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禮

洗禮,雪,夜,風雪

十二月的一天,禮拜二,傍晚快五點,我和工人們坐著老闆的車從工地上回來。到了離家不遠的飯店門口,我從車上下來,昏黃的路燈下,西北風刮著雪花,好冷啊,我提了提衣領,縮了縮脖子,轉【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