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職場人生人過半百,迎來春天

人過半百,迎來春天

引言:曾經的我自命不凡,認為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直夢想能在世上成名成家,做個有錢有勢的人上人。但一場突如其來的病痛,擊碎了我夢想的泡沫;多年在世艱辛的打拼生活,也使我看到了人間的險惡,嘗盡了這個黑暗社會所釀造的苦澀滋味,成了一個悲觀厭世、自怨自艾的人。直到有一天……

年少時,意氣風發

小的時候,我對繪畫有著一種莫名的喜愛,看見的東西總想畫下來,而且畫得栩栩如生。之後,我曾去縣劇院裡幫忙,負責舞台佈局,在那裡還自學了演奏大提琴、二胡,因著這些特長,我經常得到別人的讚賞、高看。於是,從那時開始,我就立志要考上藝術院校,將來成為一名藝術家。後來,通過不懈的努力,在1985年,我考上了某省著名藝術學院,學習舞台美術專業。
museum-1570823_1280-min

在藝術學院四年的學習過程中,我的專業成績一直都很優異,名列全省第一,並且還曾在全國青年書畫比賽上取得過第三名的成績。因此,老師都很器重我,還帶我結識了省裡知名的藝術家,這些知名的老藝術家都比較賞識我,願意與我交朋友,與我一起談論書畫,還寫了十幾副書畫送給我。當時省裡很多當官的、有權有勢的人也主動與我結交,讓我給他們畫油畫、題匾。就這樣,成績的優異、老師的器重、名人的賞識、顯貴的結交,使我得到了眾人的高看,同時也更堅定了我想要成名成家的夢想。並且,我從此還變得越來越恃才傲物,認為畢業以後,像我這樣的才子,肯定會有所作為,成就一番事業。

初涉世,即遭挫折

四年的求學生涯很快就結束了,意氣風發的我正準備大幹一場時,卻趕上了1989年的「六四」學生運動,國家當時出台了一個政策,規定那一年的大學畢業生不包分配,而且還不許留在省級直屬單位,全部下放回原地。當得知這一消息之後,我的心從雲端一下跌落下來,多年的追求、努力和付出,竟然得到了這樣的「回報」,那時,我絕望的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想想上一屆畢業的學生,有些人還不如我,卻被分配到了省電視台、省文化廳、省勞動廳、省畫報社、省日報社等很好的工作單位。而我這樣的人才卻要被埋沒了,難道我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嗎?我不甘心!後來,家人幫我托關係、找熟人,我才勉強留在了省公安廳下屬的一個服務公司,做了一個裝修部門的小經理,負責裝修設計。在當時的背景下,這個工作雖然沒有達到我的理想標準,但起碼是公安廳下屬的公司,也能讓人高看;即使進不到廳裡,但是能跟公安廳這樣的省直屬單位掛邊,以後也有機會接觸到那些上層人士。我只要好好努力,一定還有希望發展我的書畫,將來成名成家。

再努力,風生水起

因著我所在的服務公司直接受廳領導轄管,廳領導為了讓我給他在經濟上創收,專門為我配了一輛車給他拉客戶。後來效益不錯,廳領導非常器重我,經常讓我去廳裡參加活動。因著我工作上的風生水起,以前的同學、朋友也都來公司找我,與我套近乎,我心裡自然也享受這些高捧,幫了他們很多忙。

後來,我向廳領導申請在服務公司成立了一個書畫社。有了書畫社,我又能經常接觸之前在學校結交的知名藝術家了。我們在一起談論書法、繪畫,我的書畫水平因此又得到了一些提高。而且通過這些藝術家,我又認識了很多的知名書法家、畫家和一些省級幹部。那時,天真的我經常想像,我只要憑著自己的實力努力創作,早晚也能夠成為知名的藝術家。可後來發生的事情卻打破了我的想像。

有一段時間,廳領導想提拔我到廳裡工作,我很激動,因為如果能到正式的機關單位工作,我就會結識更多的人脈,那就離成名不遠了。但是領導雖然放出提拔我的話來,卻一直不予兌現,而是多次暗示我他家住在哪個地方。在我感到著急和不解的時候,一個朋友告訴我領導的意思是想讓我給他送禮。但因我當時沒有會意,平時也不懂怎麼溜鬚拍馬,我就沒有像別人那樣到他家送禮,所以提升的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遇病魔,萬念俱灰

有一次,一個同學告訴我通過考試,可以獲得去中央美術學院深造的機會,聽到這一消息,我有些消沉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中央美院是中國最好的美術學院,如果能去那裡進修,出來後還愁不成名成家嗎?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將成為社會中頂尖人士的前景。於是,我抓緊時間準備考試,立志一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誰知,在1994年,年僅31歲的我卻突然被檢查出得了腦瘤,需要立刻做手術切除腫瘤。就這樣,去中央美院深造的夢破滅了!我心如死灰,只能向公司告假,住到醫院裡等待手術。那時,我看到很多和我得一樣病的人,都在做完開顱手術後去世了,我的心時常揪到一塊,感到十分恐懼,總覺得死亡好像隨時都會臨到我。病情嚴重的時候,我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只能看到家人為我忙忙碌碌的身影,而那些曾與我私交甚密的各界人士在此時都消失了,沒有人再像以前一樣幫助我、安慰我。淒涼、孤獨的感覺一下子湧上我的心頭。當我偶然中得知醫生對我妻子交代我的後事,我不禁在心中哭喊: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命運?為什麼我的人生正是大有作為時,卻得了這樣的病呢?難道我的生命就此結束了嗎?那我這一生活得有啥價值、有啥意義啊?我不願、我不甘啊!就在我萬念俱灰的時候,還是迎來了那場成功率很低的開顱手術。但令很多人都沒想到的是,手術進展得特別順利!手術後,我在醫院住了一星期後就出院了。

起死回生的我,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人生苦短,我一定要繼續努力,把自己的一身才華發揮出來,在有生之年實現自己的成名夢想。但當我回到家仔細對著鏡子看自己時,我的心又一次受到了打擊。開顱手術後,我的整個臉都浮腫了,眼睛也腫了,面目也有些發呆。我是學藝術的,外表原來還有些氣質,但現在卻變得這麼平庸,如果再見到以往的朋友,他們還能認識我嗎?他們還會像以前那樣高看我嗎?

再回頭,世態炎涼

身體恢復一些後,我鼓起很大的勇氣回到了公司。果不其然,單位的同事見到我,眼神裡都流露出了吃驚,有人還輕飄飄地說:「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我們都不認識你了……」聽到他們的話,我的自尊心很受挫,原本很健談的我從此變得沉默寡言了。公司裡的人對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熱情了;之前我所交往的藝術家、官員都不再與我來往了;我的同學也不再來找我辦事了。緊接著政府又規定省直屬單位不讓搞企業,因此,我所在的服務公司沒過多久就解散了,很多員工都自找門路,到社會上打拼維持生計,當然,我也沒逃過這場失業浪潮的襲擊,我下崗了。

身體虛弱、自尊受挫、世態炎涼使我變得終日憤懣、愁苦,我感覺自己的人生進入了低谷。但是我卻不願意消沉下去,自己年齡已經大了,如果再不能成才,那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籌劃著先去掙點錢,掙到錢後就可以去進修了,自己還會有機會出人頭地,下半生過上幸福的生活。可是幾經打拼,換了幾份工作,除了看到社會的黑暗邪惡、飽嘗世人的冷眼和欺詐之外,我什麼也沒有得到。出眾的才華始終都找不到得以施展的地方。我那顆原本憤懣的心變得更加絕望和悲涼,我活在了痛苦之中,感覺生活中看不到一絲希望和光明。

人盡頭,神來起頭

真是人的盡頭,神的起頭。2013年,親戚把神的福音傳給了我。聽到造物主聲音的那一刻,我受傷受挫的心靈得到了安慰。神的話說:「有的人上大學選了一個好專科,畢業之後找到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可說是在人生道路上邁出的第一步便春風得意;有的人學習掌握了多項技能,卻總也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更談不上有自己的事業了,可說是在人生道路上邁出的第一步便處處受挫、充滿坎坷,前景暗淡,人生渺茫;還有的人寒窗苦讀卻總是與高等學府擦肩而過,似乎命中注定與功名無緣,可說是在人生道路上的第一個願望就這樣化為泡影,前方的道路是順暢還是崎嶇,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人的命運充滿了變數,因而對人生充滿了恐懼,也充滿了期待;……人選擇什麼樣的職業,以什麼為生,選好、選壞由得人自己選擇嗎?根據人的意願與決定嗎?多數人都想少幹活多掙錢,呆著不經風吹日曬,穿著體面,出入風光,做人上人,光宗耀祖。人的願望是如此『完美』,但當人邁出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步的時候,人便逐漸明白了人的命運是如此的『不完美』,人也第一次真正地意識到人可以大膽地規劃自己的未來,也可以肆無忌憚地擁有各種夢想,但人沒有能力沒有權力實現自己的夢想,也沒有能力掌握自己的未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佈,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掙脫神的權柄,掙脫神的主宰,掙脫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總不能如願,處處碰壁,這種在靈魂深處的掙扎是痛苦的,而這種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同時也讓人的生命就這樣白白地消耗著。……所以,人若不能真正認識到造物主主宰人命運、主宰人的一切這一事實,不能真正順服在造物主的權下,那麼,人將很難擺脫『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一觀點的驅使與束縛,也很難擺脫人與命運與造物主的權柄極力對抗所帶來的痛苦,當然,人也很難得到真正的釋放、自由,很難成為敬拜神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話揭示了我痛苦的根源,多少年來,我因不知道人的命運掌握在神的手中,所以一直與神對抗,覺得自己有才華,想大展宏圖,追求在社會成為人上人,因此而不懈努力,雖然屢次失敗,卻仍不甘心。現在仔細想一想,在這樣一個撒但掌權的世界中,如果我真的成了名,升了官,那肯定也會像那些中共官員和所謂的名人名家一樣,越來越敗壞邪惡,成為唯利是圖,八面玲瓏的活撒但,如果到了那個地步,我哪還有機會接受神的作工與拯救呢?

51119o_no1_9774-min以往,我還總埋怨為什麼自己正值壯年卻得了腦瘤,我覺得這場病奪去了我所有的運氣。現在我才知道,因著我的野心、慾望太大,我把那些名人、名家、高官當作效法的對象與楷模,我太想與他們一樣擁有權勢與名望,到那時就可以任意放縱享受自己的人生了。但是藉著那場病,神奇妙地攔阻了我走向罪惡的腳步,同時又奇妙地挽救了我的性命。看到這一切都是神為了拯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而精心安排的,都有神的良苦用心在其中。神太愛我了!對於我這樣一個深經撒但敗壞、自命不凡的「才子」,如果不經歷這些挫折,我絕不可能歸服在造物主面前,現在仍會活在邪惡的世界中與撒但同流合污。所以,我體嘗到只有神能夠拯救人脫離敗壞,讓人活出正常人性,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新生活,光明無限

信神後,遠離了世俗的名利紛擾與爾虞我詐,我覺得活得好輕鬆。尤其是來到教會裡與弟兄姊妹相處,我看到這裡是真理掌權,人與人之間能彼此相愛。有時,誰情形不好的時候,大家就會在一起談心,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解決問題。在這樣的氛圍裡,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釋放、自由。想起以前在社會上時,人與人接觸都是外表談笑風生,心裡滿了猜測、防備,那樣的生活現在想想真是太累了。所以,對比在撒但權下二十多年的苦難人生,我更加珍惜現在的新生活。高興之餘,我很感慨:真沒想到,年過半百的我還能有幸遇見神的顯現,享受神這麼大的愛與拯救,我立下心志一定要盡上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教會知道我有拍攝、繪畫的才能,就安排我盡這方面的本分。聽到這個消息,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在世上,我努力半生一直都想找一份攝影或繪畫的工作,卻一直沒能實現願望,沒想到信神後,我的這些才能都得到了發揮,而且是用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上,這讓我心裡感到無比的滿足與榮幸。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遠離罪惡之地,遠離敗壞之地,遠離邪惡的人群,最起碼你的思想、精神、心靈不再繼續受到踐踏與敗壞,你來到一塊淨土,來到神的面前,這是不是天大的福氣?……在這個地球上的幾十億人口當中,誰能有這樣的機會以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來為見證造物主的作為獻上自己的一份責任?這樣的人多不多?這個比例是多少?有幾萬分之一嗎?沒有,太少了!……你見證的不是一個人,你搞的不是一項事業,而是事奉造物的主,這是美事!……受造之物當中沒有任何一群人比你們有福,他們那些人活著就是為了輪迴,為了這個世界的熱鬧。你們活著是為什麼?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活著的價值太高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神的話給我了莫大的鼓舞和激勵!作為一個深受撒但敗壞的受造之物,我能蒙神拯救,能把自己的一點特長用來盡本分還報神的愛,這實在是太榮幸的事,我感覺自己的人生終於活得有價值、有意義了!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更讓我體會到了神的愛。因著我的身體比較弱,有段時間,我在外盡本分時生病了。接待我的弟兄姊妹為了照顧我的身體,就特殊招待我,給我專門做了比較營養的飯。吃飯時,我讓弟兄姊妹也吃,但是他們都說:「你吃吧,你身體不好,這是專門給你做的。」這句簡單的話,讓我十分感動!那一刻,我拿著筷子,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弟兄姊妹雖然沒有我以前那些「朋友」的知識與地位,但是他們有一顆質樸的心。我從心裡感受到我今天能信神,的確是找到了真正的人生歸宿。

有一次,我回家的時候,妻子看見我非常驚喜地說:「你現在咋這麼精神啊?眼睛也不腫了,面目也煥發光彩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感謝神啊!」妻子說得沒錯,我能有今天,全是神的恩待。雖然我現在經歷神的作工還很淺,很多真理還不明白,但是,我知道只要我跟隨神一直往前走,我的道路定會越走越光明!因為從我信神的那一天開始,我的人生已經迎來了春天!

丁點

推薦閱讀:女畫家的真情告白:悖逆的我終於「醒悟」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