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假牧人的「供應」,嘗到生命活水的甘甜

2002年秋,我們真理派的趙姊妹,領著她外甥女王姊妹來我家,把主來的大好消息告訴了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從創世到現在,神為了拯救人類作了三步工作,還知道了神名的意義等奧祕,這些都是我在宗派裡從來都沒有聽過的。從中我認識到全能神就是二次來到的主耶穌,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姊妹把神話書籍留下讓我在家看,我整天捧著看,越看越愛看。三天後,我心裡就著急了,心想:我兒子也是信主的,還有教會中那麼多弟兄姊妹對於主來這麼大的事,他們還不知道呢,我得趕緊去告訴他們。

第二天一早,我來到兒子家。我樂呵呵地對兒子說:「我這兒有本書可好了,你趕緊看看吧。」兒子瞅了我一眼,說:「什麼書啊?把你高興成這樣。那你就放那吧,等我有時間再看。」我想:信主的人都盼望主來,兒子知道主來了肯定會高興的。

看清宗教牧師長老抵擋神的本性實質

三天後,兒子領了六個宗教人來了我家,其中一個是我們宗派的夏牧師,其餘的是我兒子宗派裡的牧師、講道人。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來這些人呢?李牧師注視了我片刻,顯得挺關心我的樣子說:「姨,咱們都是信主的,是一家人,聽你兒子說,別人給了你一本書,這書你可不能看哪,因現在是末世了,主耶穌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馬太福音24:23-24)現在事實已經應驗了,你看的是「東方閃電」的書,這道是與我們派別不同,不能信。我們講道多年聖經懂得多,天南海北的哪都去,見多識廣,我們生命大。你對聖經明白得少,身量也小,還不會分辨,東方閃電的人就專門偷像你這樣的信徒,今天我們特意來挽救你。」聽他這麼說,我想:弟兄挺關心我呀,他說的也對,我年齡大了,文化又低,也沒看多少聖經,確實沒有分辨。這時,夏牧師說:「我是牧師,主把羊交給我們管理,我就有責任保護你不能偏離真道,要是沒有看好主的羊,我沒法向主交賬。姊妹,你不能亂走啊,如果被東方閃電偷走了,結局可想而知啊!」我看他們都繃著臉一本正經地跟我說話,就有些害怕了。心想:是啊,這要信錯了,這麼多年我不是白信了嗎?可又一想,那書上的話挺好啊!也沒看出哪不對。那他們怎麼就說這道不對呢?想到這我說:「你們說的是這麼回事,可我聽他們講的也符合聖經啊!」聽到我說這話,他們就你一言我一語的,又說了很多恐嚇我的話。把我弄得暈頭轉向不知該怎麼辦了,心裡七上八下的痛苦極了。我坐在那像傻了一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這時,他們讓我跟他們一起禱告說咒詛的話,我沒有隨從。他們見我不隨從又開始恐嚇我。我兒子說:「我媽的事包在我身上了。」之後,我兒子就把王姊妹給我的兩本小歌本、磁帶、一本《審判從神家起首》的書,都從櫃裡翻了出來給牧師拿走了。我看到這一幕都不知該怎麼辦了。

他們走後,我難受得連晚飯都吃不下去,只好來到主面前禱告:「主耶穌啊,這些牧師說的到底對不對呢?人家這麼關心我,我要是不聽,再信錯了不就完了嗎?主啊!可你要是真的回來了,我卻不相信,不就把你棄絕了嗎?主啊!我現在心裡很痛苦,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求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他們拿走我的神話書籍和詩歌磁帶心裡就難受,這時我想起王姊妹還給了我一本神話書籍,讓我藏在櫃子裡頭了,看到這本沒有讓他們拿走,我心裡好受些了。可當一想牧師說的話,我就不知咋辦了,這一晚上,我基本沒有睡覺,一遍又一遍痛哭流淚地向主禱告。

第二天一早,兒子來了我家,要送我到原教會聚會。我猶豫不定不想去,兒子說啥也不答應,硬拽著我到了聚會點。兒子跟講道人說我被「東方閃電」的人偷去了,讓他們好好勸勸我。講道人和弟兄姊妹一下子都圍了上來,講道人拉著我的手,挺溫和地說:「姨呀,你可千萬別到處聽別人講道了,咱要是信錯了,主來提咱時咱不就被落下了嗎?你身量小,無論誰給你什麼書你得先問問我們再看,我們能替你把把關……」弟兄姊妹也一個勁兒地勸我,我被他們的熱情感動了,心想:有這麼多弟兄姊妹關心我,我不來聚會了他們都沒嫌棄我,還這樣安慰我……想著想著,我的眼淚掉了下來。她們看我動心了,又囑咐說:「如果『東方閃電』的人再來找你,你一定要棄絕他們,不能再接觸了!」我點了點頭。從這以後我就死心塌地在教會裡聚會了。

沒過幾天,王姊妹真的又來了。我說:「牧師給我讀聖經了:『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馬太福音24:23-24)末世有假基督出現,我不懂聖經,身量小怕受迷惑,不能接待你了,以後你別來了,我還繼續信主耶穌。」姊妹說:「主耶穌說這話讓我們在末世防備假基督是不錯的,但不是讓我們把基督也拒之門外。有假的必然是先有真的出現,沒有真的也不會有假的來冒充,主耶穌這話是告訴我們要學會分辨,會辨別主的聲音,而不是因著末世有假基督出現而不進行分辨一味地拒絕,這豈不是因噎廢食。其實,主耶穌已經把假基督的特徵說得很清楚了,假基督的主要表現是:顯神蹟、行異能、醫病趕鬼,模仿主耶穌作過的工作來迷惑人。所以,凡冒主耶穌的名,傳悔改的道顯點簡單的神蹟或醫病趕鬼的才是假基督。末世再來的主耶穌——全能神,他不重複主耶穌作過的工作,而是作了新的工作,他結束了舊時代開闢了新時代,全能神發表話語審判、潔淨人,拯救人脫離撒但權勢,讓人活出神起初造人的形象。這工作只有神自己能作,是任何假基督做不了的。」姊妹無論說什麼我都聽不進去了,我就到鄰居家躲著她。以後王姊妹又多次來我家與我交通,我都避開不見。鄰居對我說,:「她也不像壞人,你怕啥呀?」我想:我身量太小了,就怕信錯。以後我可得好好聚會了,牧師講的道我也得注意聽啊。

回到原教會聚會時,聽講道人講道不是講奉獻,就是講防備東方閃電,再就是翻來覆去講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聽著都厭煩了。有一次,其他教會的一個弟兄過來講道,就講他為主作工翻山越嶺怎麼受苦的。我聽著心裡感到很不舒服,心想:你這不是在見證自己嗎?一天,我剛到聚會點,聽說今天是一個20多歲的女神學生來講道。我心裡特別高興,心想:我可得好好聽聽,人家肯定比我們這邊的講道人講得好。講道開始了,神學生先講了怎麼防備「東方閃電」,之後講她在16歲時就放棄學業到神學院深造,又講自己在大雨天怎麼作工受苦的,自己都去過多少地方……我越聽越反感,心想:這不是換湯不換藥嗎?我在這裡聚了一個多月的會,越聽越黑暗,啥也沒得著啊!我越想心裡就越難受。

聚完會,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很沉重,我想;我看王姊妹給的《審判從神家起首》那本書上寫的讓人不能狂妄,當尊神為高,可這些講道人都是在見證自己,看來還是那本書上說的話對呀!回到家,等晚上沒人的時候,我把那本書又拿出來看,看到還是這書上的話讓人得供應。我想:這麼好的書,牧師為什麼不讓我看呢?牧師說為我生命負責,他們講道就知道見證自己,也沒講怎麼讓我得生命啊。想想我以往沒去聚會的時候,不管我怎麼軟弱,牧師從來沒有看過我一次,為啥偏偏在我看了神話書籍後,靈裡的乾渴得到了滋潤時,兩個宗派的牧師卻聯合起來來「挽救我」呢?而且不經我同意,硬把我的神話書籍收走。並讓我回到他們教會,聽他們講那枯乾的舊道呢?他們這哪是為我的生命負責任啊,這不是在斷送我的生命嗎?想到這兒,我心裡非常自責:我怎麼這麼瞎眼愚昧呢?怎麼就這麼相信牧師呢?再想想王姊妹,她一直憑愛心多次來扶持我,可我卻拒絕,不給人家好臉,還一次次地躲著不見人家,我怎能把姊妹當仇敵對待呢?想到這兒,我心裡特別難受,我來到主面前痛哭流淚地向主禱告:「主啊,我把給我神話書籍的姊妹當成仇敵給棄絕了,現在我才明白,我真不該這麼做呀,我願向你悔改,可我找不到姊妹了,求主幫助我吧……」我邊禱告邊看書,看到半夜了也不想放下,越看覺得這話越好,心裡就越恨這些牧師,為啥攔阻不讓我看全能神的話呢?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