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得救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蒙恩得救一場與病魔的生死較量:重獲新生,感念神恩

一場與病魔的生死較量:重獲新生,感念神恩

崇尚科學,信神有名無實

我原是一名從教多年的教師,從小因深受科學教育的薰陶,曾夢想成為一名科學家,以至成年後凡事都根據科學的眼光去看待事物,「科學至上」已成為我的生命,生活中處處離不開科學:在校科學育人,常訂閱《少年科技報》《科技學習報》等,參考上面的科學方法教育管理學生;在家科學種田,也時常訂閱《農村科技報》,注重科技信息,科學管理農田,確保高質高產。

2007年暑假,媽媽給我說信神的事,我認為信神是搞迷信活動,就推脫說自己忙沒時間。但媽媽見到我就嘮叨,我怕她生氣,就嘴上答應了,只是閒著沒事時看看書。在2010年冬,我才開始聚會,過教會生活,但信神也是有其名無其實,稀裡糊塗地跟著。直到2014年得了一場大病,才讓我看清了科學的真實面目,徹底顛覆了科學在我心中的地位,真正承認並相信了神對人命運的主宰,只有神才能拯救人,讓人重獲新生。

神愛保守,重病得醫治

一場與病魔的生死較量:重獲新生,感念神恩

2014年9月,我感覺身體不適,擔心鄉、縣醫院的醫療設備落後,醫生水平低,就去了全市最好的三甲醫院檢查,當被確診為肝硬化腹水,病情嚴重,醫生責備我們來晚了,我聽了有點沮喪。丈夫就開導我說:「他只是給人測心電圖,不是醫生,我已問過主治醫師了,他是這方面的專家,現在科學發達,醫療設備先進,醫生的技術又高,有的癌症都能治好,何況咱還不是癌症呢?醫生說做個小手術就是介入術,就能根治了。現在你嚴重貧血,手術暫時不能做,你就安心配合治療吧!別多想。」聽了丈夫的話後,我想:現在科學技術真是發展迅速,早就聽說介入術是醫學界的高科技手術,沒想到市醫院也能做這麼先進的手術,看來這裡的醫生水平還挺高啊!再加上一流設備精確的檢查,結果都證實我的病不算啥,肯定能治好的,我感覺輕鬆了許多,就決定安心配合醫生治療吧!

一天早上起床時,我感覺渾身腫脹,手握不住,腳站不穩,只能躺在床上,接連三天,我都躺在那裡動不了。心想:剛來醫院時,我還能走動,怎麼現在越來越嚴重了呢?醫生查房時,我問他是怎麼回事,醫生問:「你在家裡吃中藥了嗎?」我說:「吃了七天。」他也不問什麼時候吃的,就說:「這是吃中藥造成的後果,別急,慢慢來。」我想:我還是三個月前吃的中藥,當時因不想吃飯,喝了幾副中藥就好了,能影響到現在嗎?我雖不懂醫,但你說得也太離譜了吧,純屬無稽之談。此時專家的形象在我心裡頓然失色,我的眉頭不由緊鎖起來,疑雲湧上心頭,他能治好我的病嗎?此時給我測心電圖那人說的話又回響在耳邊,我的內心滿了無助與絕望:莫非我的病真治不好了?是醫生怕我有壓力,才用那不著邊際的話來糊弄我?

這時,我想起聚會時姊妹的交通:神是全能實際的,臨到事只要真心呼求神,神就垂聽,會為我們開闢出路。於是我連忙呼求神:「神啊!我只是口頭承認您的存在,卻不相信您的全能主宰,只相信科學,現在我得了重病,痛苦萬分,到醫院後,病情不見好轉,反而加重了。神啊!您是全能的,求您救救我吧!」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天天向神禱告,奇妙的是,我的病一天一個樣。第十七天,醫生讓我出院了,並囑咐我恢復一段時間後,再來做手術。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

經歷病痛,神的拯救

一場與病魔的生死較量:重獲新生,感念神恩一場與病魔的生死較量:重獲新生,感念神恩

經歷了這次病痛,我對神的全能與權柄有一些實際的認識了,心裡愈發覺得離不開神,遇事也願意跟神訴說了,禱告、聚會、盡本分也比以前積極主動了。一天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萬物的規律因著神的權柄而產生,也是因著神的意念而產生,同時也會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這一切的轉動變化都將為著神的計劃而產生或消失。就拿瘟疫來說,它的出現是突如其來的,沒有人知道它出現的源頭與準確原因,而瘟疫每到一處,凡在數者都難逃厄運。從人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瘟疫』是一種惡性或有害微生物的氾濫而導致的,它傳播的速度與範圍以及傳播的方式是人類的科學所不能預知也不能控制的。人類儘管竭盡全力地抵制各種瘟疫,但在每次瘟疫中必然涉及的人或動物都是人類不能掌控的,人類所能做到的僅僅是預防、抵制與研究,而對於每次瘟疫本身的產生與消失的根源卻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控制。面對瘟疫的到來與氾濫,人類首先採取的措施就是研製疫苗,而往往當人類的疫苗還沒有研發出來的時候,瘟疫卻不知不覺地消失了。它到底是怎麼消失的?有的人說細菌被控制住了,有的人說是因為季節的變化而消失的……這些奇談怪論是否成立,科學解釋不清楚,也給不出準確的答案,而人類面對的除了這些奇談怪論之外,就是人類對瘟疫的不解與恐慌。這些瘟疫到底是怎麼來的,沒有人知道,到底是怎麼消失的,也沒有人知道。因為人類只相信科學,只依賴科學,卻不承認造物主的權柄,也不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所以人類永遠得不到答案。」(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從宏觀到微觀,從看得見的宇宙星體到我們肉眼看不見的微生物,都在神的主宰與掌管之下。就是世界上所有的科學家合起來研究一輩子,也不能測透神對萬物的主宰與掌管。當瘟疫突然來臨時,我們只是恐慌害怕,科學家研究往往還沒結果,瘟疫就消失了,科學在神的權柄面前,是顯得多麼的蒼白無力,但在我們無知的人類面前,卻具有極大的迷惑力。自己以往就是因為相信科學、崇尚科學,才沒有去注重看神的話,現在實際地經歷了神的拯救,看見了神的作為,再來認真地讀神的話,才感覺神的話太實際,是人不具備的,也說不出來的,我心服口服啊!以後我要注重看神的話,經歷神的作工了,再不能糊塗信了。

一天,丈夫說:「這一年來你的病恢復得不錯,咱去醫院做手術吧。」我想:做個手術就可根治自己的病,以後丈夫出去打工也能安心了,做就做吧!我說:「行。」於是我就來到神面前禱告,把這事向神交託仰望,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

到醫院後,醫生建議我檢查一下再決定。做完檢查,醫生看了結果說:「檢查結果顯示各項指標還可以,不需要做手術,手術都是迫不得已的時候才做。」聽了醫生的話,我興奮不已,心裡默默地感謝讚美神,覺得神就像慈母一樣陪伴在我的身邊,對我瞭如指掌,鑒察著我的所思所想,知道我最需要什麼,然後按我的所需來供應我,這一年的教會生活使我收穫了許多,特別是對仰望神、依靠神方面的真理有所進入了。這次去醫院,我一刻都不敢離開神,是神的看顧和保守,卸掉了我的心理負擔。我從心裡感謝神的愛與拯救,確信神對人命運的主宰與掌管。

科學思想又萌芽,術後高燒病情惡化

有句話說「好了傷疤忘了疼」,看到自己因著讀神的話語太少,屬靈生命的根基太小,所以從醫院回來後,覺得自己的病已痊癒,就對好好聚會追求真理的誓言忘到腦後去了。聚會走過程,晚上看電視到十二點,早上起來也不靈修、不看神的話,禱告也敷衍了事,越來越放蕩不受約束了,離神越來越遠了。一天,姐姐(不信神)來我家,談到我的病時說:「咱姑的病和你一樣,當時科學落後,沒法醫治,48歲就去世了,你住院時,家人都擔心死了,沒人敢提姑的病,現在可好了。」聽了姐姐的話,我心裡暗自慶幸自己生在了科學發達的年代,再加上好的藥物,病能不好嗎?心想:當時雖然禱告神,但每天輸液、吃藥不間斷,或許我的病是之前用的藥起作用了。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我完全忘記了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漸漸地我又感覺頭暈眼花,體力不支,到醫院調理幾天後,醫生再次建議做手術,並說了很多做手術後的好處。我的心就動了:是呀!如果手術一做,病得根治了,省得再折騰人,就同意了。三天後,我做了手術,術後恢復得很好。醫生說:「多數病人手術後發燒持續一週,長的一個月,你兩天就不燒了,真不錯。」術後第四天我就出院了。

誰知到家後,又開始發燒了,用物理方法降溫適得其反,用高效退燒藥也沒效果,二十天來發燒很有規律,中午十二點開始發燒,半小時後上升到40度左右,直到下午七八點才退燒,我被折騰得沒有了人樣,眼睛深陷,骨瘦如柴,唯獨肚子大得可怕。

回家第二十五天,我實在受不了了。趕緊去了醫院,醫生一見我,急忙安排檢查,說是手術後持續高燒嚴重感染,炎症太大,病情惡化。用了進口的消炎藥,輸液一個月,最後肚子脹治好了,但每天的高燒依然如故,相關科室的教授專家在一起多次會診,也拿不出治療方案,使用各種先進的醫療設備,也檢查不出發燒的原因,各種好藥、進口藥在我身上不起作用。冥冥之中我意識到:是不是我命該絕?本來已經病好痊癒了,由於自己崇尚科學,迷信科學,認為做手術拿掉病灶部位,就可根治病患恢復健康了,沒料到一個小小的手術,竟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痛苦。兩個月來,我痛不欲生,醫院猶如地獄,把我折磨成一具殭屍,什麼先進的科學技術,一流的醫療設備,精湛的醫術,在我眼中都黯然無光,我感到很失望很無助,我該怎麼辦呢?

絕望中悔恨不已,再次向神呼求

就在我痛苦迷茫時,醫生說:「我們實在是無能為力了,給你開轉院證,聯繫省人民醫院。」我心裡又燃起一絲希望,也許省裡各方面條件都比市裡好,但願這是一次轉機。當天下午,我就去了省醫院。

住進省醫院後,這裡的醫生參考我帶去的檢查結果,又給我做了更多項目的檢查,結果依然如故,病情沒有絲毫改善。第七天,醫生查房時說:「查不出高燒原因,像你這種情況我們還沒有遇到過,你還是回你們那裡治療方便些,但千萬不要回家,一旦病情再次惡化,後果不堪設想……」聽完醫生的話,我萬念俱灰,徹底絕望了。感覺死亡就在我的身邊,我隨時都會閉上雙目,永遠離開這個世界……想著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用被子蒙住頭,抽咽起來。

走投無路時,我向神呼求:「神啊!我還這麼年輕,不想就這樣死去,但現在看來,科學再發達,也治不好我的病,就連一個簡單的高燒也沒辦法。神啊!我以往雖然信你,但只是稀裡糊塗地信,我相信科學就能治好我的病,現在看來這只是我的想像,是我被科學迷惑、欺騙了,我今天落到這個地步,真是羞愧難當,後悔不已,是我自作自受,活該!神啊,我知道人的一生是你主宰安排的,生死由你而定,即使我死了,我也感謝讚美你!」

看透科學實質,順服神主宰,重獲新生

回到家後,弟兄姊妹都來看望我,聽我訴說了這一個月的住院經歷,並替我獻上禱告,我們一起看神的話:「科學說白了就是對人好奇的事、人不知道的事、神沒告訴給人的事,人所探索的奧祕的一種想像或學說。你看科學的那個範圍是什麼?可以說是包羅萬有。但是人對科學的作法是什麼?是不是都是用來研究?研究它的細節,研究它的規律,然後作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結論,讓每一個人覺得『這些科學家真了不起,還能知道這麼多呀,這得具備多少知識能明白這些事?』對這些人特別崇拜,是吧!……科學給人帶來的是讓人只看到物質世界的東西,只滿足了人的好奇心理,但是不能讓人從中看到神主宰萬物的規律。……那撒但想用科學的方式敗壞人什麼呢?是不是想用科學證實出來的這些結果來迷惑人、麻痺人呢?用這些模棱兩可的答案來佔據人的心思,讓人不再尋求神的存在,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因而懷疑神、否認神、遠離神,所以說這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方式。」(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細細揣摩著神話,聽著弟兄姊妹的交通,心裡一下亮了,原來自己活了大半輩子,都被撒但利用科學蒙蔽、控制、佔有、玩弄著,就連這次住院,也是因自己太崇拜科學,才導致病患越來越嚴重的。若不是弟兄姊妹來看望我,給我交通神的話,我永遠不會用心來看神的話,永遠也看不透撒但利用科學來敗壞人、迷惑人,使人遠離神、背叛神的事實真相。之前,我雖然禱告神、依靠神病情好轉了,但在自己的心靈深處還是認為病情的好轉也與科學藥物的作用有很大關聯,不知不覺中就否認了神的救恩,站在了撒但的一邊。看到自己信神還懷疑神、否認神,我真是太沒良心、理智了。

 那天,我們又交通了幾段神的話。弟兄姊妹離開時已經下午六點多了,這時我才想起自己竟忘記用藥了。但奇怪的是我卻並不覺得身體太難受,量了一下體溫37度,也不高燒了。我很驚訝:怪了!昨天在醫院發燒時難受得要死,用藥後才覺得好點,今天沒用藥,怎麼發燒的症狀突然就全沒了呢?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我站起來抖了抖身子,感覺輕鬆許多。事實已經證明,這就是神的奇妙作為。此時,我激動萬分,情不自禁地說:「神啊!我感謝你!」

接下來的兩天裡,姊妹陸續地來看我與我交通真理。我活在神愛裡,完全忘記自己是一個病人。一直到第四天沒用藥也徹底不燒了,身上一點也不難受了,就像沒做手術前一樣的正常,真如神的話說:「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重獲新生的我不由得仆倒在地,哭著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全能神啊!是你的愛手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我真實地看到你的奇妙作為,真實地體驗到你的全能主宰,真實地領略到你的權柄威力,感謝讚美神!榮耀歸於神!」

感念神恩,還報神愛

在養病期間,我天天看神的話,學唱詩歌讚美神。我看到神的話說:「當你反覆考察、仔細解剖人類所追求的各樣人生目標與形色各異的生存方式的時候,你便會發現這其中沒有一樣與造物主創造人類的初衷是相吻合的,都是讓人遠離造物主的主宰與看顧,是一個個讓人墮落、帶人走向地獄的陷阱。當你認識到這些的時候,接下來你該做的就是放下舊的人生觀,遠離各種陷阱,你的人生讓神為你做主、為你安排,只求順服神的擺佈、神的引導,沒有自己的選擇,成為敬拜神的人。……人的悲哀不是人追求幸福人生,不是追求名利,不是人在迷霧中與命運抗爭,而是當人已經看見了造物主的存在,得知了造物主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一事實的時候,人仍然不能迷途知返,不能從泥潭中拔出雙腳,而是執迷不悟、心存剛硬,寧願繼續在泥潭中掙扎,頑固地與造物主的主宰較量、對抗到底,絲毫沒有悔改的態度,直到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才選擇放棄,選擇回頭,這是人真正的悲哀。所以我說選擇順服的人是明智的人,而選擇掙脫的人則是愚頑的人。」(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這不是自己的真實寫照嗎?我在2014年9月病重住院期間向神許諾,只要能讓自己行動自如,就好好信神,禱告神後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身體恢復得不錯,經複查也不需做手術,當時雖然口頭上說這是神的恩待和拯救,但心靈深處還是對科學迷戀和盲目崇拜,認為科學可以根治我的病,憑著科學身體完全能恢復正常,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一意孤行,結果適得其反,後悔莫及,這不是我的悲哀嗎?不是與神頑固對抗的結果嗎?但神的大愛無邊,並沒有按照我的所作所為來定罪棄絕我,又一次向我施下了憐憫,當我舊病復發後再次拯救了我。神知道我被科學毒害得太深,在我病痛期間,擺佈弟兄姊妹來給我交通真理,幫助我堅固對神的信心,也識破了撒但利用讓人崇拜科學來引誘人遠離神、否認神的卑鄙目的。如今,神不僅醫治了我身體上的病痛,更讓我擺脫了撒但的迷惑苦害。我在心裡默默地立下心志:自己的前半生受科學的控制,在悲哀中度過,後半生一定要憑神的話活著。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

後來的日子裡,我一邊在家養病,一邊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看神的話,交通各自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唱詩讚美神,並且還力所能及地盡上了自己的本分,感覺這樣的教會生活豐富多彩,真如豐盛的宴席,每天過得忙碌而充實。

2016年12月,我去醫院複查,醫生看到我很驚訝,他們都知道,我當時被迫回家就是等死,萬沒想到現在我還活著,而且聽說我發燒是自然消退,都感到很驚奇。有的說:「你太幸運了!」有的說:「這真是個奇蹟啊!」此時只有我明白「幸運」「奇蹟」是他們這些醫學專家無法明白,更解釋不了的代名詞,我清楚這是神的作為,只有神能創造出生命的奇蹟。我心裡不由得感謝讚美神,對神的敬畏油然而生,是神的奇妙作為與神話語的澆灌餵養,使我重獲了新生。

河南省 國義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