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把我們作成得勝者?

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仰頭看看飄零的樹葉,低頭瞅瞅路邊幾近枯黃的野草,我心中的淒涼感又加重了幾分。

回想一週前我滿心歡喜去省城集調,盼望能得著一些新的亮光和信息,使自己靈裡得著建造,早日剛強起來,好帶領這一帶的弟兄姊妹,追隨李弟兄帶領的路,爭取儘快被作成得勝者。2000年的大失望好像傷了元氣,到現在也沒轉過來的我,這次相調回來卻更軟弱了。昔日一些熟悉的同工都去經商了,曾經火熱的相調聚會,如今顯得格外淒涼、冷落,禱讀、申言都是有氣無力……

這時,一陣秋風吹在我的身上,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我在心中向主呼求:「哦,主耶穌啊!究竟誰能把我們作成得勝者呢?」

回到家,我家姊妹迎上前說:「你可回來了,有人等你半天了,快進屋看看吧!」我放下包,急忙走進客廳,一看是我同學蕭弟兄來了。

蕭弟兄是我們召會一個相當有身分的長老,不但靈裡剛強,申言時話語豐富,他的申言禱讀都能說到弟兄姊妹心裡,使我們大家很得益處。今天能有機會見面,我感到這是主的預備,或許他能給我們帶來新的信息、亮光。寒暄過後,我們一起禱讀、申言李弟兄的信息,然後開始交通一些現實的問題。正嘮得起勁的時候,教會的胡姊妹和張姊妹也來了。互相介紹之後,我把相調的情況簡單地說了一下,兩個姊妹聽後都失望地低下了頭。

我看了看大家,也說出了我的心情:「其實我跟你們一樣,看到2000年後我們並沒有被作成得勝者,李弟兄說的話沒有兌現,我現在也沒有信心追求了! 」

我說完以後,蕭弟兄說:「自從李弟兄沒有活著被提反而離世之後,我就感覺這裡有問題,大家想想,如果我們走的路真是出於帶領的,那這條路怎麼沒走通呢?」

我聽蕭弟兄這麼說,覺得也有道理,2000年我們沒有被作成,這的確是個問題。李弟兄這話是出於人意的,不是出於聖靈的啟示。但主的應許是信實的,2000年我們沒有被作成得勝者,不等於以後我們也不能被作成。啟示錄預言初熟的果子要在莊稼收割以先被作成,享受新耶路撒冷的福分,而得勝者就是初熟的果子。我們追求做當今時代的得勝者,這不會錯,我們絕不能疑惑啊 !

張姊妹附和著說:「追求做得勝者是對的,這合乎主的心意,絕不能改變。李弟兄把成為得勝者的路給我們說得那麼清楚,我們按照李弟兄指的路去實行,就能成為得勝者! 」

蕭弟兄微微皺皺眉說:「我們天天守晨興,聚會實行活力排訓練,操練靈與主相調,實行了這麼多年也沒看見有什麼變化啊,我覺得按著這個路實行不能成為得勝者!」

胡姊妹聽了蕭弟兄的話很不是滋味,斜著眼睛質問道:「怎麼不能成為得勝者?!李弟兄說,藉著禱、研、背、講的消化吸收,將主的話構成在我們裡面,那靈就在我們裡面做調和的工作,我們就有了得勝的生命,靠著這個得勝的生命,我們就能得勝世界,得勝撒但,最終就能成為得勝者!」說完這話,她輕蔑地哼了一聲,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後往桌子上一墩,接著說:「這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蕭弟兄聽完胡姊妹的觀點後說:「我們按著這個路途已經實行十多年了,沒有什麼效果,根本就沒有聖靈作工的印證,大家除了明白一些新名詞、新說法以外,誰更新變化了?誰成為得勝者了?一個都沒有!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李弟兄都沒有成為得勝者,我們按著他帶領的路追求,怎麼可能成為得勝者呢?!」

我說:「雖然李弟兄離世了,沒有成為得勝者,但這不能完全證明李弟兄帶領的路是錯誤的,我們還得天天呼求主名、禱讀主話、操練靈、申言建造,最終就能成為現今時代的得勝者!在這關鍵時刻,我們身為同工應該趕緊扶持弟兄姊妹,堅固弟兄姊妹的信心,這才是對主忠心!我們反思所走的路是可以的,但要相信主的應許,不能灰心失望啊! 」

我們把自己的觀點說完以後,蕭弟兄說:「你們說李弟兄所帶領的是成全得勝者的路,按著李弟兄帶領的路操練進入,就能成為得勝者,這麼說有沒有聖經預言作根據呢?明白聖經的人都知道,得勝者是在災前被神作成的,正如啟示錄所預言的:『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3:7、10-13)『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並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2:17)『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聖經預言談到,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非拉鐵非教會被提、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等,這些都是主耶穌再來所要作的工作。就是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成全得勝者。可見,成全得勝者的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任何人也代替不了。你們說李弟兄帶領的是成全得勝者的路,李弟兄能不能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他發表的是不是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是不是審判人、潔淨人的話語呢?李弟兄與我們一樣是敗壞人類,他發表不了神的話,作不了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那他所帶領的路能不能產生得勝者呢,李弟兄作工幾十年,他所傳講的更新、變化、模成、得榮等等這些話,我們實行經歷多年,到底有沒有變化呢,有沒有達到聖潔,咱們看沒看見召會有一例得勝者的見證?其實每個人心裡都很清楚。不管他講的道多麼符合人的觀念想像,實質都是人的觀點、人的認識,與神發表的一切真理沒有絲毫關係。這樣,人按著他所傳講的路去追求、實行,又怎能得著真理、脫離罪惡達到聖潔成為得勝者呢?另外,李弟兄自己都沒有成為得勝者,怎麼能給別人指出成為得勝者的路途呢,又怎麼能說李弟兄帶領的是成全得勝者的路呢?聰明的人應該都能看清這個事實。有人說李弟兄所帶領的路就是成全得勝者的路,這話完全違背了神作工的事實,也絲毫沒有神話的根據。這就足以證明:得勝者是神末世審判工作成全的,不是哪個名人、偉人能夠帶出來的。」

聽到這兒,我心裡一震,心想:多虧老同學的指點,使我明白了,作成得勝者的是神哪,怎麼能是李弟兄呢?想到這兒,我的眼睛怔怔地看著蕭弟兄。

只見蕭弟兄撓撓頭,看了看我們,然後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呀,可能我說得太直白了,讓你們一時轉不過來彎啊,但我說的的確是事實呀!」

我家姊妹急忙擦了桌子上的水,然後噗嗤一下笑了,「啊!蕭弟兄,沒事兒,只是我們好像走到懸崖邊上了,這確實很危險,今天能明白這些是好事兒啊!」

張姊妹激動地說:「的確是這樣啊!我們按照李弟兄帶領的更新、變化、模成、得榮這條路,追求做得勝者多年,不但對神沒有真實認識,還越來越狂妄自大,自以為最明白聖經、明白屬靈道理,瞧不起其他派別的弟兄姊妹。我們只是空喊李弟兄講的屬靈理論,並沒有遵行主耶穌的話,淨是聽人的話,崇拜人、仰望人,心中只有人的地位,心裡絲毫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敬畏神的心,這哪是得勝者啊?李弟兄帶領我們走的不僅不是產生得勝者的路,反而還偏離了主的道。得勝者的確是神末世審判工作成全的,不是哪個人能帶出來的。」

我深有感觸地說:「是呀,如果李弟兄帶領的真是產生得勝者的路,起碼李弟兄自己應該成為得勝者啊。可事實上,李弟兄直到離世都沒有成為得勝者,他又怎麼能把別人帶到得勝者的路上呢?我們在召會過教會生活,天天喊著更新、變化、模成、得榮,這些口號喊得震天響,終日所思想的都是登寶座、掌王權,到現在我們也沒有一點變化,更沒有愛主、體貼主的心,對弟兄姊妹也沒有包容、忍耐,甚至為了名利地位還能勾心鬥角、嫉妒紛爭,這樣的情形怎麼能是得勝者呢?可見,人的作工的確代替不了神的作工,人再明白聖經、再能講屬靈的知識道理,的確作不了神的工作啊!如果跟隨人到最終,肯定都會成為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都會成為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敵基督,就這樣還想進天國,這不是痴心妄想嗎?!」

這時我心不平靜了,緩步走到書桌前,心裡不免有些傷感,心想:蕭弟兄交通得有理有據,讓我心服口服,看來得勝者確實是神末世的審判工作成全的。信主這麼多年,我一直按照李弟兄帶領的路苦苦地追求,滿以為這樣操練、進入就能成為得勝者,我做夢也沒想到,到頭來竟是一場空啊!今天多虧蕭弟兄交通,是主的祝福讓我們明白了這麼重要的真理,看來我還真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所走的路到底合不合主心意……

吉林省   安心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跟隨耶穌腳蹤網

跟隨耶穌腳蹤網和主內弟兄姊妹一起回顧主耶穌的生平故事,尋找主耶穌的腳蹤,儆醒預備,等候主耶穌再來。

相關推薦

讓我們來認識一下末世基督是如何作審判工作拯救人的!... 問題(2)神是怎麼作末世審判工作的,是怎麼發表話語審判人、潔淨人、成全人的呢?這是我們現在急需明白的真理,如果我們認識了神的作工,我們就真的聽見神的聲音,被提到...
神在末世作工中為什麼要發表這麼多審判刑罰的話語呢?... 「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
神在末世到底是怎麼作審判工作潔淨人、拯救人的?... 問題(8)神在末世到底是怎麼作審判工作潔淨人、拯救人的? 解答:現在凡是尋求考察真道的人都想了解神是怎麼作末世審判工作的,對於這方面的真理,神發表了很多話語,...
聖經中有哪些預言提到了主的二次再來? 問題(1)你們說神末世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有聖經根據嗎?應驗聖經中哪個預言了?如果沒有聖經根據,我們是不會輕易相信的。 解答:聖經裡凡是涉及到神作工的大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