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

堅決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二)

逼迫雖大愛主心堅

當時,就連我這個小孩子,也沒有逃脫中共的魔爪。我上學的那年剛好是文化大革命,學校經常開會批鬥洋教、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等。因著我父親信主我也經常被老師叫到辦公室進行「思想教育」。一天,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凶巴巴地對我說:「你爸爸是信洋教入迷了,是反革命分子,是被批鬥、鬥爭的對象,你不要與他一樣,你要揭發他。」我當時被嚇住了,不知怎麼回答,但我心裡清楚地知道我們信主沒有錯,所以我沒有屈服於老師。但是,我卻遭到同學的譏笑毀謗,連我身邊的小朋友也向我投來鄙視的眼光,甚至避而遠之,他們見我就說:「別跟他玩,他的爸爸是洋教頭頭,他是小耶穌佬。」聽到這樣的話,我很痛苦,為什麼小朋友對我這麼討厭,把我孤立在一邊,我好傷心好難過……在這樣的環境下,我被迫離開了學校。回到家後,這種被迫害的生活並沒有結束。

堅決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

記得有一次,紅衛兵來抓我的父親,看到我家牆上寫著靈歌歌詞,它們便抱起我強逼著我用小便盆裡的小便去擦掉歌詞,給我心靈裡留下了永不磨滅的烙印。我流著傷心的淚問父親:”我們不做壞事,為何他們對我們家如此恨啊?他們為何這麼狠心打你啊?」我父親聽後就抱著我,摸摸我的頭說:「主為了拯救我們而背十字架,我們也要效法主走十字架的道路……」說了這話,我看到父親的眼眶裡含著淚花,再看看父親飽經風霜的臉,聽著他那一句清脆有力的話,堅定了我們跟隨主走十字架道路的決心。整整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爆亂,父親無數次被抓去批鬥、我們家被抄家上百次之多,一家人一直在中共政府的壓制下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它們給我家帶來的不僅是肉體上的傷害,更是心靈的痛苦與折磨,使我家沒有過上一天安寧的日子。但主一直在看顧保守著我們,使我們從中共的迫害中,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今後我們願與主同受苦,走主給我們預備的道路!

屢經逼迫分清正邪

1982年12月4日,中共召開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聽見此消息我們高興萬分,認為終於信仰自由了!於是我們就自立更生,開始建房屋辦教會,一切就緒。可還沒有過幾天安寧的日子,中共的黑手又一次伸向我們。中共得知我們辦教會,就極力反對,說我們私自辦教會是國家不允許的,是非法組織。之後他們多次派人來我們教會,不管是統戰部的人,派出所的人,聯防隊的人,宗教科的人,教育局的人,都成了我們教會的「常客」,他們一撥接著一撥地來,並說了許多挖苦、諷刺、警告的話,還要我們自動離開教會,不許在一起禱告讀經,否則就要強拆教會。聽到這個消息,弟兄姊妹都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說:「國家政府不是說宗教信仰自由了嗎?我們讀讀聖經、唱唱詩歌,沒有做一件違法的事,難道不可以嗎?」中共政黨哪裡容得下我們說話,他們說:「現在是共產黨掌權,雞蛋還想碰碰石頭啊?」因教會是弟兄姊妹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是讚美神的地方,所以誰也不願意離開。為此弟兄姊妹都帶著一顆沉重的心,向主禱告,願主加給我們信心、力量,能堅決跟隨主走十字架的道路。後來,中共政黨以「非法組織」、”破壞九年子女義務教育”為由,(那時我們教會有幾個弟兄姊妹的小孩,他們從小就在讀聖經的,跟父母一起信主)要強行拆除教會,並且發出了拆教會的通告。1992年6月25日,中共警察竟然真按照通告的日期來拆教會,我們想不到他們竟對一個小小的聚會所、普普通通的信徒如此「大動干戈」。他們開了三十多輛車子,在我們教會門口排成了一條長龍,中共惡警二話沒說就把一些弟兄姊妹的兩手反背,壓到車上;有的老人腿腳不方便也被幾人連拉帶推地強拉上車,現場一片混亂,有警車的鳴叫聲,有弟兄姊妹和兒童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連成一片,當時總共三十多個弟兄姊妹被當成囚犯一樣全部推上車送回他們的老家。隨後教會被夷為平地,成為一片廢墟,就連教會門前我們辛苦種的西瓜、黃金瓜,整片土地裡已經熟了的水果,全被摘掉,地裡一片亂狀。第二天弟兄姊妹都陸續返回,但看到的不再是親手建造的教會,而是一片廢墟,都按捺不住內心的痛苦,一邊流著淚,一邊整理著凌亂的建築物。教會沒了,我的家隨之也沒了,當時我們沒有住處,只有在露天的地方過日子,晚上我們搭床睡在地上,在月光下聚會,雖環境艱難,但因著主的愛我們的心都緊緊地連在一起。我們唱詩歌,讀聖經:「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5:10-12)這些經文安撫著我們的心,我們堅信今天我們不是因犯罪而受苦,是為作為一名基督徒而受苦,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於是弟兄姊妹都同心合意地禱告主,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重建教會。這時的我已經身為人父,有了自己的家庭,在主耶穌的祝福下,我們家開辦了一家工廠,因教會幾十個弟兄姊妹都在一起生活,於是我們白天做生意,晚上聚會,弟兄姊妹和睦同居。

1993年的夏天,自從我們建造好教會之後,弟兄姊妹信心越來越大,以往不常來聚會的弟兄姊妹,也被那些為信主而遭受中共政黨迫害的弟兄姊妹的堅定信念所感動,都來聚會了。弟兄姊妹在苦難中更加同心,教會的人數也越來越多,讚美主的歌聲再次迴蕩在整個教會上空。原以為可以安安心心地聚會,唱詩讚美神了,但是中共政黨對我們教會的迫害始終沒有放鬆過,它們窮追猛打,為了將人都掌控在他們的手中,限制人的自由,不讓人來信神,這一次他們用一種更毒辣的手段來對待我們,直接拆除我們的教會。弟兄姊妹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再一次拆除了所有的房子,這次連建築材料都全部拉走,整個教會再次成了一片廢墟,我們又一次受到中共嚴重的打擊。此後,我家人也常常被叫到統戰部、派出所盤問信神的事,他們還不斷地來查戶口、暫住證,其實就是監視我們,不讓我們聚會、信主,攪得我們的生活不得安寧。本來我們開廠做生意,因著中共對我們如此「熱情」,隔三差五地「光顧」我家,有時還到我工廠來搗亂,最後讓我連生意也沒法做了……回想這幾十年來,我們基督徒一直在中共的逼迫中度日,若不是主的保守,沒有誰能走到今天,感謝主!這一路的經歷也讓我看到中國共產黨是抵擋神的黨派,它表面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幌子,背地裡卻施盡各種手段迫害宗教信仰,攔阻人信神,它正是聖經啟示錄中預言的獸,專門逼迫信神之人,的確是與神敵對、仇恨神的惡魔。藉著它的逼迫也使我看清什麼是正與邪,更堅定我跟隨主走十字架的道路。

發表評論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