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信神路上親人逼迫攔阻,倚靠神作出信心的見證

信神路上親人逼迫攔阻,倚靠神作出信心的見證

第一次臨到妹妹、妹夫的攔阻

2018年5月,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一段時間讀神的話語,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高興之餘,我也把福音傳給了妹妹。

7月20日上午,妹妹給我發信息,說要和我見面聊聊,我的心情很激動,以為妹妹會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但事實並非我想像的那樣。見面後,我聽到她在讀神的話語時帶著輕蔑的語氣,還總摳字眼,根本沒有尋求真理的心。討論的過程中,她很持守自己的觀點,還勸我不要信了,無論我怎麼交通,她都聽不進去,看到她的態度,我真的很難過,最後我們的交談沒有結果。

當天晚飯後我還在收拾碗筷,突然傳來重重的敲門聲。先生去開門,是妹妹和妹夫,我感到很突然。

妹夫走到廚房門口對我說:「我聽你妹妹說你信了全能神?」

我說:「是的。」

他接著說:「你信仰的根基還太淺,懂的太少,我讀過神學,到處為主花費作工,比你明白聖經。使徒行傳4章12節記載道:『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我們信神只能信主耶穌,除此之外沒有哪位神我們可以靠著得救的,你為什麼還要接受其他的呢?」妹夫的問話讓我心裡很緊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時我朝先生看了一眼,他比了一個手勢示意讓我先安靜下來。我深吸了一口氣,把心安靜下來,後來我想到之前交通過這方面真理。

過了一會兒我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這話沒有錯,但這並不能證明神的名只能叫耶穌。聖經舊約記載說:『惟有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賽43:11)『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出3:15)如果根據經文的字面意思解釋,那『耶和華』和『耶穌』到底哪個才是神『惟有』的名呢?」

妹夫一臉不耐煩地反駁道:「你是在斷章取義、曲解聖經,不管什麼時候,主耶穌的名永遠不會變!」

我接著說:「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神才取名。一個名代表神一步工作,每步工作發表神一部分的性情,但不管神的名如何變,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三步工作都是一位神作的。神的名直到永遠是指神在本時代的名永不改變,並不是指整個經營工作說的,當時代轉變,神的名也隨之改變了。全能神這名正應驗了啟示錄1章8節所說的『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妹夫抬高嗓門用手指著我說:「不管你怎麼說,我就是不接受,我就持守主耶穌的名,只有靠著主耶穌我們才能得救!你還是趕緊回頭吧!」

妹妹也在一旁附和。妹夫見我沒有動搖就開始轉移話題,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地提問,不管我怎麼給他們交通,他們都絲毫聽不進去,還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先生見狀便讓他們回去了。他們走後不久,婆婆就打電話給先生側面打聽我信全能神的事,還挑唆我先生說:「你是一家之主,什麼事都得管著點。」

苦難試煉是神的祝福

面對他們的逼迫攔阻,我感到有些崩潰,他們走後我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心想:我把主再來的福音傳給他們,是為了他們好,可他們為什麼不信還攔阻我?我只想好好信神,為什麼就這麼難呢?信神這條路真的不容易走啊!想到這裡我有些軟弱了,眼淚也流了下來。我趕緊給張姊妹打電話說了我的難處,張姊妹聽後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強,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

基督徒徒讀神話,活出信心的見證

張姊妹交通道:「今天臨到我們的環境就是神的祝福,神就是藉此環境來成就我們對神的信心與愛心,只有在苦難逼迫的環境中才能顯明我們對神的愛心、信心是不是真實的。在安逸的環境中,我們說愛神滿足神這不實際,只有實際的環境臨到,我們在苦難試煉中還能依靠神、滿足神,為神站住見證,這才是對神真實的信心與愛心,這才是真心信神的人。咱們臨到家人的逼迫,這是神為成全我們愛神的心而擺上的豐盛的筵席,這是好事。」

是啊!如果只是讀神的話語,卻沒有經歷這些苦難,這不能檢驗出我對神的信心和愛心是否真實,如果我因著這點環境就軟弱了,這就顯明我不是真心信神的人。約伯在經歷試煉時,他的妻子和三個朋友都勸他放棄信神,但約伯仍舊持守對神的忠心,不離棄神,約伯是真心信神的人,和約伯比起來,我經歷家人的這一點逼迫又算得了什麼?不行,我要效法約伯,不管家人怎麼逼迫我,我都得持守住對神的信心和愛心!

再次經歷親人的攔阻、反對,神話語引領我站住見證

7月21號早上,妹妹又給我發信息說晚上還要過來,我答應了。7點左右聽到敲門聲,先生去給他們開門了,沒想到我先生的表哥也一起來了。面對突發情況,我有些膽怯了,於是我趕緊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全能神啊!昨晚面對神學生我都感覺很難應對,現在先生的表哥也突然來了,面對這麼多人,我心裡有一些害怕。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不要害怕、不要動搖,讓我能夠去面對這樣的環境。」禱告完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是啊!有神作我的後盾,沒什麼好怕的,相信神必會帶領我經歷這個環境,此時我心裡踏實平安了很多。

表哥口氣生硬地說:「你們說主已經回來了,還道成肉身,這怎麼可能?聖經記載說:『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啟1:7)主再來一定是駕雲降臨,絕不可能道成肉身!」

聽表哥的說話口氣,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不再像上次那樣驚慌失措了,而是安靜在神面前禱告尋求,我忽然想起聚會時曾交通過這方面的真理。

於是我淡定地對表哥說:「我們不能只根據主駕雲降臨的預言等候主來,啟示錄16章15節談到:『看哪,我來像賊一樣。』既然說像『賊』一樣,那就是指主偷偷地來,我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主就來了。路加福音17章24到25節談到:『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既然是『人子』那就是指神道成肉身說的,靈體就不能說是人子了。這章經文還提到『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如果是神的靈體向人顯現就談不到受苦,被世代棄絕了。」

表哥打斷我的話拍著桌子說:「我認為這裡的『被這世代棄絕』是指主耶穌那世代說的。」

我接過話來說:「那這個『又』字又怎麼解釋呢?既然說『又』就是指第二次說的,主耶穌來的時候已經受了許多苦被當時的人棄絕,所以這裡是指主再來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遭到了世代的棄絕說的。而且聖經裡還記載主再來還要作分別山羊、綿羊,稗子、麥子的工作,如果神公開駕雲向人顯現,這些工作又怎麼成就呢?我明白真理少,還是給你看神的話吧!」

表哥吼道:「不用了,不管你怎麼說我們都不接受,我們就等著主耶穌駕雲來接我們!我勸你還是趕緊回頭,不要越走越遠!」妹妹、妹夫也隨聲附和。緊接著他們繼續勸我放棄信全能神,見我沒有動搖就作了個禱告離開了。

苦難試煉後,看到神的作為

臨走前,妹妹說要把我信全能神的事告訴爸媽,聽後我不由得擔心起來:在中國大陸,中共給全能神教會造了很多謠言,爸媽到時會不會飛過來攔阻我信神?我跟父母的感情很好,如果他們過來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我越想越軟弱,心裡很難受。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很害怕,願你幫助我,讓我可以靠著你的話語站立住。阿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讓我滿足不是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嗎?」神的話語給我指出了路途,既然我已經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那就應該守住這個道,持守住對神的忠心,即便父母反對,我也不應該背叛神。想到此我心裡釋放多了。

兩天後,先生的表哥和小姨又來我們家了。雖然先生的小姨也是神學生而且到各處教會講道,但這次面對他們,我心裡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充滿信心和喜樂,這幾天的經歷讓我真實地體嘗到,真理能駁倒一切的謬論,只要我依靠神,神就會帶領引導我用真理來反駁他們。沒想到他們的情緒很低落,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著我,說:「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這件事情總感到很無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聽到這話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當我有信心去經歷時,撒但也無計可施了,後來他們實在無話可說就走了。之後他們又動員家裡其他的人接二連三來攪擾我,但是我絲毫沒有動搖。

試煉之後,我長了分辨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並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的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橫天下『學術界』,僅有的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著他大腦的運行軌跡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麼理智可言?」藉著家人一次次的攪擾以及神話語的揭示,我看清了這些神學生、傳道士就是神話語所揭示的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工作的人,他們沒有敬畏神的心,只憑自己僅有的聖經知識來衡量神的新作工,定罪神的作工,他們的所做所行與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呢?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熟讀舊約聖經,但當主來作工時,他們根據聖經的字句來定罪神的作工,最終還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我的家人也一樣,當神的末世的作工臨到他們時,他們絲毫沒有尋求真理的心,而是一味地持守聖經的字句,還抵擋、定罪神的作工,他們真是太狂妄,太自以為是了。感謝神藉此環境讓我長了分辨,對神的作工也明白了一些。

感謝神從茫茫人海中揀選了我,把我帶回到神的身邊。在這次試煉中,我雖有軟弱消極,但神卻一直在我的身邊,用他的話語扶持供應、引導我,使我得以站立。我不再感到孤單害怕,因為我知道國度路上有神一路陪伴,只要我依靠神勇敢前行,就能除去一切的攔阻,跟隨神走到底。

作者:澳大利亞 心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