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

在夾縫中成長的向陽草

六年級一班的教室裡,今天格外地安靜,只聽見鋼筆在紙上寫字的「沙沙」聲。同學們都在認真地答題,只有向陽專注地盯著試卷上的一道填空題,緊蹙著眉頭,懸著的鋼筆遲遲落不到試卷上。向陽清楚地記得語文課上,老師用洪亮的聲音讀道:「地球所擁有的自然資源也是有限的,就拿礦物資源來說,它不是上帝的恩賜,而是經過幾百萬年,甚至幾億年的地質變化才形成的。」緊接著老師又強調道:「同學們,這段話是這篇課文的要點,你們一定要牢記,考試肯定會考這道題。」向陽心裡自言自語道:「還真讓老師說中了,今天試卷上果真有這道題,可我怎麼回答呢?」

向陽不知不覺地回想起兩年前,媽媽和他坐在沙發上一起讀神的話:「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向陽抬起頭問媽媽這話是什麼意思?媽媽用手摸著向陽的頭說:「神的話是說這世間的萬物都是神創造的,空氣、水、陽光、溫度、地球上的一切都是神賜給人類享用的。」向陽不解地說:「媽媽,可老師在課堂上怎麼說萬物是大自然形成的呢?」媽媽放下手中的書,一臉凝重地說:「老師是在欺騙人,你想想這麼多複雜的萬物怎麼會自然形成呢?那是中共無神論的思想教育,讓人都不相信有神。向陽,咱要聽神的話,不要聽那些騙人的話,懂嗎?來,媽媽再給你讀幾段神的話。」向陽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豎著耳朵聽媽媽讀神的話……正在這時,不知誰咳嗽了一聲,打斷了向陽的思緒,向陽拿起筆但還是不知道在試卷上怎麼寫,心裡想:課本上說地球上的資源不是上帝的恩賜,是地質變化形成的,這句話是不對的,不符合神的話。想到這裡,向陽決定把這道題空下來不答了。向陽把試卷往上挪了挪,筆放在了下一道題上。可突然向陽又想到:課堂上老師再三強調要記住這道題,如果我不寫答案,老師問起原因我該怎麼說呢?不信神的奶奶最關注自己的考試成績,她一定也會問不寫答案的原因是什麼,我怎麼回答呢?可要是說出真相,自己和媽媽信神的祕密就會曝光,也就意味著媽媽和自己都會處在危險的境地。

在夾縫中成長的向陽草

這時,向陽又想起了三年前冬季裡的一天,晚上7點了,還不見在外盡本分的媽媽回家,向陽趴在窗戶上,踮起腳尖好看清楚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可半個小時過去了,還看不見媽媽那熟悉的身影。向陽累了,蜷縮在沙發上等媽媽。不一會兒,突然聽到有人拿鑰匙開門的聲音,向陽喜出望外,以為是媽媽回來了,沒想到睜眼一看是爸爸。爸爸進屋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使勁兒地抽煙,一句話也不說,把向陽嚇壞了,看爸爸的樣子像是出了大事,向陽不知道是不是和媽媽有關?他也不敢問,因為他不能對爸爸說媽媽出去傳福音的事。

後來媽媽一直沒回來,向陽也被送到了奶奶家。向陽天天站在奶奶家的院子裡,伸著頭往門外望,嘴裡小聲地念叨:「媽媽出啥事了?媽媽去哪兒了?」向陽不敢大聲說,因為害怕奶奶聽見了,就要逼問他媽媽的事。向陽知道媽媽出去傳福音,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來信神,是在救人,他曾答應過媽媽,不管別人怎麼問,都不能說出媽媽傳福音的事,不然媽媽以後就不能出去救更多的人了。兩個星期後,爸爸終於來接他回家了,一路上,向陽跟在爸爸身後,也不敢跟爸爸說什麼。突然,爸爸擠出了一句話:「你媽媽回來了!」向陽激動得流出了眼淚,哽咽地問:「真的嗎?」爸爸「嗯」了一聲。向陽巴不得立馬飛回家好見到媽媽,終於到家了,可向陽一看見媽媽,他被嚇呆了!只見媽媽皮膚黝黑,身子瘦得好像一陣風都能吹走,眼角青一塊、紫一塊的,左邊的臉明顯比右邊的臉大很多,手腕上也是一圈圈黑紫色的傷痕。向陽幾乎都認不出媽媽來了,他站在一旁,遲遲不敢靠近。「向陽,來,到媽媽這兒來!」向陽聽到顫顫的但熟悉的聲音,才一下子撲進了媽媽的懷裡,媽媽緊緊地抱著向陽兩人都哭了起來。一直過了好多天,媽媽的臉才恢復正常,眼角那青色的、紫色的傷痕也淡了,向陽很高興。

終於有一天爸爸不在家,向陽才問起媽媽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媽媽告訴他,那天媽媽正在傳福音時,突然被警察抓走了,在監獄裡受盡了酷刑,是神的保守才活到了今天……媽媽說了很多,但向陽卻懂得很少,他只知道媽媽是出去救人了,但警察不讓,還把媽媽抓起來了。媽媽看著似懂非懂的向陽,就打開了平板電腦,播放了一個視頻讓向陽看,並說:「媽媽的經歷就和這視頻裡阿姨的經歷差不多,你看看這個視頻就知道了……」向陽一邊看視頻一邊哭,視頻裡那些凶惡的警察,把一個像媽媽一樣的阿姨踩在腳底下,六個人一邊大聲呵斥著不讓阿姨信神,一邊輪流對阿姨拳打腳踢,還給阿姨嘴裡灌辣椒水,阿姨手上戴的手銬已扎進手腕處的肉裡了,鮮紅的血流得到處都是……多少次向陽害怕得都不敢看下去,但是他想知道媽媽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鼓起勇氣往下看。看完後,向陽摟著媽媽的脖子,抽泣地說:「原來是他們把媽媽打成這樣,是他們讓媽媽的臉變醜了,嗚嗚嗚,讓媽媽瘦了,讓媽媽的手……」想到此,向陽感到心像針扎般地疼,他重重地點了幾下頭,知道了保護媽媽和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向陽閉著眼睛在心裡向神禱告之後,才拿起筆在試卷上寫下了答案。但向陽在心裡堅定地默默地說:「萬物都是神造的,真正的答案在我心裡。」

週末,向陽見到了媽媽,他迫不及待地將自己在考試中糾結的心情和想法告訴了媽媽。媽媽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親暱地對他說:「我的兒子真不愧是一個小基督徒,能根據神話分辨撒但的謬妄論調了。」但隨後媽媽又表情沉重地輕輕撫摸著他的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有一天,向陽看到媽媽在靈修筆記上摘抄的兩段全能神的話:「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向陽還看到在神的話後面,媽媽用工整的筆跡寫道:在中共無神論政黨統治下的國家,人民沒有任何自由,更沒有信仰的權力,信神的人被監視、控制、打壓、迫害。它封住人的嘴,不許人說合乎事實的真話;它禁錮人的思想,強行給人灌輸謬理邪說;它控制人的心,不許人嚮往光明,追求真理。中共妄想永遠統治這個世界,控制人類,在地上建立無神區,而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藉著中共的逼迫,神作成了一班有真理、有分辨,與神同心合意的國度子民。我們要奮起!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信神,就得像在夾縫中生存的小草一樣,無論生存環境多麼惡劣,只要有全能神話語的帶領和澆灌,神的子民就不會被任何屬撒但的敵勢力摧毀!看完這些話,向陽回想起上次媽媽誇獎自己後那沉重的表情,這時他好像明白了,在中國這個黑暗的國家信神,人人都隨時面臨著中共無神論政黨殘酷的迫害和打壓,無論大人小孩連句真話都不能說,媽媽是為自己幼小的心靈也受到摧殘壓制而感到痛心。但向陽感覺到通過這兩年多看全能神的話,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自己也和其他弟兄姊妹一樣,都是媽媽筆下所說的那株在夾縫中生存的向陽草,雖然身處黑暗的環境,但正在神的滋養澆灌下,向著陽光茁壯成長。

發表評論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