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

忙碌工作

一天,朋友給我講了一個這樣的笑話:一個白色的曲奇餅問一個黑色的曲奇餅為什麼這麼黑,黑色曲奇餅卻說因為我不想白白地過一生。聽完這個冷笑話後,我除了感覺有點無厘頭外,不由得心生感【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