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的天格外晴朗

「雖然我生在這污穢的舊世界,但我的這顆心早已屬於你。淫亂與罪惡到處蔓延……你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使我這顆被撒但蒙蔽的心重新被你的愛喚醒,才知道什麼是真正人生。」(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感謝你拯救了我》)

每當唱起這首經歷詩歌,我心中就充滿了無限的感慨,回想起自己走過的路,那段沒有神的日子,每一步走的是那麼的艱辛與無助,荒唐而又可悲,若不是神拯救我,我這個活在罪惡中的人仍在世上漂泊……

我是一個生性虛浮、愛慕虛榮的人。在我上大學的時候,每週末晚上一排排的高檔轎車停在美院和外語學校門口,看著那些女大學生被接走,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穿的都是名牌,背著高檔包,我不由心生羨慕,也想像她們那樣穿著時尚,讓人高看,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渴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擁有這些。

大學未畢業我就參加了工作,在一家電腦耗材公司上班。因這是我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我想好好表現一下自己,在工作上投入了全部的精力,為了儘快地掌握業務知識,我主動放棄自己的休息日,別人都下班了,我一個人在店裡,邊記機器設備型號,邊整理貨品,沒多長時間工作上的各方面業務知識我就熟悉了。把一家分店經營得有條不紊,經理總在同行面前誇獎我,因此在工作上我更加地投入了。在這裡我結識了很多朋友,下班沒事的時候我們常在一起聚餐娛樂,看到她們奢華的生活,我心裡羨慕不已。這些朋友中有一個女孩跟我關係比較好,她上班時間很自由,就經常到店裡找我聊天,她身著名牌服飾,時尚前衛,手提包幾天就會換一款。一次吃完飯,她笑著對我說:「看你自然條件也不錯怎麼不化妝呢?你現在已步入社會,就要緊跟社會潮流,穿著打扮要時尚一些,這樣才能吸引人的目光。」說完指著自己,讓我跟她多學習,聽到她這樣說,我的臉有些紅,看著自己身穿T恤牛仔褲,一副學生裝扮,此時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寒酸,是啊,我也不比別人條件差,別人能享受好的物質生活,我為什麼不能呢?然後我不服氣地笑著說:「是啊,我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哪天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新形象。」從那以後,我開始注重自己的穿著打扮,下班後經常和朋友逛街買衣服,出入各種娛樂場所進行消費,每次出去玩我都是流連忘返。朋友看到我這樣的變化,笑著調侃說我是「孺子可教」。我為自己能融入這樣的人群而感到自豪。

社會潮流

慢慢地,我和公司經理交往越來越頻繁,在工作和生活上他都對我特別地照顧,我開始喜歡上他,雖然他沒有向我表白什麼,但是從我的心裡已經默認了我們的戀愛關係。在物質方面,他對我比較大方,平時我的日常開銷都是用公司的錢,我買什麼他從來不過問,並且在節假日,還有和我過生日的時候,他都會給我買一些首飾送給我,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因我沒抵禦住物質與情慾的誘惑和他發生了男女關係。隨著我和他的關係一步步地進展,他把工作上的事情都交給我打理,並且把一些工作上的細節問題都告訴了我。此時我才明白,這裡的貨品基本都是代用品(假貨),它的包裝和正品的包裝是一模一樣的,客戶根本看不出來,只是長期使用這些代用品會損壞機器。其實,每賣出一批貨,我心裡就不踏實,總感覺良心不安,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後來我擔心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那年秋天,臨近的一家經銷商從我們這裡進了一批貨,他賣給了用戶,客戶用後打印機被損毀了,後經鑒定是假貨,客戶不罷休,找我們協商賠償,可公司經理把手機關掉,不肯露面,只能我來承擔,急得我一晚上沒睡好,第二天嘴上起了水泡。我給客戶道歉,客戶根本不理會這些,對我是冷嘲熱諷、軟磨硬施,一定要我說出經理的下落,可我確實不知道他在哪裡。我擔心事情越鬧越大,就一個人把那些貨搬到了我的住處。我以為他會感激我為他這樣的付出,結果卻讓我始料未及,就在那年的春節放假時,公司的另外一個女孩告訴我,經理找她談話,打算辭退我,讓她接替我的工作,並且工資以及年終獎都不會發給我。我聽後氣得渾身發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昔日對我溫存體貼的他一下子變得這麼冷酷無情,孤身一人在異鄉的我,只能把淚水往肚裡嚥……但我對他還抱著一絲希望,我就把公司的營業執照、企業法人以及相關證件拿到了我的住處,這樣做只是想讓他來找我,到時再問個明白,可他竟然打電話威脅我,說我偷公司的物品,要報案抓我,就是花錢也要把我往監獄裡送。第二天他真領著兩個警察來找我,警察問了我事情的原委,就說讓我們自己處理就走了,我有苦說不出。那時臨近春節放假,同住的女孩已經回家了,我一個人坐在冰冷的房間裡,只能以淚洗面,我的心涼到了極點,我真想把自己灌醉,就這樣永遠地消失,可我沒有這個勇氣。這件事情對我的打擊太大了,事後我病了一場,休養了一段時間,離開了那座傷心的城市……

後來,我來到了南方,投奔了哥嫂他們,安頓好以後,找了一份工作,開始了新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男友,他是一個標準的溫州商人,出手大方,生活奢華,他把我帶到他的朋友圈裡讓大家認識,我享受著眾星捧月的氣氛,更享受金錢給我帶來的快樂,不管多貴的衣服,只要我看上的,他都會毫不吝嗇地給我買,使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交往一段時間後,我們就結婚了。為了讓我儘早適應他們溫州人的生活習俗,他的家人經常帶我接觸他們的生活圈裡的人。剛開始我很享受這種生活(聚餐、KTV娛樂),可慢慢地我感覺很無聊。他們這些人都是生意人,雖然在一起吃喝玩樂、談笑風生,但他們之間都是在互相奉承、互相利用。因著丈夫白天忙於生意,晚上就和他的朋友去KTV、酒吧消遣娛樂,甚至賭博。他們都在賓館常年包房,常常都是夜夜笙歌,夜不歸宿。婚後的生活雖然物質上富有,但精神上我覺得很空虛,我發現我們根本沒有共同的語言,很多事情無法在一起溝通,但在金錢這方面,他對我很闊綽,他平時經常給我買衣服,只要我不開心了,他都會讓我拿著錢去娛樂購物,但我們兩個人的裂痕越來越深,很多時候,都是處於冷淡狀態,這樣的日子讓我窒息。記得那年夏天,我已經懷孕6個月,由於身體比較虛弱,從懷孕開始就在家裡靜養,家裡請了保姆打理家務。一天晚上,我可能是有些中暑,頭疼得很厲害,看到丈夫還沒有回家,就給他打電話,可電話那邊傳來的是嘈雜的唱歌的聲音,後來他的手機就關機了。我一晚上頭暈暈的基本沒睡著。到了第二天中午丈夫才回來,我問他的時候,他全都是搪塞敷衍的話,說完換了衣服又走了。看到他這樣的表現,我無言以對,本來我打算結婚後過幾年再生小孩兒,可他說想要孩子,我就隨從了他,而他對我們的生活卻是這樣的態度,此時的我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和不安,未來的日子還很長,我該如何度過這一個個漫長的黑夜呢?此後,因著丈夫經常不回家或者半夜才回來,導致我晚上常常失眠。面對這樣的生活我真是欲哭無淚,也曾想逃避這種生活,可看到幼小的兒子我又割捨不下,就這樣百無聊賴地打發度日……

轉眼到了2007年夏天,我回媽媽家探親,一次和姐姐談心,她說:「妹妹,雖然現在你物質上富足,但是你並不幸福,也不開心,外表上你強顏歡笑,其實內心你是痛苦的,你信全能神吧,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主要是發表話語拯救人脫離苦難的人生,你看了神的話就不會這麼痛苦了……」她的一番話說到了我的痛處,我鼻子一酸,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流……我帶著一個試試看的心態來了解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當我第一次翻開神的話,看到神說:「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

「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

「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靜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當我看到神的這些話時,心中為之一震,這些話正是我生活的真實寫照,我以前的事(在上大學的那座城市裡,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的遭遇),從未向人提起,我對那件事耿耿於懷不得釋放,自己也曾無數次地自責與不安,但越想越讓我痛苦。當我想告別這段往事重新起步時,卻又陷入了如今的局面。神的這些話像暖流一樣溫暖著我的心,讓我看到了生活的曙光。

不久,我過上了教會生活,讀神的話越來越多,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一些真理,明白了神三步作工的宗旨就是為了拯救人脫離罪惡,脫離撒但的苦害。神起初造亞當夏娃也就是人類的祖先,他們快樂地生活在伊甸園裡,他們和睦相處,彼此相愛,沒有邪惡,沒有殺戮,沒有嫉妒紛爭,享受著神賜給他們的一切豐富,撒但這個邪靈就利用蛇引誘人犯罪,來背叛神,使人都活在罪中與神為敵,撒但把人敗壞以後,所有的罪惡都來到了地上,因而人都活在敗壞痛苦中,神不忍心他親手造的人類遭受撒但的蹂躪,踐踏、苦害,於是,神開始了他拯救人類的工作……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好人」新定位 我十三歲就跟著媽媽信了主耶穌,信主後也努力恪守主的教導:愛人如己、包容忍耐。每次去親戚朋友家我都會主動幫忙幹活;我也常常把自己的零花錢施捨給那些乞討的人;看到村...
人變了,神的態度也變了! 神的話說:「神的性情是完整的,並不是分裂的,他無論是發怒還是憐憫寬容人,都是他公義性情的發表。神的性情是活靈活現的,他根據事物的發展而改變他的心思與態度……」(...
這裡是真理掌權 2011年5月的一天,上層帶領跟我們聚會交通說:「從現在起,教會裡要每年實行一次民主選舉,讓弟兄姊妹都根據真理原則選舉帶領同工,將教會裡追求真理、有聖靈作工的人...
轉變(一) 我是一名90後,從小就在家人的呵護下長大,父母除了在學習上對我要求嚴格一點,其他什麼事都順著我,我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我變得狂妄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