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隨

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隨

引 言

俗話說:「沒有高山,不顯平地,不經寒冬不知春暖。」在我二十幾年的信生涯中,共遭到中共三次的抓捕,先後被判了五年勞教,並慘遭中共的酷刑折磨、犯人的毒打和高強度勞動。在這九死一生的迫害中,若不是神話語的引領,神恩的伴隨,我早已被中共折磨致死……

神保守我躲過一劫

我是一名基層幹部,因不會溜鬚拍馬,最後被精簡下來了。1990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並在家盡接待弟兄姊妹聚會的本分。那時,政府經常抓捕信神的人,後來得知我家也被人暗中盯上了,因此在接待中我也多加了幾分小心。

1992年夏天的一個晚上,三個弟兄來我家時被盯梢的人看見了。吃過晚飯,我擔心警察會來抓我們,就帶著三個弟兄到鄰居家的平頂樓上睡覺。大約夜裡11點鐘,派出所的警察果然來抓我們。我們都提心吊膽,害怕警察找到這裡,就不住地向主禱告,求主保守我們。感謝主的保守,他們四處找也沒有找到我們。黎明時不見動靜了,弟兄們提議回去,因我在派出所工作過幾年,知道他們抓不到人是不會輕易罷休的,因此不敢馬上回去。事實果真如此,警察為了抓我們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鐘。就在這時有兩個弟兄與兩個姊妹到我家去找我,當場就被他們強行抓捕。後來看到我們還沒有回家,警察就把我家查抄了,家裡的幾輛自行車被強行推走,我的聖經和屬靈書籍也都被拿走,他們還強行把我的妻子帶走,拘留了十五天。從此,我因信神成了國家的要犯,為躲避警察的抓捕,我不敢在家住了,儘管這樣,我家還是經常有人監視著。

我不幸被抓捕

1993年春,我被提拔負責一片300多人的教會,當時的福音特別興旺。突然家中來信說:「老父親有病,需要你回家。」聽到這個噩耗,我心痛不已,但為了免遭政府的抓捕,我不敢回家看望病重的老父親,每天只能默默地流淚。到了夏天麥收後,家中又傳來急信說父親病重,經檢查是腦瘤。得知父親已病入膏肓,時日不多時,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下來,經過一番爭戰最後決定還是回家一趟。於是,在1993年7月底的一天,我連夜趕回家,到家正好是半夜十二點,妻子告訴我父親的病情和家中情況後,我起身出門要去看父親,這時傳來「咚咚」的敲門聲,直覺告訴我是警察來抓我了。當時我想越牆而逃,可我出門一看,院子四周手電通明,沒等我開大門,四個警察就破門而入,他們如狼似虎地將我按住,強行給我帶上手銬。一個警察得意地說:「自從你父親有病,我們就一直監視著你家,今天你終於自投羅網了。」他們見我家沒有值錢的東西,只有一台收音機就給拿走了,隨後把我推上警車,帶到了派出所。

情感誘騙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我被強行拍照、按手印,所長審問我:「你信神,是共產黨不允許的,你知不知道?」我厲聲說:「法律上說宗教信仰自由,我信主耶穌是光明正大的,共產黨憑什麼不允許?」所長說:「宗教信仰自由是在國家批准的三自教堂裡信,除此以外一律都是國家打擊的對象。」我說:「信神還得國家批准,那還是宗教信仰自由嗎?」他氣急敗壞地說:「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叫你怎麼信就怎麼信!否則就是犯罪!就要受到法律制裁、判刑。」他說話間,從外邊進來兩個人,手裡提著包子和稀飯,我一看是以往與我一起工作過的老同事,他們聽說我被抓進來了,就來給我送飯、講人情。他們對所長說:「先讓他吃點飯吧,都是老同事。」我知道這裡面肯定有詭計就謝絕了。這時所長說:「你看這兩個老幹部都來給你說情,你也是以往的老幹部,今天只要你能悔過自新,寫個保證書,說個不信就放了你。」

正當我心裡開始徘徊時,想到主耶穌的話:「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馬太福音10:32-33)主的話提醒了我,是啊!今天被政府抓捕有主的美意,主是讓我在世人面前為主作見證,如果不敢為主作見證,反而苟且偷生,不承認主、背叛主,那是什麼人呢?於是,我大膽地說:「人是神造的,信主天經地義,不信神、不承認神就是沒良心,就是不忠不義,不管你們對我怎麼樣,都不能改變我信神的意志。」這時所長一拍桌子惡狠狠地說:「看來你是不可挽救了,給你面子你都不要,看看到底是你硬還是共產黨硬。」說著就把兩個老同事推走了。

我被判刑兩年

大約上午10點,他們就把我送往縣公安局。立案後,我被直接送往看守所拉石頭,那是非人的高強度勞動。在炎熱酷暑下,再加上石頭的烘烤,溫度高達40度左右,讓我給他們裝車,裝慢了挨打,裝不滿車也挨打,我天天汗水淋漓,手都磨破了,身上也是鞭傷累累,我累得疲憊不堪。兩個月後,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判我兩年的勞教,把我押往勞教所。

警察好凶狠

進勞教所後,獄警們先打我一頓(即入所教育)。之後他們讓我在一個禮拜之內必須背下來兩千多字的監規,我不會背,他們就扒掉我的褲子,讓我趴在地上,用帶有鋼絲的皮管子使勁打我的臀部,把我的臀部打得血肉模糊,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滾。後來傷口發了炎,每次我脫褲子都剝掉一層皮肉,晚上只能趴著休息,可獄警絲毫不管我的死活,就這樣我還得幹活。一天幹活中途休息時,他們讓我唱《共產黨好》這首歌,我說不會唱,中隊長隨手就是一巴掌,當時鮮血就從我的嘴裡流了出來,牙也被打掉一顆。

繼續為主作工

1995年夏天,我刑滿釋放。回到家,我看到家裡破爛不堪的樣子,心裡不由得有些傷感,弟兄姊妹得知我被釋放了,都紛紛來看望我,並對我說:「弟兄姊妹都巴望你能回教會……」一想到政府的迫害和在勞教所時他們對我施行的殘忍手段,我心裡有些後怕,有些軟弱。這時我想起主的話說:「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8)主的話打動了我那顆軟弱的心,使我剛強起來,今天信神走的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我不能因害怕被抓捕,害怕受苦而背叛主,於是,我答應了他們回到教會。一個月後,我與妻子商量,妻子說:「只要我們能得著主,無論受再大的苦也值得,那你出去吧!」就這樣我又離開家為主作工。

我再次引起政府的注意

1995年年底,蒙主高抬,我擔任了教會長老的職務,負責六個縣的教會工作。由於我常年不在家,加上有「猶大」的出賣,很快我又一次引起了中共的高度重視,因此過上了逃亡在外的生活,就連我的大兒子結婚我都沒敢回家。每逢過年、過節時,警察都要到我家抓我,也不知道我們家被他們折騰了多少回、光顧了多少次。更可恨的是每當他們抓捕我撲空時,就惡狠狠地對我的妻子和孩子進行恐嚇威脅,使得他們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晚上一聽見敲門聲就嚇得不敢睡覺。

從1995年到1997年,政府逼迫信神的人越來越加重,他們調動大批武裝力量來鎮壓信神之人。六個縣的公安局裡都有我的名單,他們發動群眾舉報,誰舉報一個信神的人,就獎現金五百元。到了1997年,我再次被警察抓捕……

再度被抓捕

1997年8月的一個夜晚,三個縣的同工共16人在一起聚會,被惡人發現後舉報。大約夜裡兩點多鐘,突然,我們聽到大門「光當」一下被撞開了,隨後闖進來20多名警察,他們拿著手槍,大聲怒吼:「誰也不許動,誰敢動就打死誰。」他們如狼似虎般地撲向弟兄姊妹,對手無寸鐵的弟兄姊妹拳打腳踢,屋內霎時亂成一團,發出一片慘叫聲。猛打之後,我們被強行帶上手銬,推上了車拉到派出所。我們的聖經、信息讀物都被沒收了。

我承認了身分

所長一一登記名字,之後審問我們:「帶領是誰?」我們沒有回答他。所長就叫警察把一個弟兄吊在一個很高的架子上,腳尖剛著地,不大一會兒,弟兄就發出了慘叫聲。我看在眼裡,心如刀扎,實在不忍心讓弟兄姊妹們為了掩護我受痛苦、折磨,於是我說:「你們不要再審了,我就是帶領。」這時一個警察說:「好傢伙,你是好樣的,是聰明人。」我說:「信主本來就是很榮耀的事,我有啥不敢承認的。」他們不再提審弟兄姊妹了,並把吊起來的弟兄放了下來。隨後把我們又推上車,押送到縣公安局,給我們逐個拍照,按手印、搜身,把我們身上的所有現金都搜走,這時派出所所長指著我說:「他就是帶領,不用審了。」公安局局長說:「今天你們立了一個大功,辦理完這批案子再說吧!」緊接著把我們推上車押送到看守所,並說:「把他們全部分開,誰也別想再見面。」

我差點被打死

我進了牢房,公安局局長就唆使犯人說:「這是信神的大頭子,你們好好伺候著他就行了。」我掃視了一下牢房,只見裡面有十一個犯人坐在那裡繡花。個個都剃著光頭,他們見我進來,個個都眼冒凶光,像要吃人一樣,不禁讓我感覺毛骨悚然。我心想:這次進來不知又要受到什麼樣的折磨了。這時聽號頭說:「弟兄們,這幾天都很沉悶,今天來個開心的,起來,不用幹了,都練幾拳吧!」他們都站了起來,一步步向我靠近。號頭上前抓住我的衣服領子,「砰砰砰」就是十拳,緊接著其他犯人上前都是十拳,打我的人剛過一半,我就不行了,蹲在地上,他們哪裡管我的死活,繼續讓我站起來讓他們打,沒等人打完,我就口吐鮮血癱倒在地,這時他們才肯放過我。

第二天號頭叫我繡花,我繡不好,完不成任務,他們還打,就這樣我被他們折磨了七天。最後我實在不行了,連坐都坐不住了,他們怕我死了,才報告獄警,我才被調到了病殘號觀察。感謝主的保守,我的身體過了半個月有些好轉了,一個月後身上前胸後背脫下一層厚厚的黑皮。

嚴刑逼供

一天我剛吃過早飯,警察就來提審我。我心驚膽戰,心想:身體剛剛好轉,不知提審中間又要採取什麼手段來折磨我。這時我就在心裡呼求神:「主啊!面臨今天的提審,我不知他們會如何折磨我,主啊!求你加給我一顆剛強壯膽的心,使我誓死不做猶大……。」這時我的心平靜多了,兩個警察給我帶上手銬,把我帶到刑警隊大院。

到了審訊室,押送我的警察就大聲喊道:「跪下!」隨後就踢了我一腳,我摔倒在地上,這時坐在椅子上的警察說:「好好交代吧!你們的同夥都交代清楚了。你的作工範圍不止是這些,我們現在都掌握得清清楚楚,就看你說不說實話了。」

我深知他們的陰謀詭計,就算他們知道一些大方面的,但具體情況他們就不知道了,我不能上他們的當,更不能做賣主的猶大。於是我對他們說:「我只認識他們,其他人和其他地方我一概不知。」

他說:「看樣子你還不想老實交代,你也不想想共產黨能放過你嗎?我們對信教的絕不手軟,你們家庭教會是重點打擊對象,對你們這些人絕不輕饒,今天你是鐵嘴鋼牙也得讓你開口!」

此時我心想:今天我非受酷刑不可,轉而又想:是死是活都有主的安排,我豁出去了。於是我對他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見我仍不說就惱羞成怒,把我提起推到內間套房裡,屋內擺滿了各樣刑具。面對此景,我感到很害怕,心想:這次別想活著出去了。不由得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主保守我不做賣主的猶大……

這時警察把我按到一個桌子上,用鐵鏈鎖住我的雙腳,並打開我的手銬,分別銬在兩邊,中間有一道鐵鏈,緊扣我的胸部,我想動也動不了。此時一個警察說:「今天叫你嘗一下辣椒水的滋味。」說著幾個人按住我把辣椒水往我嘴裡灌,我嗆得滿臉都是辣椒水,眼睛也睜不開了,他們灌了一碗又一碗,一連灌了四碗才停下來。

接著,警察惡狠狠地問我:「招不招?」我說:「不招!」此時,他們又給我拉上背拷,然後把我懸吊起來,拿起鞭子對我猛抽,邊打邊說:「叫你不交代,今天就是打死你,我們也不犯法。」這時鐵拷已陷入肉中,加上鞭子使勁地抽打在我身上,鑽心般的疼痛使我發出陣陣慘叫聲。他們哪管我的死活,隨後我不知他們用什麼棍子照著我的頭猛地打過來,我只覺得頭「嗡」的一聲,兩眼一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來時,我已躺在地上,還有人往我身上潑水。他們看我醒過來了,就將我強行拖到老虎凳上。我感到頭、全身都疼痛。接下來,他們又換了一招,不給我吃飯,讓我晝夜跪著,不讓我合眼,使得我身體透支到一個地步,因多次控制不住癱倒在地,遭到他們一次次的棍打、腳踢。這時我心裡害怕,怕一旦失去知覺會做猶大,我不住地禱告求主保守,這時聖經的一段話出現在我心中:「人把你們拉去交官的時候,不要預先思慮說什麼。到那時候,賜給你們什麼話,你們就說什麼,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乃是聖靈。」(馬可福音13:11)這段話給了我勇氣,只要我有一顆仰望神的心,主必與我同在,他會保守我,指示我當說的話。我的心平靜了,就這樣他們折磨我近四天,主保守了我,我什麼也沒說。

金錢、地位的引誘

到了第四天中午,提審我的人全部換掉,又來兩個胖警察,其中一個警察進屋就面帶笑容說:「這幾天我們出去剛回來,他們提審你,我們倆不知道,聽說他們提審你,我們就回來了,他們沒有搞過這個工作,讓你受苦了!」說著便將我的手銬打開說:「只要有我們倆個在,什麼苦都不會讓你受,你放心,一切都由我們倆說了算。」一會兒他又叫人端來了飯菜讓我吃。

我差不多四天沒有吃飯了,見到飯食就想飽餐一頓。可又一想,這有可能是他們的陰謀詭計,我不能吃,不能沒有骨氣,有主的保守,餓不死。這時我又想起主耶穌受撒但試探時所說的話:「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路加福音4:4)我的信心又起來了,肚子也不感覺有多餓了。

他們見我不吃,一個警察就對我說:「這可是我們對你的誠心實意,你怎麼不領情呢?不要那麼死心眼,俗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還是來點現實的好,你信神能有什麼好處,今天被抓進來,你的神也不能來救你,受苦的還是你。今天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讓你過上好日子,第一、只要你把所帶的教會交出來,獎現金6萬元人民幣;第二、只要你願意配合我們的工作,你可以留在公安局工作,長期打進教會的內部,在這個部門最好:錢、權都有。這不比信神風光嗎?說實話,在公安局我說了算,只要你同意,我馬上簽字給你辦理手續,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樣的機遇難得啊!」

聽了他一番引誘我的話,我在心裡禱告:「主啊!求你保守我的心,帶領我勝過撒但的試探。」這時我想起主耶穌受撒但試探的經文:「魔鬼又領他上了高山,霎時間把天下的萬國都指給他看。……你若在我面前下拜,這都要歸你。」(路加福音4:5、7)「耶穌說,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路加福音4:8)主的話提醒了我,他是想用地位金錢來迷惑我,讓我離開神向它下拜,這是撒但的詭計,我寧願死也不能貪這些東西。於是,我義正言辭地說:「不管你們許諾給我什麼,我都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他看招數落了空,隨即改變了臉色,吼道:「今天我們是好話說盡,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客氣了!」隨後他們又對我拳打腳踢、施以酷刑。

三年勞教,九死一生

三個月後政府判我三年勞教,把我送往勞教所。

到了勞教所我才知道那裡是個礦井,專門讓犯人給他們挖煤掙錢。一天兩班制,每班12小時,甚至13小時,中間只給我們送一個饃,喝水自己帶。上井吃的是七成熟的大米飯,飯裡放點鹹白菜。吃過飯還得學習、打掃衛生、軍訓,這樣我們每天只能休息5-6個小時。時間長了我的身體非常虛弱,最後半年我的身體徹底垮了,連上下井都很艱難,獄警為了逼著我走快點,不知在後面打了我多少棍,我只能默默地忍受著這些痛苦。

一次,我上井洗澡,由於疲勞過度,我站立不住,身體靠在了鍋爐鐵管子上,後被教友抓住,但大腿還是被燙了巴掌大的一塊,兩天後傷口發炎,但獄警不給醫治,後來傷口潰爛,越來越嚴重,最後傷口感染,致使我高燒不退,就這樣我還得拖著快要失去知覺的身體下井挖煤,直到暈倒在井下。獄警看我實在不能幹了,才用礦車把我拉到井上治療。

三年的勞教,我受盡政府的折磨,真是九死一生。多少次我都想死在井下,但每次想死時都有主的引導。想到歷代的先知,主耶穌的門徒、使徒不也是受逼迫嗎?他們受的迫害不比我重嗎?如果我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那有何見證可言?想到這些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氣,同時又想起經上說:「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成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歌林多後書4:17)是主的帶領才使我度過這三年非人的勞教生活。

喜迎主的重歸

2000年12月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話使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活水的澆灌,我天天如飢似渴地讀著神的話。神的話句句鞭策著我,想到今天我已回到全能神的面前,享受著神那豐富的話語供應,有了蒙拯救的機會,可還有好多弟兄姊妹還活在黑暗中苦苦盼望主的重歸,我一定要把主來的好消息告訴給他們。於是,我便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藉著我們的配合,很多同派別的弟兄姊妹都陸續歸回到全能神的家中。

第三次被抓捕

2002年8月,我從外省約來一位同派別的大同工,我與兩個弟兄給他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三天後,在神的開啟帶領下,他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第四天早上八點,當弟兄要走時,沒等出門就見大門被撞開了,隨後闖進來六個惡警,進屋後,他們不容分說強行給我們四人都帶上了手銬。

這時,我氣憤地說:「你們為什麼要抓我們,我們犯什麼法了?我家來幾個朋友還不行嗎?」這時一個警察向前照我臉上「啪啪」搧了兩個耳光,大聲說:「不許你再說話!」我被他打得兩耳「嗡嗡」作響。隨即他們便開始抄家,瞬間屋內一片狼藉,是神的保守,他們沒有找到神話書籍,但他們不放過我們,強行把我們四人押上了警車。

這時我心裡想:這是我第三次落入他們的手中,又不知要受什麼酷刑。我心裡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全能神啊!現在我心裡害怕,求你加給我力量和信心,保守我在中共面前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一段神的話出現在我腦海中:「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七十五篇說話》)我心裡不再害怕,是啊,我雖身陷中共的魔窟,但有神同在,我還怕什麼!想當初但以理被扔進獅子坑裡時,因神與他同在,飢餓的獅子都不得臨近他,這是神的大能!今天,中共雖然凶殘,但在主宰萬有的全能神面前,它算不了什麼,它只是一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沒有什麼可怕的,只要我對神有信心,依靠神,無論它怎麼對待我,我都不會被嚇倒。

到了派出所,我們都被拍了照,簽名,按手印,他們看我們四人都是外地人,因此引起了他們的高度重視,沒多久就直接把我們四人押送到市公安局,之後又送往看守所。

遭受酷刑

第二天提審我時,警察說:「昨天你的同夥都提審過了,他們都已經招了供,現在你們都是信全能神的,這些情況政府都掌握,原先信耶穌的人大部分都轉信全能神,目前全能神教會是一個很強大的教派,是國家重點打擊的對象。你是第三次被抓捕,就看你老實不老實交代了。」

我心想:這是他們的詭計,我不能上他的當,弟兄們是不會做猶大的,於是,我就什麼都不說。警察見我什麼也不說,就惡狠狠地說:「你不說,馬上讓你嘗嘗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滋味。」他把電棍弄得辟里啪啦響,並冒出藍光,逼問道:「你到底交不交代?」我還是不說,這時,一個警察上前把我踢倒在地,兩人用兩根電棍猛搗我的肋間,霎時間,強大的電流傳遍了我的全身,我痛得在地上翻滾,不時發出陣陣慘叫聲,就在我快支撐不住時,我在心裡呼求神:「全能神哪!現在我已經支撐不住了,求你把我的性命取去,我寧死也不做猶大。」不大會兒電棍在我身上失去了功能,他們再用電棍搗我時,我都感覺不到疼痛了,也不再掙扎。他們認為我不行了,可能失去知覺了,就停了下來。我深知這是神的保守。一個小時後,他們看我有了知覺沒有死,就又接著逼供,我心想:「今天他們就是整死我,我也不能當猶大。」隨後,我看到神對我的保守,他們見從我嘴裡問不出什麼,就把我送回了號房。回到號房,我回想酷刑時的那一幕,在關鍵時刻是全能神救我脫離了中共的酷刑折磨,這全是神的大能。

神愛相隨

我心想,今天雖過了這一關,但中共是不會放過我的,不知以後還會對我採取什麼手段來折磨我,又要判我幾年刑。我心裡不免有點軟弱,正在這時,我想起經歷詩歌:「壯志面對群魔吼,艱難跋涉心更堅。真光照耀,死何所懼。……事奉神是天經地義,撒但真卑鄙,我怒火高萬丈。魔王伎倆正是地地道道撒但相,我們不能屈膝撒但,苟且偷生做神叛徒成猶大。受盡折磨苦,度過黑暗夜,寧死不屈服,為神爭榮光,迎接神顯現。」(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在黑暗壓迫中奮起》)神的開啟使我不再怕這怕那,忘掉了被折磨的痛苦,而且感覺到有一種感動和甘甜。我堅信,無論我身陷何處,無論我的處境有多麼惡劣,只要我依靠神,神會加給我信心,加給我力量,帶領我走過這段黑暗路的。此時,我心中不禁產生極大的信心和力量,不管中共怎麼折磨我,還是判我多少年徒刑,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屈服於它的黑暗勢力,有神與我同在,就是把牢底坐穿我也無所畏懼!這股強大的力量一直激勵著我,此時我心裡默默向神發出讚美

後續的逼迫

一個月過去了,他們從我嘴裡沒有問出什麼,就讓我妻子交兩千元錢,不然就要再判我三年的刑,妻子無奈只好東拼西湊借了兩千元錢,他們才把我放了出來。

回來後,一直到現在我都在躲避中共的逼迫、抓捕,我無法在家鄉盡本分,只能外出盡本分,是中共的逼迫讓我有家難歸。

看透中共的邪惡實質

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慾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掙脫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產生了強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二)》)「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對照全能神的話和中共對我一次次的逼迫、抓捕,殘酷折磨,使我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它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抵擋神的惡魔。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處處與神為敵。它嘴上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背後卻對信神之人殘酷迫害、威逼利誘,當它的詭計被揭穿的時候,它便改變以往的常態,露出它們的凶惡面目,妄想讓我背叛神、棄絕神,恨不得將神也趕出地界,在地上建立無神區,達到它永遠掌控人的目的。雖然我經歷了中共的多次抓捕,受盡了它們的殘酷迫害,但有神愛相伴,我更感到全能神的權柄與能力、偉大與聖潔,我對中共政府邪惡的實質有了更深的認識,我心裡恨透了中共這個老惡魔,從而更堅定了我跟隨全能神的信心。無論以後的道路多麼艱難坎坷,我要誓死跟隨神走到路終!(全篇完)

陳 楠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彼岸》告別故土 從1849年第一批中國人登錄舊金山,一百多年來,海外華人伴隨著故土的興衰一路走來,每一步腳印上都疊印著一顆心跡。本片簡要回顧了海外華人的信仰足跡,著重展示了當代36位大陸學生學者成為傳道人的故事。他們來自北大、復旦、人大...
《「襠」的話還沒說完呢! 》中共破壞基督徒家庭的鐵證... 李銘愛是中國大陸的基督徒,她為人善良,孝敬公婆、相夫教子,有一個幸福和睦的家。然而,在無神論掌權的中國,中共政府一直瘋狂抓捕、迫害信神的人。2006年,李銘愛因信神被中共抓捕、罰款。李銘愛回家後,中共警察經常威脅、恐嚇她...
影評《赤色家教》非一般的家庭教育 《赤色家教》這部影片以具有中國特色的「赤色教育」為主題,吸引了許多人的眼球。赤色,是代表中共的專有顏色,自中共執政以來,赤色專政統治、赤色教育、赤色思想等都深植國人的靈魂。作為一部基督教電影,完全由一群非專業演員的基督徒...
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二)... 因著在外地也不安全,我就想給家裡打個電話,看看家裡的環境會不會鬆一些。2010年6月10日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是母親接的電話,我用智慧問她家裡的環境怎麼樣,母親已多年沒見到我,突然聽到我的聲音,高興得喊出我的名字,我怕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