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夕陽下的裁縫店

午後,天空紛紛揚揚飄起了雪花,驀晗匆匆地趕到裁縫店。其實,一位阿姨中午已經帶驀晗來過一次,但恰巧店裡沒人,才想起來告訴驀晗,開店的夫妻倆都是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上午都去聚會了。下午驀晗不想再麻煩阿姨,就自己找來了。

剛一進門,頓時暖氣撲面而來。驀晗從溫暖的氣息中聞到了電熨斗熨衣服時散發出的特有味道,他對這味道很熟悉,因為他的母親也曾是一名裁縫。

老闆和老闆娘見來了客人,微笑著向驀晗打招呼,驀晗也禮貌地回應。他掏出塑料袋裡的褲子遞給老闆娘,說這條褲子太長,需要改短一點。老闆娘用尺子為他量好了尺寸,並客氣地讓他坐下來等,然後就去縫紉機前忙碌了。
cai-feng-min

驀晗坐在門邊的竹椅上,開始打量這家小店。不足二十平米的店面乾淨、整潔,後面連著一個小廚房。此時,老闆正在裡面忙碌著,大概是在準備晚餐。牆角就是工作台,台上擺著兩台縫紉機,台板上靠牆裡的位置放著一個插著耳機的MP5播放器,驀晗的目光停頓了一下,臉上露出了笑意。他猜想也許在他進門之前,老闆娘正在聽著某一首讚美詩歌,他突然感到自己像是回到家一樣,覺得很溫馨。那一刻,他多想和眼前的弟兄姊妹好好聊聊天,可是,他知道這不可能,因為這樣做肯定會讓這對夫妻感到驚疑和擔心,不是為別的,只是因著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裡,到處都是中共的眼線。弟兄姊妹儘管是一家人,但未經介紹,即便明知對方是親如家人的弟兄姊妹,也不敢隨便相認。

過了一會,姊妹已經裁好了褲子,正在做最後的熨燙。她幹起活來很認真,透過朦朧的水汽,驀晗看著姊妹手中擺弄的愈發筆挺的西褲,那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在他最後一次回家收拾出國所需物品的那一天,母親也像眼前這個姊妹一樣,安靜地為他仔細打理著遠行所需的一切東西。在他出門前的一刻,母親對他說:「我和你爸就不送你了,今後的路要多依靠神往前走!」時至今日,驀晗還記得母親說這話時,沒有像其他母親送別兒女時那樣滿臉寫滿不捨或悲切,他從母親的眼神裡看到的更多的是希望與期待。可能母親早已把對自己的不捨在背地裡用眼淚加以宣洩,而在分別時,她也可能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才不至於哽咽,但這大概就是信神之人與不信之人的區別,不是他們沒有人情,而是他們覺得滿足神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驀晗知道,無論是自己還是父母都沒有勝過情感的能力,而是神在感動著人,引導著人去履行受造之物應盡的職責。如果不是神話語多年以來的澆灌帶領,驀晗不會有遠赴海外與神配合去擴展國度福音的心志。都說傳福音是拯救靈魂,但他覺得對於自身而言更是一種生命的歷練與成長。他自幼從未遠離過父母,作為男孩子,雖然稱不上嬌生慣養,但他從小到大的確沒經歷過什麼坎坷和挫折,初生牛犢的他正需要到廣闊的天地中去摔打磨礪,是頑石還是璞玉,也許接下來的海外生活就見分曉了。神的話說:「當一個人成熟的時候,便具備了離開父母獨立『闖天下』的條件,這個時候便是一個人真正開始扮演其角色的時候,也正是這個時候一個人此生的使命由模糊不清逐漸變得清晰透亮起來。雖然人在形式上依然保留著與父母之間的親密關係,但是因為一個人此生所扮演的角色和其使命與其父母毫無瓜葛,所以,實質上人與父母之間的這層親密關係隨著人的逐漸獨立在一點一點地被撕裂開來。……一個人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在怎樣的生存環境中擔任自己的角色,這完全取決於一個人此生的命運。這就是說,造物主命定下的任何一個人的使命都不受任何客觀條件的影響,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特定的成長環境中成熟,而一步一步地走上自己的人生道路,一步一步地實現造物主為其安排好的命運,不由自主地自然而然地走入茫茫人海,走上人生的崗位,為著造物主的命定、為著造物主的主宰而開始履行一個受造之物的職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sunset

忽然想起神的這段話,又想想自己在出國前的最後一個傍晚,還能坐在弟兄姊妹的小店裡思考人生,感念神的救恩與主宰,驀晗體會到這是神的特殊安排。

神的話讓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是神給的,自己的命運更是在神的手中掌握。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是義不容辭的天職,也是自己真正長大成人的好機會。他當初主動選擇出國,一邊謀生一邊盡本分,就是為了生命的成長,也是為了還報神對自己的救恩。儘管有對親人的難以割捨,但想到父母不能陪自己一輩子,在神主宰人類命運的漫長歷史長河中,父子也好,母女也罷,對彼此而言,都是匆匆的過客,臨時的旅伴,唯有神才是人唯一永恆的依靠。驀晗知道,從這個小店走出去的十幾個小時後,他就要離開這個沒有信仰自由的國家,從而踏上異國的土地,為體驗造物主對自己人生命運的安排,也為履行受造之物的職責而努力進取。天地本為神所造,只要心中有神,天下之大,四海為家。想到這裡,驀晗感覺心中充滿了神加給他的信心與力量。

「小伙子,你的褲子改好了。」姊妹的聲音打斷了驀晗的思考。他站起身接過自己的褲子,客氣地付了錢,又向這兩位無比親切的夫妻道了「謝謝」和「再見」,然後走出了小店。

來到街上,雪已經停了,夕陽的光輝在雲層間泛著微黃。驀晗在等待紅燈的時候再次回望小店,他看到落日的餘暉照耀著小店的門窗,畫面很溫暖。他還隱約看見那對夫妻倆仍在店中忙碌的身影,那是家一樣的感覺。雖然有些留戀,但他知道,此刻在地球的另一邊,一個新的大家庭與新的使命已經在向他招手。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我小時候常聽爺爺說:「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爺爺是一名老師,寫一手漂亮的毛筆字,每年春節他都會給全村人寫對聯,因此他在村裡德高望重。...
神的憐憫恩慈 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曾經從事養蜂的工作,多年的苦心經營也積蓄了一些錢,但當我看到許多同齡人買大貨車到南方搞運輸,掙錢快,能發大財,我也東拼西湊地借錢買了輛吊掛車,與妻子一起去了浙...
神的愛浩瀚無比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淚洗面,...
校園小霸王:再見了,哥們兒! 不知何時,校園也不再是一片淨土,如同社會一樣充滿爭斗。我所在的學校也是如此,每個班級裡都會有一些「小霸王」,他們總是欺負弱勢同學,除了那些與班主任、校長有「特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