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生命見證狂妄的我學會了低下頭顱

狂妄的我學會了低下頭顱

我叫夏雲,今年42歲,我生性比較狂妄,不管在家還是在學校,都是自己說了算。結婚後,家裡的大小事也都按我的意思做,婆婆、丈夫都被我管得服服貼貼的。即便是這樣,我還是覺著有很多的不如意,因著我的任性,因此一家人都活在爭爭吵吵中,有時我也恨自己怎麼這麼任性,好好的一家人為什麼就不能快樂地過日子呢?為此我活著特別痛苦。

正在這時的愛臨到了我,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此後,我熱心追求,積極聚會,每天按時讀神的話,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為了徹底打敗撒但拯救人類,在末世作了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還明白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和人類以後的歸宿等等,我享受到了聖靈作工,心裡無比快樂。在教會裡,我看到弟兄姊妹不管是年齡大小,到一起都能單純敞開,交通對神話的經歷認識;人與人之間有愛心,沒有人欺人,人壓人的現象;臨到事都認識自己的敗壞,也能接受別人的意見和幫助,大家在一起充滿了歡聲笑語,這讓我看到了全能神的話語真能變化人,這也給我帶來很大的激勵,我也努力實行神的話。不知不覺我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都好了起來,也不像以往那麼愛發脾氣了,丈夫看到我的變化很支持我信神,婆婆也隨著我信了全能神,後來我們一家人經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話,唱歌讚美神,家裡不再是爭爭吵吵而是有了歡聲笑語。我心裡非常感謝神,覺得是神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的家。

後來,教會安排我盡澆灌新人的本分,一段時間後,新人說我交通得好,我心裡就美滋滋的,認為還是自己能說會道。不久,教會又讓我負責傳福音的工作,我一看自己的地位又高昇了,更自我欣賞了,想想自己才剛信神不久,就讓我負責傳福音的工作,而且還管著幾個弟兄姊妹,說明我還是個才子呀!我一定要好好配合,把更多的人帶到神的面前。於是,我每天都奔走於教會與弟兄姊妹中間,幾乎都是天亮出去、天黑進家;傳福音時,不管是甦醒,朦朧,聰明的童女,全能神,傳福音,基督,教會遭到譏笑毀謗,還是棄絕,我都不消極有信心配合。一段時間我作工有點果效,就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在教會裡就是最出類拔萃的,一般的弟兄姊妹我都看不上眼。教會安排一個澆灌的姊妹和我們在一起聚會,因姊妹交通真理差一些,我總是看不起她。一次,姊妹來給我們聚會,她正交通神的話時,我嫌她交通得不好,心想:你還給人聚會呢!信這麼多年啦,連神話都交通不好,我看你還不如我呢!於是,沒等姊妹交通完,我就截住姊妹的話,眉飛色舞地一段一段地交通神的話,我交通得特別仔細,故意讓姊妹聽我交通得比她好。聚會快結束了,我心裡美滋滋的,心想:其她三個姊妹也都聽著呢,肯定都會誇我交通得好,以後會讓我多交通的。散會後,我和姊妹騎一輛電動車,姊妹說:「我給你提個缺欠吧!」我一聽,心裡咯登一下,隨口說:「感謝神,提吧!看是我哪方面的缺少。」姊妹說:「看你今天聚會交通時高高在上的樣子,是在顯露自己,而且談的字句道理太多,交通神話的時間太長,交通神話的原則中說:『每人交通三至五分鐘,有亮光的交通十分鐘。』你幾乎佔了整個聚會的時間,也不給其她姊妹留交通的機會。」我一聽心裡立馬不是滋味,氣不打一處來,心想:你說我狂妄、交通字句道理、交通時間長,那是因為我比你交通得好,你嫉妒我。我就想反駁她,但又害怕她說我沒理智,不接受修理對付,不反駁吧,心裡挺窩火,思來想去,但還是沒有包住火,我生氣地說:「噢!是的,我沒真理只能交通字句道理,你說每人只能交通三至五分鐘那是指人多的情況下,咱們才幾個姊妹,那兩個姊妹不愛交通,那我不能說兩句就不說啦!交通神話不是守規條,原則也不是規條,有亮光還受時間限制嗎?時間一到交通不完就不交通了嗎?」姊妹說:「你這是不接受修理對付呀!這不是太狂妄自大了嗎?」聽了姊妹的話,我心裡更堵了,我哪裡容得了別人這樣說我,心想:本來是你不會交通神話,沒好意思說你,你倒對付起我來了。沒等姊妹說完話,我就打斷姊妹的話說:「你說我狂妄自大,不接受修理對付,像你那樣讀了兩三頁,再簡單地交通一下,弟兄姊妹能聽明白嗎?聚會能達到果效嗎?」姊妹看我不接受,怕我消極,就溫和地說:「是的,你提的對,這是我的缺少,我以後在這方面多操練交通真理。」聽到姊妹認識自己不對了,我心裡想:本來就是你的不對,還反過來說我交通的都是字句道理……我越想越難受,一路上我們都沒說話。

回到家,我還在生姊妹的氣,總認為她不認識自己,還反過來修理對付我,因此我活在了黑暗中,心裡特別痛苦。到了晚上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看到神的話說:「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要解決人的作惡必須先解決人的本性問題,沒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你對神有認識了,你看見人的敗壞了,認識了狂妄自大的卑鄙、醜陋了,你就感覺噁心肉麻心裡難受,你就能有意識地做點滿足神的事,感覺心靈踏實;有意識地來見證見證神,感覺心裡享受;有意識地來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醜相,覺得心裡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揣摩著神的話,我開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我說澆灌的姊妹交通認識太淺,談經歷不能針對姊妹的情形,那我交通的是為了解決姊妹的情形嗎?是為了盡好本分嗎?是為了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嗎?不是。我是為了顯露自己、見證自己,為了讓周圍人都高看我、崇拜我,我外表看是在交通神的話,是在解決姊妹的難處,其實我真正的存心、慾望就是想把澆灌姊妹比下去,顯露自己會交通真理,我裡面帶著這些存心摻雜,故意借交通神話的機會來顯露自己、貶低姊妹,這就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早已讓神厭憎、恨惡。於是神就藉著姊妹來修理對付我,說我交通的都是字句道理,我還不服氣,看到自己所作所行沒有一點性情變化,全都是憑著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在盡本分,是神的審判刑罰讓我看見自己走的不是追求真理的路,而是抵擋神的路,性情不變化信神就得失敗啊!看到自己處在危險的邊緣,我立志要背叛肉體,與姊妹取長補短,不再顯露自己,向姊妹道歉。

還沒等到聚會那天,我收到姊妹給我寫的信,說那天給我提建議,沒有達到幫助我的果效反而給我帶來了消極,向我道歉,還說她不應該嫌棄我狂妄自大。我看到姊妹寫的信,感到很蒙羞,明明是我狂妄自大不接受對付修理給姊妹帶來了轄制,本應該是我先向姊妹道歉才是,沒想到姊妹先給我寫信道歉,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更加恨惡。此後,我開始注重實行真理,盡本分時有意識地背叛自己的肉體,多高舉神見證神;與弟兄姊妹接觸時,注重降卑自己,聽取別人的建議。逐漸地,我與多數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盡本分,也不像以往那樣狂妄了,我就自認為自己有變化了。其實我狂妄自大的性情還是根深蒂固,不是神一次二次的審判刑罰就能徹底變化的,還得需要神更多的審判刑罰,後來,神為了潔淨變化我,又為了擺設了環境。

不久,帶領又安排我和一個姊妹一起盡一項本分,因著工作需要落實,我就給姊妹說:「咱們給教會的弟兄姊妹寫封信吧!」姊妹說:「我也是這麼想的,這不,我正想著咋寫呢!」姊妹正在思索著怎麼寫,我說:「你想怎麼寫?」姊妹就把自己的思路說了一下,我一聽不合我的意,就不想再聽下去,還沒等姊妹的話說完,我就截住姊妹的話說:「咱們先禱告禱告,讓神帶領咱,寫信才能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才能達到更好的果效。」姊妹說:「我剛禱告過。」我又緊接著問:「那你寫信的大概內容是什麼,你說說。」姊妹張口剛說兩句話,我沒聽完又打斷姊妹的話說:「你這寫的不行,每次寫信都寫一樣的內容,都摘抄一樣的神話,這不是規條嗎?」頓時姊妹的臉色不好看,坐一邊去了。我一看姊妹生氣了,就忍不住為自己表白幾句,沒有想到姊妹站起來走了……當時場面很尷尬,我心裡非常的苦,就像當著眾人被人搧了幾巴掌一樣,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我不停地在心裡禱告神:「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我也不知自己哪些地方做得不合適,讓姊妹難受了,求你帶領我找到實行的路途,使我能在你擺設的環境中滿足你的心意。」那一天,我們幾乎沒說幾句話,我也放不下臉面主動找姊妹說話。我心裡翻江倒海:我說寫信之前禱告禱告這也沒有錯啊!我說寫信不要用一樣的話這也沒有啥呀!那姊妹怎麼那麼難受呢?如果我做的合神心意,存心擺對了,肯定姊妹也能接受,怎麼還會臨到神的審判刑罰呢?難道是我的存心不對嗎?是我說話太重了吧?……就這樣我不停地思索著,一直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拿著mp4機子不停地翻看著神的話,但怎麼也看不到心裡去……我熬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一覺醒來天還沒亮,我又開始琢磨這個事,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有的人跟誰也配搭不來,跟誰配搭他都要做老大,他都要轄制別人、指揮別人,讓人聽他的,以他為中心,這是什麼性情啊?這是撒但性情。你如果說信神時間長,有身量,跟一個初信的配搭,也不能搞以你為中心,你得跟他交通,平等對待人家,拿人家當弟兄姐妹,說:『咱們先交通交通真理,這個本分該怎麼盡合適,你說出你的看法,我說出我的看法,誰說得對就採納誰的。』這叫彼此都能順服,你說得對我順服你的,我說得對的地方你順服我的。這樣,不管是信的時間長的、信的時間短的,互相尊重,也可能信的時間短的要順服信的時間長的多一些,這正常,但不管誰順服誰多少,這不是以哪個為中心,這裡沒有轄制,能彼此順服,誰說得對就聽誰的,這叫和諧。如果你不知道你說得不對,你說出來了,經過人家對方一交通,咱們發現咱們說得不對,人家說得對,那你如果有理智的話,你會說:『我聽你這麼一交通,你說得對,我說那不對,按你說的實行。』這不就完事了嗎。有一天一個不如你的弟兄姊妹,或者初信的,他就說對的話了,那你就這麼說:『這話你說得對,我的看法是錯的,我聽你的。』你這麼說說試試,看怎麼樣?你就有意識地這麼操練,就這麼說,也沒感覺臉上無光,心裡挺坦然,以後你再說就更容易了。」看了神話和人的交通之後,我回想昨天發生的一幕:我外表是在尋問姊妹,當姊妹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不合我的意時,我就不想聽,截住姊妹的話不讓姊妹說!這哪是尋求呀?我問姊妹的目的不是想聽姊妹的建議,而是想讓姊妹聽我的、順從我的;因著姊妹沒有聽我的,我就貶低她寫的不行,是守規條,我任著自己的性子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給姊妹帶來了轄制,打擊了姊妹的積極性,看到我太狂妄、惡毒了。我在盡本分中根本沒有尋求真理的心,沒有順服神的態度,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一點理智都沒有,說話站地位轄制人,總想領導人,唯我獨尊,以己為中心,這就是典型的撒但性情。人是神造的,人本該聽神的,順服神,我卻憑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唯我獨尊」的撒但毒素活著,在哪裡都想掌控人,想讓人聽自己,圍著自己轉,根本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模樣。想想以往在家裡讓丈夫、孩子聽自己的,家裡什麼事也都是自己說了算,這不也是因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本性導致的嗎?如果不是神一次一次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我怎能看見自己身上根深蒂固的撒但本性,看到自己抵擋神的根源,神從天來在地,卑微隱藏在人中間,發表話語拯救我們、供應我們,神從來沒有顯露自己,轄制人,也不站地位與我們說話,而就我這樣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還有什麼可狂的,想到這些我感到蒙羞慚愧,我只願早一天脫去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讓神的心早日得到安慰!狂妄,交通,修理對付,真理,本分,唯我獨尊,理智,變化

吃過早飯,我就主動找到姊妹把自己的心裡話和流露的敗壞性情敞開心地和姊妹交談,我還說:「姊妹,我向你道歉,昨天我總是打斷你的話,顯明我太狂妄自大,沒有理智了,給你帶來了轄制,也使教會的工作受到影響,以後我願意多背叛自己身上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活出正常人性。」姊妹說:「我做得也不合適,我看到你打斷我的話,我心裡就不舒服,就氣沖沖地走了,我當時不應該嫌棄你,躲避你,而是要在一起交通真理,達到共識,也不應該要求你聽我的,我也是太狂妄了。」我說:「感謝神!以後,我們共同進入,彼此幫助扶持,一起交通,誰說的對符合真理就聽誰的。互相尊重,順服真理原則,達到忠心盡本分。」我們彼此交通後都放下了成見。

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們常常在一起交心,看神話有亮光就在一起分享,互相幫助,讓我真正感受到放下狂妄自是和姊妹和睦共處的快樂釋放。在經歷中讓我感受到只有全能神能拯救我,變化我,神的審判刑罰是我最好的祝福。是神的審判刑罰使我一點點擺脫撒但的苦害,活出了一點真正人的樣式。(全篇完)

來源:追逐晨星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福音視頻 神的發表《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全能神說:「被成全的人不僅是被征服以後能夠達到順服,而且能夠有認識、性情變化,對­神有所認識,經歷愛神之路,滿有真理,會經歷神的作工,能為神受苦,有自己的心志。.­.....被成全的人是指在征服工作結束以後能追求真理...
「好人」新定位 我十三歲就跟著媽媽信了主耶穌,信主後也努力恪守主的教導:愛人如己、包容忍耐。每次去親戚朋友家我都會主動幫忙幹活;我也常常把自己的零花錢施捨給那些乞討的人;看到村裡的老人提水,我也會主動去幫忙。因著我這樣的熱心腸,父母和親...
神話帶領我勇敢面對別人的嘲笑 我剛到海外的一個新公司上班,就趕上過年我們的部門主管請客吃飯,他帶我們到了麥當勞,點餐時,主管問我要喝什麼?我說:「橙汁。」主管嘲笑到:「橙汁?還西瓜汁呢?給你杯西瓜汁吧?」旁邊的人聽了之後都對著我哈哈大笑起來,他們的「...
保羅說他活著就是基督,我們該怎麼理解認識?... 問題(8)你們說保羅沒有真實的悔改,但保羅說他活著就是基督,你們怎麼解釋? 解答:保羅說他活著就是基督,這話是他自己說的,並沒有聖靈的見證,也沒有主耶穌的話為證,其他使徒也沒有見證保羅活著是基督,僅憑保羅一個人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