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下)

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下)

回到屋裡,我說啥也不坐在裡邊,堅持坐在門口,目的是觀察他們的行動,一旦對我不利,拼死也得跑。我心裡盤算著,眼睛還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只見弟兄從廚房拿來一把半尺來長的水果刀,這下我臉都白了,「完了,完了,莫非知道了我給他們編黑材料真要割我的耳朵?也許他們這會兒發現我聽道不如前幾天精力集中了,想給我個下馬威。主啊,求你救我脫離這虎口吧!」沒想到弟兄從桌上拿起一個蘋果,削起蘋果皮來,這下我的心才稍稍放鬆一些。「姊妹,吃個蘋果吧!」弟兄笑著對我說。看著弟兄的舉動,我心裡想:他們也不像是那麼殘暴的人呀!可又轉念一想:不行,還得警惕,這夥人狡猾著呢,也許是偽裝,可別上當。我小心地把蘋果放在桌子上,但眼睛還是沒離開弟兄的手。這時,弟兄又把手伸進了衣袋裡,我又緊張起來,「哎呀,要掏槍了,這下真要動手了,主啊,我今天真要為你殉道了!」此時我恐懼緊張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只見弟兄從衣袋裡掏出一個手帕來擦著手,我的心又從嗓子眼落到了肚子裡,「看樣子今天晚上他們不會動手了,因我沒反駁他們呀,裝得挺聽話的,哼哈地答應著,也許能逃過這一遭。」正在我坐立不安時,姊妹遞給我一杯水,我剛有點鬆弛的經又緊張起來了,「又完了,用刀子戳怕我喊,用槍打會有聲音,乾脆用藥毒死沒動靜,這夥人可真黑!不能喝,這水裡肯定有毒,不能上當。」想到這兒,我堅定地說:「我不喝。」姊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說:「哦,太熱了,我給你涼一涼。」說著就用兩個杯子對倒了幾下,並在另一個杯子裡留下一點水,輕輕啜了一口,說:「不熱了,你喝吧,姊妹。」這回我倒是把水杯接過來了,但沒馬上喝,想看看這個姊妹能不能死,她要不死我再喝,黑社會的人心狠手辣,也許搭上一個陪葬的也不足為奇。我心裡邊思量邊觀察著姊妹,等了一會兒也沒見她有什麼反應,我這才放心,三口兩口地把水喝乾了。其實我早就口乾舌燥了,因為剛才嚇得老是一個勁地淌汗。

我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回想剛才的一幕幕,自己那神經過敏的樣子,還哪像個信神的,我這不是把神給信沒了嗎?又想到對方那樣的真誠,我還這樣防備,我的臉不覺紅了起來。這時天色已晚,大家就都休息了。我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思緒萬千,這幾天的情景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幕幕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從他們這幾天的表現中我也沒看出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相反,看到的卻是他們非常有理智,說話和氣,待人真誠。說真的,從他們的活出看,我真的比不上他們,交通時遇到我不能理解的,他們總是循循善誘,從不動血氣。他們唱的歌是那樣的感人,聽了真能喚起人對主的愛,他們交通對神的認識方面也確實對人有幫助。他們對我的關懷也是無微不至,這種實實在在的愛也不像是裝出來的呀,愛不是出於神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我抵擋錯了?不可能吧,主耶穌十字架的救恩創始成終,只等主再來接我們上天堂就行了,怎麼還會再作一步工作呢?想到這兒,我迷茫了。「主啊,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我相信你必會引導我,這幾天我心裡太恐慌,盡靠自己的小腦瓜了,不知依靠你。主啊,我錯了!我願意把自己交給你,他們講的道是對是錯,求你帶領我,指給我當走的路。」我在心裡默禱著。

第二天,由於我的心安靜在神的面前了,也沒有絲毫的恐懼了,於是我決定弄個明白。我對弟兄姊妹說:「你們這幾天交通的內容我聽著也有一定的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下)道理,但我要問個問題,如果你們能交通明白,我就接受。」弟兄姊妹高興地說:「姊妹,你問吧。」我說:「我們因信耶穌已經得救了,耶穌的十字架救恩創始成終,怎麼還會有第三步話語工作呢?」針對我的問題,弟兄交通道:「姊妹,你說的『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說的,就是藉著主耶穌釘十字架將人從罪中贖出來,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因著主擔當了人的罪,神不再把人當罪人看待,人因著罪得赦免就可以直接向神禱告、享受神的恩典。但人未經救贖之前,撒但的毒素就已種在人裡面了,人信了耶穌雖然得救了,但人裡面那些污穢的東西還存在。換句話說,主耶穌的十字架救恩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僅僅是赦免人的罪,並沒有解決人裡面的犯罪本性,所以人活出的還是狂妄自大、任意妄為、自私卑鄙、彎曲詭詐、邪惡貪婪等撒但性情,就這樣污穢敗壞的人若不經變化就沒有資格見神的面。聖經上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我們不妨回想自己所處的光景,可以說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完全潔淨了,因為至今我們還仍然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而且我們也都體會到,人沒有合適的脫離罪的途徑,只靠忍耐、背十字架,根本無法解決犯罪的本性。所以說,人要想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還需要神自己來作一步審判的工作。今天全能神作的話語工作就是藉著話語的審判、揭示把人裡面的所有敗壞性情都揭露出來,讓人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與敗壞真相,並在此基礎上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之路,這樣才能徹底除掉人的罪,使人得著變化、潔淨。」聽了弟兄的交通,我心裡暗暗服氣,想想自己的光景,更加清楚靠自己的忍耐真是無法脫罪。這時弟兄接著說:「今天我們能有這樣的認識,都是全能神親自發表的真理給我們帶來的,是神作了第三步話語工作揭開了所有的奧祕,我們才明白了三步作工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中最大的異象,是神拯救人類的核心。這三步作工就是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和國度時代的話語工作。律法時代的工作是帶領以色列人生活,藉著頒布律法達到讓人知罪,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主耶穌釘十字架成為人的贖罪祭,以此來赦免人的罪,國度時代的工作是藉著話語審判除掉人的罪,徹底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完成了神拯救人的六千年經營計劃。這三步工作相輔相成,缺一不可,是一位神作的工作,也應驗了聖經上的話,神是初,也是終,是撒種的,也是收割的,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接著,弟兄又針對我提的問題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你只知道耶穌末世要降臨,到底他如何降臨?就你們這樣一個罪人,剛被救贖回來,不經變化,不經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嗎?就你現在的老舊人,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聽了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的交通,我心服口服了,我默默地低下頭,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裡面只有一個念頭:我真的是抵擋神了!這時我又想起了,自從編反面宣傳材料以來,我不是拉肚子就是頭疼,有時疼得我直撞牆,還遭遇三次車禍,原來這些都不是偶然,而是神的管教,可我卻不知醒悟,依舊瘋狂定罪、抵擋神的末世作工。今天在真理與事實面前,謊言不攻自破,讓我親眼看到我一直毀謗、定罪、抵擋的「東方閃電」就是真道,就是重歸的救主耶穌。

此時此刻,我敞開的心又收緊了,擔心、恐懼又襲上心頭,回想自己過犯累累,編反面宣傳材料毀謗、褻瀆全能神,毆打、謾罵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攔阻了那麼多靈魂歸向神,我這樣罪孽深重,全能神還能要我嗎?想到這兒,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哇」地一聲哭了起來。我的哭聲驚動了弟兄姊妹,他們都擔心地詢問我怎麼回事,我就把自己如何抵擋全能神,又如何遭管教的事一股腦兒地說了出來。「全能神是不會再要我這個悖逆之子了!」我哭著說。姊妹流著淚安慰我:「人不認識神都是被撒但殘害的,是撒但蒙蔽了人的眼睛,使人善惡不分,只要人能回轉,神的度量海闊天空,他的寬容憐憫高過諸天啊!」說著她又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抵擋神的人有許多,但在這許多人當中又有許多種不同的抵擋神的情形,信神的人五花八門,同樣,抵擋神的人也是五花八門、各有不同。對神作工的宗旨沒有清楚認識的人沒有一個能『得救』的,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擋神,但當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滿足神的時候,神就將人以往的罪一筆勾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讀完了神的話,姊妹又說:「其實神已經寬容你了,你臨到的三次車禍只是神的管教,神並沒有擊殺你,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拯救人,要將所有可挽救的人都拯救回來……」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又一次熱淚盈眶,感恩的淚止不住地流淌,此時我的心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只求把自己的餘生完全獻給神,來彌補我以往的過犯。我捧起神話書,隨即又和姊妹抱在了一起。就這樣,我這個悖逆之子終於回到了神的家中。

親愛的弟兄姊妹,通過這次的親身經歷,我感受到了全能神無限的愛和拯救,也飽嘗了悖逆、抵擋、自是、瞎眼給自己帶來的苦果。所以我衷心希望那些被反面宣傳材料迷惑的弟兄姊妹能早日從迷霧中走出來,不要有太多的顧慮和懼怕,應相信神是我們的全能,只要我們真心依靠他,他必帶領我們衝破一切黑暗的轄制,引導我們明白一切的真理。親愛的靈胞們,大膽地尋求吧!快跑奔向全能神吧!因為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是供應我們全部的神。

黑龍江省大慶市 梁梅花

上一篇: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上)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誰帶來了「有雨之城」(二) 沒想到了第二天,張慧姊妹正好帶著一個姓宋的姊妹來到我家。我高興地與她們打招呼,並給劉潔姊妹、趙同工打電話,讓她們來我家與我一起尋求。等大家都到齊後,我說:「姊妹,我看了你們給的這本書,從中得到了一些亮光,我感覺這裡面有聖...
末後基督已顯現《神來在肉身中作工的主要目的》【MV】... 1 神來在肉身主要就是為了讓人能夠看見能夠看見神的實際作為神的實際作為,把無形無像的靈實化在肉身,讓人能摸得著、看得見,啊……這樣,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著的人。 2 神如果只在天上說話發聲,不實際地...
我終於有了一個溫暖的家 初春的一個午後,我獨自在臥室複習功課,媽媽在客廳打掃衛生,不一會兒,奶奶和叔叔走了進來,我以為他們只是來串門,問候一聲後,我繼續複習功課。隨後他們就跟媽媽去了書房。 不一會兒,傳來媽媽和奶奶的爭吵聲,當聽到媽媽說「...
生死關頭才知生命從神而來 2007年,我很幸運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對於我這個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的人來說,神的話對我來說既陌生又好奇。但奇妙的是,神的話如同一種新鮮的力量注入了我的生命裡,讓我每天愛不釋手。 記得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