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哲學

染變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結婚以後,日子過得緊緊巴巴的。一九九三年九月,丈夫去討要老房子的拆遷款時,被人用槍打傷了腿,當時家裡沒有錢給丈夫治療,我就去向丈夫的大哥、大嫂借,可【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