,雙方都有受傷流血的。後來120的車來了,房地產開發公司的人著急把他們受傷的人員抬上車,村民也著急把受傷的百姓往車上抬,受傷村民的醫藥費都是我們每家每戶給捐出來的。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可是,面對手無寸鐵什麼能耐沒有,就連住房的權利都被剝奪的老百姓,政府還是不肯放過。有一天,被打傷的王老三病好後,去市場賣菜,警察以他上次妨礙政府徵地為名把他抓去了,至今還沒有放回來,他們已經封鎖了消息,是死是活不知道。一個姓楊的參與者也被抓起來了,罰了5000元錢後給放了,後來又被抓起來了,至今還沒有放回家。還有一個女的也參與了這個事,她在市裡打工,警察騙她說:「你上我們這來一趟,跟你了解一個事。」家裡人相信了警察的話,開車把這個女的送到公安局,結果到了地方警察就以「妨礙公務罪」將她扣下了,到現在還沒放回來,據說還要給她判刑。

警匪一家

由於政府鐵了心要佔我們的土地和房屋,把村民攪得人心惶惶,房地產開發公司專門雇了一夥人,他們到哪裡去就像土匪進村一樣,發現哪有新蓋的房子、蔬菜大棚,不由分說就給強行推倒,來到一戶人家一喊號:「一、二、三」,一處房子或一個蔬菜大棚就給推倒了。我家鄰居剛花2萬元錢建好的蔬菜大棚,就在鄰居回家吃飯的功夫,蔬菜大棚在眨眼之間被毀於一旦。老太太坐在地裡放聲大哭,並拍著大腿喊著:「這可讓我咋活呀!這夥人簡直是惡霸呀!我用一年賣菜的錢建的大棚就這樣被這夥惡霸給毀了。」這個老太太因此得了一場大病。還有一家是孤兒寡母,母親靠種大棚的蔬菜賣錢供孩子念高中,馬上孩子就要考大學了,房地產開發公司雇的打手去了,就要把她家的大棚給推倒,這個女人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給他們跪下磕頭說:「求你們放我一馬,給留條活路吧!」打手惡狠狠地說:「你別拿這大棚說事。」說完一揮手轉身就走了。還有一家夫妻眼睜睜看著那些打手把蔬菜大棚給推倒了,大棚裡還種著藥材,這家婦女拿手機去拍照,警察惡狠狠地說:「不許你拍,順手搶她的手機。」因著這幫土匪惡霸身邊有警察撐腰,對手無寸鐵的村民有持無恐,不管誰家的蔬菜大棚一律推倒,有的地裡種著菜,有的種著藥材,都是生長旺盛的季節,老百姓辛辛苦苦種植的蔬菜和各種農作物,頃刻間,被這幫喪心病狂的惡霸毀於一旦。

狀告無門

我們整個溝裡的村民,被這夥警匪加歹徒逼得無路可走,就聯合起來去市委告狀,可我們根本見不到市長、書記,村民對接待人員說:「我們蓋的房子和大棚,被XX房地產開發公司給推倒了,他們得給我們賠償損失。」接待人員說:「賠!賠!你們先回去吧!政府說話算話,保證給補償。」於是,房地產開發公司就開始「演戲」了,各家各戶都去走了一趟,答應給點補償,可到今天已經過去兩個多月的時間了,也沒給我們一點補償。

事發後,政府貼出《xx鄉人民政府關於嚴厲查處違法建築的通告》,通告中勒令老百姓:集體土地不許改變土地的用途,就是不讓蓋房子,不讓蓋大棚,要是蓋了自行拆除,要是自己不拆,別人給拆,就得拿拆遷費。通告上蓋著「xx市xx區xx鄉人民政府」的公章。

看清真相

我耳聞目睹這夥惡魔慘無人道的卑鄙行徑,不禁使我想起全能神揭示整個人類黑暗的根源的神話,全能神的話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還想在世稱雄作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我又看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說:「在大紅龍掌權的國家,人民沒有自由,你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屬於自己的一塊地方都沒有……在大紅龍國家,人過的就是非人類的生活,所以,那個地方那就是魔鬼監獄呀,人過的就是地獄的生活。那這個地獄的生活是誰造成的?完全是大紅龍造成的,這就是大紅龍掌權的結果,是大紅龍掌權才導致中國人民過上這樣的生活。……認識大紅龍的本性實質就是認識大紅龍掌權就是撒但邪靈掌權,撒但邪靈在中國大陸掌權就是大紅龍掌權。大紅龍掌權我們就看見沒有一點兒光明,完全是黑暗的,這叫啥?這叫『惡魔掌權,烏煙瘴氣』。這哪是一個國家呀,就跟一夥流氓、黑社會統治的地方一樣。」

從神的話和人的交通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國之所以這麼黑暗,就是因為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掌權,所以人生活在這樣的國家沒有人權自由,沒有公平公義,就拿拆遷來說,政府部門任意妄為,隨意拆遷,霸佔百姓的土地,導致多少老百姓無家可歸,無有安身之處。老百姓住在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但政府說讓你走你就得走,沒有商量的餘地,他們還不讓人說話,老百姓為了生存被迫跪地哀求,但也無濟於事。政府和房地產開發商狼狽為奸,串通一氣,欺騙老百姓,迫害老百姓,中共處處掩蓋事實真相,處處顛倒黑白,不許人講真實的話,更不許人揭露事實真相,你一說立馬把你抓起來,囚禁在監牢裡。從中看到他們所說的「為老百姓謀福利」,「人民警察為人民」,「有難處找政府」全是騙人的鬼話。中共政府橫行霸道,無法無天,利用手中的政權鎮壓人民,致使民不聊生、怨聲載道、哭聲遍野,無法生存。中共惡魔把人民推向了死亡的絕地,它的惡行真是罄竹難書!

來源:誰在見證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勞教所裡的艱辛歲月(二) 2月的一天下午,黃中隊長又把我叫到值班處逼著我寫「三書」,因我還是不寫,他們又讓我在罰分單、延期書上簽名,我沒有多想就簽了。一次軍訓集合時,鄧中隊長站在講台上說:「現在全體學員回班上去,看看自己的被子,凡是被拆過的,就抱...
一名三自信徒揭露三自被中共逼迫的內幕 我叫張進,是三自的一名基督徒。1992年,因丈夫出車禍身亡,在我極度痛苦走投無路時,一個朋友帶我去三自教堂信了主。蒙主憐憫,我的精神好轉,身上的病主都給治好了。此後,我就大發熱心,到處跑著去聽道,傳揚主的福音。為了能多聽...
逃亡者張伯笠:當代魯濱遜的故事(下) 上一集:逃亡者張伯笠:當代魯濱遜的故事(上)
黑暗中見到曙光 在中共的宣傳和學校的教育下,我心中認為「人民警察是為人民服務的」「警察是打擊邪惡,是正義的化身」,所以,警察一直在我心中有著很高的地位。直到我親身經歷了一些事後,我才看到所謂的人民警察的真實面目,與中共所宣傳的簡直大相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