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褂後的黑色幽靈

白大褂後的黑色幽靈

我是一名護士,也是一名黨員,從小接受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思想的教育,是在學唱演樣板戲中長大的。1975年,我初中畢業,正趕上全國都在響應毛澤東號召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我就到了農村為大紅龍歌功頌德。那時幹勁十足,下雪天還上山用白灰在石頭上寫標語「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等,非但感覺不到苦和累,反倒認為是件值得驕傲的事。

1977年是鄧小平上台恢復考試制度的第一年,我隨大流考上了護士學校,畢業後成了一名護士。在醫院上班期間,領導看我工作積極主動,就提拔我為護士長。隨著鄧小平改革開放「搞活經濟」政策的出台和「白貓黑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笑貧不笑娼」等口號的流行,醫院也成了無利不起早的地方。

為了「搞活經濟」,醫院主動給醫生們回扣,美其名曰「提成」。醫生只要開一張檢查單就能得到10%的檢查費,最後醫院還把這種手法列在了薪酬制度裡面,由暗箱操作升級到了光明正大,這也逐漸成了行業裡面公開的祕密,但沒有人反對,因為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有了「單位制度」這把大大的保護傘,醫生就更加有恃無恐。就說一個小感冒,以前是先吃點藥,吃不好再檢查。現在呢,說不定讓你心電圖、腦電圖、B超、驗血、胸透等全部先走一遍,甚至有時還要勸病人住院觀察;如果收治了一個住院的病人,院方會給醫生10元到20元的提成,要住院的病人原本只需在門診作一次體檢就可以了,但醫院又來個霸王規定,要求病人必須作第二次更全面的檢查,以此來多收取費用,還說什麼門診是門診,住院是住院矇騙病人,致使病人怨聲載道。藥品方面也有許多貓膩,廠家為了推廣自己生產的藥品就招聘代理商,代理商又招聘醫藥代表,醫藥代表再把藥品推銷給醫院,就這樣層層累加,羊毛出在羊身上,吃虧的還是看病的人。例如,慶大霉素(8ml)一盒10支,5.50元/盒,廠家為更多地盈利,把一盒10支搞成獨立包裝,變成一支一盒,10支便成了10盒。廠家給代理商每支5.5元,醫生每開出一支藥能得到3元回扣,藥房每支得1元,院長一次性拿回扣3000-5000元,有時甚至上萬元。醫生開藥時都會看看哪種藥的回扣高,即使要考慮患者的病情,也會在同類藥品中選擇高回扣的,如此偷梁換柱是不會有人察覺的;有的醫生還偷偷從病人賬上開藥,但不告訴對方,之後又把這個已經付了錢的藥再次轉賣給別的病人;有的乾脆把病人領回家裡給病人打針輸液並賣藥;有的明目張膽地在家裡開藥房。

作為護士,我們也無法拒絕金錢的誘惑。記得有一次我給病人輸液,液都輸完了卻忘了加藥進去,回來查對時發現了這個問題,但又怕被同事發現,就慌忙把藥藏進自己的抽屜裡。之後我看見醫生亂開藥,就覺得自己做的比醫生錯誤小多了。其實很多護士也公開找醫生開藥,把賬記在病人頭上,回頭護士又將開出的藥以半價賣給醫院的藥房,還有的護士直接通過醫生賣藥給病人。為了錢人泯滅了良心,甚至連親人、朋友來了都不放過賺錢的機會。例如,一支丙種球蛋白100ml,外面藥店賣8.00元,醫院要賣26.00元,護士說我去幫你買,賣出去12.00元,結果不僅每支賺了別人4元錢還贏得別人的感謝,真是「又當婊子又立牌坊」。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杜絕食品安全問題該從何做起? 我曾在一個罐頭廠工作,因辦公的地方與工廠不在一起,所以對於廠裡的生產我並不十分清楚。直到一次,老闆讓我們到工廠幫忙,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去了。我們的「幫忙」就是使用...
金錢是萬能的嗎? 小時候,每當我看見那些沒錢沒勢的人被別人瞧不起時,心裡就有一個夢想,長大後一定要賺好多好多錢,這樣就可以出人頭地,做人上人,讓別人都羨慕。自從踏入社會後,我...
科學帶來的危機 我家附近的兩個鄉鎮各有一個生產工業原料的大型糠醛廠,由於糠醛是一種劇毒物質,年輕人接觸之後就不能生育了,所以,到糠醛廠上班的都是四五十歲年齡比較大不想再生育的人...
「潮流」帶給人的是什麼? 暑假到了,女兒也從學校回來了,原以為她能在家做些家務,幫我減輕一些負擔,沒想到她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上網,其他什麼也不做。看她這樣我心裡也挺著急:要是長期...

1 則迴響


  1. 很多事情的背后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这样的揭露反应了社会的现实。还原了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确实只有底下的这些老百姓还被迷惑着,被剥削着,什么都不知道。不得不说这个社会为何变成这个样子?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