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無以回報

清晨,陽光明媚,我來到母親的診所,看到母親不在,我知道她是出診去了。我放下肩上的包開始打掃衛生,忙完之後想到門口看看母親回來沒有。剛走到廊下,就聽到頭頂上傳來燕子的叫聲,抬頭看見房簷下的鳥窩裡有幾隻剛出生的小燕子,它們個個伸長了脖子,張著嘴等食吃,老燕子把蟲子喂到一隻小燕子的嘴裡後就飛走了。不一會兒,老燕子又叼回來一隻蟲子喂其他的小燕子,喂完後又匆匆離去。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心裡暖暖的:小燕子真是太幸福了!觸景生情,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

基督徒家庭-愛我從小就體弱多病,母親為我真是操碎了心。為了讓我開心,母親給我買最漂亮的衣服、做最可口的飯菜;上學後,母親每天早上都早早起來做好飯,然後叫醒我,看著我吃完飯再幫我梳頭、送我上學,天天如此……在母親的呵護之下,我一天天長大成人,對母親的依賴也一天天增多。結婚後,我和母親商量,讓她到我們村開診所,我幫她打理。因著母親對我的牽掛,她同意了,便把診所開到了我們村。就這樣,成家後的我依然活在母親的懷抱裡,享受著母愛的溫暖。我感激母親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無論她說什麼我都言聽計從,從不惹母親生氣。因為母親對我的愛太大,我理當如此回報。

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人的生命是從神而來,所享受的一切也都是神給人預備的。更知道了人被撒但敗壞後活在撒但權下,被撒但攪擾、捆綁、苦害,神為了讓人徹底脫離撒但的捆綁,就親自道成肉身來在地上發表話語拯救人,最後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就開始聚會、盡本分。

一天我聚會回來,母親站在門口等我,看上去一臉的焦急。見到我忙拉著我小聲說:「你別信了吧!今天我聽來看病的人在議論,說中共政府不讓人信全能神,如果被發現了就得被抓。這一下午我心裡一直在擔心你。」看見母親緊張的表情我心裡有些不忍,不想讓母親為我擔心,我用力握著母親的手說:「媽,你不用擔心,神主宰著一切,神不允許中共的抓捕臨到,一根頭髮我都不會掉。」當我還一如既往地出去聚會時,母親又勸我:「你這孩子到底怎麼想的,國家不讓信你就別信了。」看著母親憂心忡忡的目光我的心好痛,為了不讓她再擔心,我再出去聚會時都瞞著她。

一次,我出去聚了一天的會,回家時已經是晚上了,母親見了我就說:「你終於回來了,可把我急壞了,就怕你出什麼意外。」我忙安慰她:「媽,我不是告訴你我去同學家了嗎,你還擔心什麼?」母親說:「我知道你不是去同學家,你瞞著我是怕我擔心,你既然怕我擔心就別再去信神了,你說你有知識有文化的,為什麼非要去信神,讓我整天為你擔驚受怕的。」我說:「神造了人,給人預備了生活所需要的一切,像陽光、空氣、水、食物等等,人享受著神的恩典、祝福,哪怕憑良心也得信神啊!媽媽,您養育了我們姐妹好幾個,如果我們都不知道對您感恩,您會不會傷心難過啊?」母親猶豫了片刻,微微地點了點頭,但還是放心不下地說:「話是這麼說,我也知道信神是好事。可是,國家反對還到處抓捕信神的人。你從小體弱多病的,如果真的被抓了,怎能受得了那份苦啊?」我說:「媽,你放心,是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擺佈著萬事萬物!」母親望著我說:「唉!我是拿你沒辦法了。」看見母親無奈的表情,我心裡很難受:從小到大,我常常因著母親的愛而自豪,覺得她是世界上最慈祥的母親,在她的呵護下我才幸福地長大,她就是我避風的港灣。今天母親因為我信神的事而著急、擔憂,我不願讓她為我擔心,但我更不願離開神讓神失望,因我知道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我的生命、我生存所需的一切,包括愛我的母親,在我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以前就已經享受到了神的恩澤。神的話說:「一個新的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如果不是造物主的命定與引導,他不知走向何方、停留在何處,他沒有親人,沒有歸屬,沒有真正的家,而在造物主的精心安排之下,給了他一個可停留的地方,讓他有了父母,有了歸屬,有了親人,從此開始了這個生命的人生歷程。在這個過程中,這個新生命的出現來自造物主的安排,而這個新生命即將擁有的一切,也都是造物主所賦予的。這個新生命從一個一無所有的漂流體逐漸成了一個有血有肉、有形有象的受造人類,他擁有思想,會呼吸,能感受冷暖,能從事物質世界的受造之物所從事的一切正常的活動,也即將經歷一個受造人類所必須經歷的一切世事。造物主對一個人出生的命定意味著造物主即將賜予一個人生存所必需的一切,而一個人的誕生也意味著他將從造物主得著他生存所必需的一切,也意味著從此他將以另外一種形式活在造物主的供應之下,也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從神的話中看到:每一個孤獨的靈魂都是一個漂流體,是神給安排了父母、家庭,人從一出生就注定要在神的供應之下生存,活在造物主賜給人類的生活環境中,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中享受著神全備的供應,卻沒有人知道向神感恩。我們常常會感恩這輩子有一個疼我、愛我的好母親,長大後回報父母的養育之恩,甚至有人想去回報一切與自己有關的人、事、物,卻從來沒有一個人想到該如何回報我們生命的真正的賜予者——神!對供應我們一切的造物主,人都是茫然無知、感覺生疏。神賜給人生命、身體、父母、親人,人居住在神創造好的生存環境之中,呼吸著神造的氧氣,沐浴著神造的陽光,吃喝著神造的可享用之物,但神從不向人類邀功、表白什麼,因為神把人當成最親的人對待,神的話說:「神造了人類,無論是人類敗壞之後也好,還是人類能夠跟隨他也好,他都把人類當成了他的至親,就是人類所說的當成了最親的人,而不是玩物。雖然神說自己是造物的主,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別,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掛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類,在他心裡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靜靜地供應著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沒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舉動,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神愛人勝過了父母愛自己的兒女,神一直在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卻從不向人邀功、表白,這樣的實質是任何的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若不是神這次道成肉身來到中國作工、發聲說話,我將永遠活在懵懂無知當中,不知賜予我一切的到底是誰,神的愛深深地感動、溫暖著我,這份愛我怎麼能撇得下……

「浩浩!」母親的喊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媽,你回來了,病人怎麼樣?」「感冒引發的肺炎,已經打上針了。」我接過藥箱,拉起母親的手說:「媽,我給你談談神的主宰、神的愛吧!」我跟母親交通了神的權柄、神的能力、神對人類的拯救,又談了撒但對人類的苦害,人類一切的痛苦都是因為人活在了撒但的權下,神所作的工作就是要拯救我們。神愛人類、供應著人類,對人沒有過高的要求,只是希望人能接受神的拯救,脫離撒但的敗壞,最終被神帶入人類真正美好的歸宿中。我說:「媽,神此次道成肉身來在抵擋神最嚴重的國家作工,雖然面對中共執政黨的抓捕、逼迫,還有不信神之人的誹謗、定罪,但神仍在默默無聞地作著拯救人類的工作,神這慈母般的愛與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有誰能明白?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享受了神賜予的一切,就應該敬拜神。我能因為信神受中共的逼迫之苦,這都是我當受的,因為藉著中共的逼迫,使我長了分辨,對中共抵擋神的實質有了一些認識,對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也有了更深的體會。而且,有神的看顧保守、有神話語的安慰供應,我們得到的太多了。媽媽,我再給你讀一段全能神的話吧!全能神說:『……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卻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著四季,調節著風霜雪雨的轉換;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媽媽,你生了我、愛了我,我生病時你照顧我、我心情不好時你替我擔憂、我無論走到哪裡你都為我牽腸掛肚,你對我的愛我時時都能感受得到,我願意盡我的所能孝順你、聽你的話,讓你的心得到安慰;但與此同時,神卻在背後作了更多的工作,他首先為一個即將來到這個人世間的靈魂預備了合適的家庭、安排了能照顧我們的父母,讓一個孤獨的靈魂有了可棲息的港灣,更在人成長的幾十年間供給人所有生存必備的一切,保守看顧人平安地成長……這一份愛、這一切的付出,我都不知道用什麼來回報。媽媽,神一直在等待著人回轉,希望人都能明白自己是從神那裡來的,是神在供應著人類、帶領著人類。而我唯一能還報給神的就是來信神、敬拜神,這才是一個有良心的人該做的。媽媽,聽了這些話你有何感想呢?」

我看到媽媽從沉思中回過神來,臉上沒有了以往的憂愁與擔心。媽媽拍了拍我的手,微笑著說:「浩浩,媽媽今天才明白你堅持要信神的真正原因,也明白了這輩子從來沒有明白的事。媽媽以後再也不用為你擔心,因為你找到了最大的依靠——全能神!將你交給神,媽媽放心……」

楊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