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講台上的那片天

剛踏入教師這個行業的時候,我特別想當一名班主任,因為我覺得當班主任才能體現為人師表的價值——教書育人,把一個個天真、可愛的孩子培養成有學識、有素養的人。而且在我的心裡一直認為:教師這個崗位是一片淨土,這裡存在的就是老師和孩子們之間的那種簡單、純潔的師生關係;老師的付出與奉獻都是心甘情願,不求回報,只是為了學生。可當我成為一名班主任後,才慢慢地體會到事實並非是我想像的那樣。

在我當班主任的第一個教師節,一位家長打來電話說找我有事,待我倆見面後,她寒暄了幾句便從兜裡拿出200元錢,說:「老師,過教師節了,這個你拿著,你喜歡啥就買點啥。」我一下愣住了:以前也聽人說過會有家長給老師送禮,我還以為是物品之類的呢!可沒曾想竟有這樣赤裸裸地送錢的,這我可不敢收,教書育人是我的職責,我可不能拿別人的錢啊!於是我連忙說:「哎呀!這可不行,我不能要!」「老師,你拿著吧,過教師節了,這是我們做家長的一點心意。」家長一邊說一邊往我兜裡塞。我連連推脫:「不行!不行!這可不行……」可她仍舊一勁兒地往我兜裡塞,還一個勁地說:「哎呀,你就拿著吧!」我有點動心了:要不拿著吧,200元呢!人家是真心要給。可又一想:不行啊!當老師可不能這樣做!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可咋看哪!……我和家長又來回推了好一會兒,最後我不好意思地說:「那好吧!以後可別這樣了。」家長答應著,又笑了笑便急忙離開了。頓時我覺得自己這「老師的形象」一下子矮了一大截,揣著錢進了屋,心裡「怦怦」跳個不停,彷彿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內心裡更是備受譴責:這不跟那些貪污受賄的一樣了嗎?這樣的老師人可咋看呀!這哪還像個老師了……

可後來,隨著一些節日的不斷到來,都會有家長給老師送禮,特別是教師節前後,就相繼有很多家長出入學校,有的就在走廊裡和老師搞起了「小動作」。再聽聽這一陣兒老師們接的電話:「哎呀,不用啊……那謝謝了!」「啊,我在xxx,那好,行。」……此時的老師已不再是嚴眉厲目,而是個個都眉開眼笑。再看看我們這些班主任的「新變化」:有的換了新皮包、新鞋,甚至有的戴上了新首飾,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但不管怎樣,這類事還是漸漸地成了公開的祕密,這不正常的事也變得正常了,而我也一點點地「適應」了,心裡再沒有了最初的愧疚感,而是覺得:沒啥大不了的,這不很正常嗎!別的老師不都這樣嗎!就這社會,得適應啊!以至於到後來反倒認為家長給老師送禮是應該的,因為我們這麼辛苦教你的孩子,你一分錢不花,也不交學費,再不感恩不道三寸講台謝那也說不過去啊!……此時的我早已將起初為人師表的追求拋之腦後,在我的眼中,學生已劃為了三六九等,而劃分的標準不是根據學生自身的條件,而是依據家長們的「表現」,家長會來事、能溜鬚的,他的孩子自然就成了我的關注對象:上課提問他們,選幹部也從他們當中選,有什麼活動也先由著他們參加,如果他們中有誰犯了錯誤,我都會強忍著氣,盡力和聲細語地引導他們;而對待那些從不送禮、不會來事兒的家長的孩子,我咋看都不順眼,有髒活、累活就讓他們干,他們若犯了錯,我便毫不留情地訓斥一番……有時也會覺得這樣對待這些孩子有些過分,他們畢竟還小,很多事他們都不懂。有時也會想起自己上中學時的一個班主任,就因我是農村的孩子,家長又不會來事兒,所以總被她歧視、挖苦,對這樣勢力眼的老師我心裡是又恨又煩,曾發誓若作老師絕不像她一樣,可而今自己卻也不知不覺成了這「偏心」的老師?可這樣的自責感也是瞬間就消逝了。漸漸地,我的人格在扭曲,良知在下滑,以至於教師節還沒到,我就開始惦記、衡量家長們的「表現」了。對於這一切,我似乎沒了知覺,我的人性在漸漸泯滅。

其實,泯滅我人性良知的何止是每年的這些節日,我們還可以打著「為了孩子好、為了孩子的學習」的幌子正大光明、順其自然地謀取更多的利益:我們可以推薦學生到社會力量辦學去補課,從中就能得到數目可觀的提成錢;我們讓學生多看書、多買書,想方設法地讓他們去指定的書店購書,我們還會從中得到豐厚的提成;我們還可以自己給學生補課、輔導作業,這更是一筆大的收入。為了這誘人的利益,我們常常昧著良心做事,哪裡還記得什麼為人師表、職業道德。有時社會力量辦學的校長找到我,讓我為其提供能去補課的學生名單,我為了自己能從中取利,就常常和學生說:「xx學校的英語班教得可好了,那裡的老師可優秀、可負責任了,要學就上那去學,錢還不白花。」「你學不學英語啊?回家問問媽媽,也上xx學校去學唄。」「你這麼聰明,學學奧數唄?奧數活化思維,就適合聰明的孩子學,這腦瓜,不學白長這麼聰明了!」每當做這事的時候,也會感覺良心不安,可是一想到去學的人多了,拿到的回扣也多,再想想教同年級課程的老師勸我的話:「這錢不掙你傻呀,掙得多少算多少。」一看大家都這樣,我也就「妥協」了。

就這樣,如今的三尺講台已不再是塊淨土,而是充滿了熏人的銅臭氣,老師也早已不再把「在三尺講台上奉獻自己」作為追求的目標,而是一心為利。其實,多少時候自己手拿著這些外來財,心卻怎麼也樂呵不起來,就感覺是偷偷摸摸得來的,花著都沒尊嚴,又有多少時候想想自己做的事,就覺得我是在出賣自己的人格與尊嚴!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一種來自良心的譴責讓我意識到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但我卻欲罷不能,一邊是滿足肉體的豐厚物慾,一邊是內心深處的不安與空虛,我夾在其間,被其纏繞,我該怎麼辦?……直到有一天,我的生活中終於迎來了黎明的曙光——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救恩。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