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職場人生三尺講台上的那片天

三尺講台上的那片天

剛踏入教師這個行業的時候,我特別想當一名班主任,因為我覺得當班主任才能體現為人師表的價值——教書育人,把一個個天真、可愛的孩子培養成有學識、有素養的人。而且在我的心裡一直認為:教師這個崗位是一片淨土,這裡存在的就是老師和孩子們之間的那種簡單、純潔的師生關係;老師的付出與奉獻都是心甘情願,不求回報,只是為了學生。可當我成為一名班主任後,才慢慢地體會到事實並非是我想像的那樣。

在我當班主任的第一個教師節,一位家長打來電話說找我有事,待我倆見面後,她寒暄了幾句便從兜裡拿出200元錢,說:「老師,過教師節了,這個你拿著,你喜歡啥就買點啥。」我一下愣住了:以前也聽人說過會有家長給老師送禮,我還以為是物品之類的呢!可沒曾想竟有這樣赤裸裸地送錢的,這我可不敢收,教書育人是我的職責,我可不能拿別人的錢啊!於是我連忙說:「哎呀!這可不行,我不能要!」「老師,你拿著吧,過教師節了,這是我們做家長的一點心意。」家長一邊說一邊往我兜裡塞。我連連推脫:「不行!不行!這可不行……」可她仍舊一勁兒地往我兜裡塞,還一個勁地說:「哎呀,你就拿著吧!」我有點動心了:要不拿著吧,200元呢!人家是真心要給。可又一想:不行啊!當老師可不能這樣做!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可咋看哪!……我和家長又來回推了好一會兒,最後我不好意思地說:「那好吧!以後可別這樣了。」家長答應著,又笑了笑便急忙離開了。頓時我覺得自己這「老師的形象」一下子矮了一大截,揣著錢進了屋,心裡「怦怦」跳個不停,彷彿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內心裡更是備受譴責:這不跟那些貪污受賄的一樣了嗎?這樣的老師人可咋看呀!這哪還像個老師了……

可後來,隨著一些節日的不斷到來,都會有家長給老師送禮,特別是教師節前後,就相繼有很多家長出入學校,有的就在走廊裡和老師搞起了「小動作」。再聽聽這一陣兒老師們接的電話:「哎呀,不用啊……那謝謝了!」「啊,我在xxx,那好,行。」……此時的老師已不再是嚴眉厲目,而是個個都眉開眼笑。再看看我們這些班主任的「新變化」:有的換了新皮包、新鞋,甚至有的戴上了新首飾,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但不管怎樣,這類事還是漸漸地成了公開的祕密,這不正常的事也變得正常了,而我也一點點地「適應」了,心裡再沒有了最初的愧疚感,而是覺得:沒啥大不了的,這不很正常嗎!別的老師不都這樣嗎!就這社會,得適應啊!以至於到後來反倒認為家長給老師送禮是應該的,因為我們這麼辛苦教你的孩子,你一分錢不花,也不交學費,再不感恩不道三寸講台謝那也說不過去啊!……此時的我早已將起初為人師表的追求拋之腦後,在我的眼中,學生已劃為了三六九等,而劃分的標準不是根據學生自身的條件,而是依據家長們的「表現」,家長會來事、能溜鬚的,他的孩子自然就成了我的關注對象:上課提問他們,選幹部也從他們當中選,有什麼活動也先由著他們參加,如果他們中有誰犯了錯誤,我都會強忍著氣,盡力和聲細語地引導他們;而對待那些從不送禮、不會來事兒的家長的孩子,我咋看都不順眼,有髒活、累活就讓他們干,他們若犯了錯,我便毫不留情地訓斥一番……有時也會覺得這樣對待這些孩子有些過分,他們畢竟還小,很多事他們都不懂。有時也會想起自己上中學時的一個班主任,就因我是農村的孩子,家長又不會來事兒,所以總被她歧視、挖苦,對這樣勢力眼的老師我心裡是又恨又煩,曾發誓若作老師絕不像她一樣,可而今自己卻也不知不覺成了這「偏心」的老師?可這樣的自責感也是瞬間就消逝了。漸漸地,我的人格在扭曲,良知在下滑,以至於教師節還沒到,我就開始惦記、衡量家長們的「表現」了。對於這一切,我似乎沒了知覺,我的人性在漸漸泯滅。

其實,泯滅我人性良知的何止是每年的這些節日,我們還可以打著「為了孩子好、為了孩子的學習」的幌子正大光明、順其自然地謀取更多的利益:我們可以推薦學生到社會力量辦學去補課,從中就能得到數目可觀的提成錢;我們讓學生多看書、多買書,想方設法地讓他們去指定的書店購書,我們還會從中得到豐厚的提成;我們還可以自己給學生補課、輔導作業,這更是一筆大的收入。為了這誘人的利益,我們常常昧著良心做事,哪裡還記得什麼為人師表、職業道德。有時社會力量辦學的校長找到我,讓我為其提供能去補課的學生名單,我為了自己能從中取利,就常常和學生說:「xx學校的英語班教得可好了,那裡的老師可優秀、可負責任了,要學就上那去學,錢還不白花。」「你學不學英語啊?回家問問媽媽,也上xx學校去學唄。」「你這麼聰明,學學奧數唄?奧數活化思維,就適合聰明的孩子學,這腦瓜,不學白長這麼聰明了!」每當做這事的時候,也會感覺良心不安,可是一想到去學的人多了,拿到的回扣也多,再想想教同年級課程的老師勸我的話:「這錢不掙你傻呀,掙得多少算多少。」一看大家都這樣,我也就「妥協」了。

就這樣,如今的三尺講台已不再是塊淨土,而是充滿了熏人的銅臭氣,老師也早已不再把「在三尺講台上奉獻自己」作為追求的目標,而是一心為利。其實,多少時候自己手拿著這些外來財,心卻怎麼也樂呵不起來,就感覺是偷偷摸摸得來的,花著都沒尊嚴,又有多少時候想想自己做的事,就覺得我是在出賣自己的人格與尊嚴!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一種來自良心的譴責讓我意識到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但我卻欲罷不能,一邊是滿足肉體的豐厚物慾,一邊是內心深處的不安與空虛,我夾在其間,被其纏繞,我該怎麼辦?……直到有一天,我的生活中終於迎來了黎明的曙光——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救恩。

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還有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交通,我漸漸明白了:我們人類是神造的,起初本是善良、純真的,只因我們的祖先被毒蛇引誘上了撒但的當,從此人類便被那惡者擄去,被它敗壞至今,早已失去了人起初的樣式。如今神就是要將我們從撒但的黑暗權勢中救起,神發表真理讓我們識破撒但的詭計,從而背叛它、棄絕它,最終將我們恢復成神起初所造的人的樣式。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所有表現都甚是不義,怎能將人都列在那義人所在的聖潔之地呢?你以為你那卑劣的行為就能將你從不義之人中分別為聖嗎?你的猶如毒蛇一樣的舌頭終將你那行毀壞、可憎的肉體給斷送,你那沾滿污鬼之血的雙手也終將你的靈魂拉向地獄的,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淨呢?你又為何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說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脫我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看完神的話我的心頓時一驚:這話好嚴厲!就如一把利劍直刺我的靈魂深處,神這不是在說我嗎?我立時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行,這些年來,當官不打送禮的,給就拿著,拒絕了不好這些思想深深的扎根在我裡面,以至於自己總不能平等、公平地對待學生,認為家長不溜鬚我,還想讓我對你的孩子好,休想!撒但就是用一種看似正當的卑鄙手段來引誘我們、侵蝕我們、腐化我們,使得我們的全人全心,乃至靈魂都被其控制,因而變得墮落無人性。難怪自己總覺得無力掙脫,原來它已將我們裡裡外外全部腐蝕浸透了。撒但實在太陰險!人類實在太可憐!頓時,一種罪孽深重的感覺充滿全身,我害怕極了,我感覺神在發怒,更感受到神對人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的這種麻木狀態產生深深的厭憎。我慌忙跪在神的面前禱告:「神啊,我知道錯了,我以後願意悔改,我願意將我這罪惡的手斬斷,絕不能再像從前那樣了。」神的話使我如同在夢中被驚醒,我的良心也被喚醒,恢復了一點點知覺。之後的日子裡,神的話時常在我腦海中浮現,給我提醒,也加給我遠離罪惡的力量。

一次教師節,一個學生交給我一個信封,說是她媽媽寫給我的信,其實我知道裡邊一定不是信,拆開一看是一張500元的購物卡,這時撒但毒素又在裡邊作祟:500元,這家長真大方!收下吧,家長挺誠心的,拒絕了不好,傷家長面子。剛想收下它,腦海中突然浮現出神的話:「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淨呢?你又為何快樂,望女成鳳,知識改變命運,特長,全能神,命運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說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神的話及時提醒了我,是啊!不是說要將自己這罪惡的手「斬斷」嗎?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但看著這白白送上門的500元,心裡還真有些捨不得。我正猶豫時……腦中又浮現出神的話:「……見不得人的事不幹,做每一件事都光明正大,能拿到神面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與神的關係如何》)此時我感覺神在看著我,就如一位母親在等待著她的孩子改過。終於在神話的引導帶領下,我做出了選擇:我不能再活在這罪惡裡,我不能再上撒但的當,我是信神的人了,今天我要為神站住見證。於是,我拿起筆給那位家長寫了封信:xx家長你好!首先對你的這份心意表示感謝!心意我收下了,但這卡我不能收。孩子很優秀,各方面表現都很出色,我為有這樣的學生而感到高興!孩子現在剛上二年級,我覺得自己沒做出什麼。等孩子小學畢業後,如果你覺得孩子的確有了很大的進步和提高,那時你再來感謝我,我一定會欣然接受的。寫完後,我連同那張卡一同塞回信封,讓學生捎回去給家長。那一刻,我突然感到自己好像整個人都有底氣了,心裡特別亮堂,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我知道這是神話帶給我的新的生命力!

有時,老師們湊在一起商討「謀財」之道,他們想出了很多「妙計」,因為在神的話中我明白了這些行為都屬於撒但的所為,神不希望人類再這樣活著,所以事後我根本沒有按他們所說的去做。一天,年級組長到我班裡,給了我一個信封,上面寫著260元,他還特意說我:「你這個大傻子,白給的錢還不要!就你傻!人家x老師都得兩三千!」我心知肚明,誰多動員學生去那個校外辦的輔導班,誰得的錢自然就多,而我的那260元實屬意外,大概是我班的這個學生家長自己打聽去的吧。年級組長的話使我的心一下子軟弱下來,有一種苦苦的滋味。隨即神的話在我裡面引導安慰:「你不要灰心,不要軟弱……苦就是神的祝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真是鑒察一切!我知道是神在加給我力量,雖然我還不明白神話語中的奧祕,但這些神的話卻讓我軟弱的心瞬間變得剛強起來。我心想:雖然我個人利益受了損失,但感覺這樣活著心裡踏實、平安,這樣活得才有點人模樣!……就這樣,靠著神話語的帶領和引導,我明顯地感覺到自己那貪婪的慾望在逐漸減輕,整個人也感覺活得輕鬆了許多。

幾年後,我的這屆學生畢業了。在新學年開學的前幾天,一群畢業生回來幫我打掃衛生,只聽學生們紛紛告訴我:「老師,xx她媽媽要送給你一條金項鏈!」我一下子想起了四年前我寫的那封信,本想推到畢業以後,認為學生都畢業了,誰還會再給老師送禮呀,可沒想到……只見xx同學從背包裡取出一個紅色心型的首飾盒交給了我,我知道不該收,可又捨不得拒絕,想到這些年培養xx確實付出了很多,「無功不受祿」、「付出就有回報」,覺得自己收下它也是理所應當。於是我在眾多學生的眼前拿著禮盒走出了班級,可心裡卻一點也不踏實,這時我想到了神的話說:「……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使我心裡立時有了力量:對!不能讓撒但得逞,不能再憑著它的毒素活著。想到這,我在走廊裡把xx叫了出來,我說:「這個老師不能要,你帶回去給媽媽,代我謝謝她的好意!」此刻,我整個人感到很踏實、很輕鬆,我知道這不是我人好,這完全是神話語的威力!

想想那些仍陷在泥潭中不能自拔的同行們,想想我們教師的所行所為,其實早已引起了社會的強烈反響,許多相關部門也都採取各種措施進行整治,但一年年過去卻沒有一點起色,反而愈演愈烈。原來靠人做的只能治標卻不能治本,因為人已被撒但敗壞、毒害至深,就如同患了癌症,病已不在外表,而是到了血液、骨髓。但在我親身體嘗了全能神的話語帶領之後,我確信只要人類都來跟隨神,我們就能徹底擺脫這罪惡的深淵,因為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一點點地努力實行著,雖然有時還會失敗,但我深深感受到憑神的話活著是那麼地輕鬆與快樂!我相信神必會帶領我走進一個新天新地!

猜你喜歡

猜你喜歡

是誰把我失喪的良心救起? 我出生在一個偏遠的山村,我十幾歲時家鄉的公路才開通,那時聽到村裡有人買了小轎車,全村都轟動了,村裡的大人小孩都早早地在村口等著看是誰開車回來了,當大家看到車開回來的那一刻都熱烈地歡呼,當時我的心也被深深地震撼了,多麼希望...
如何找回家庭幸福! 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家裡有愛我的老公和乖巧的女兒,但因為結婚後的幾年裡,我一直沒有踏入社會工作,閒暇時就會和朋友一起出去逛街、喝茶、玩微信搶紅包、打麻將,以此來消磨時間,慢慢地打麻將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為打...
一名醫務人員的親身感悟 我從小就嚮往成為一名「白衣天使」,認為這是一個純潔高尚的職業。畢業後,我如願地來到了一家縣級醫院上班,我立定心志:一定要好好工作,報效社會、報效國家,為此奉獻一生。 剛來醫院上班時,我的想法就是盡到一名醫務人員的職責和...
走上光明路(上) 我的家鄉出產木材。我二十多歲時,在朋友的拉攏下,我跟著他們一起藉著壟斷木材賺錢。因這些朋友有的是社會上的「混混」,誰都不敢惹,所以依靠這些朋友的勢力,只要我插手做的生意,人家都不敢明著插手。想到自己以往常常被人欺負,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