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聚焦守望教會小心,別走了耶羅波安的道

小心,別走了耶羅波安的道

聖經列王記反覆出現一句話: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一切罪。北國以色列前後總過有19位王,其中有13位王和這句話連在一起,他們分別是巴沙、暗利、亞哈、亞哈謝、約蘭、耶戶、約哈斯、約阿施、亞瑪謝、撒迦利雅、米拿現、比加轄、比加。為什麼這麼多後來者犯了罪要反覆的提到耶羅波安這位北國第一位王的罪?耶羅波安到底犯了什麼罪以至於不斷的被提及?

聖經在描寫亞哈王的惡時說到:「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王上16:31)亞哈的兒子約蘭雖然除掉他父所造巴力的柱像,然而,「他貼近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總不離開」。(王下3:3)從這兩處聖經中我們可以看到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並不是拜偶像,他的罪和拜偶像有區別。聖經在提到耶戶時說他拆毀了巴力廟作為廁所,在以色列中滅了巴力,但是「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犢」。(王下10:29)從這裡我們發現原來耶羅波安所犯的罪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犢」,拜金牛犢和拜偶像到底有何區別?為何這罪在的眼中如此嚴重而要反覆提及?

不管從聖經來看,還是從人類經驗來說,一件事被反覆提及必然因為這事非同小可,也因為這事具有很強的迷惑性,耶羅波安所犯的這罪同時具備這兩大點。首先他所犯的罪比較隱藏,讓人難以察覺,他鑄造了金牛犢讓百姓拜,卻宣稱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所拜的還是原來那位神。這點的確可以迷惑很多人,一來這事向來符合以色列百姓的性情,他們的祖宗就幹過這事(出32:4),二來耶羅波安的所作所為方便了百姓的宗教行為,他們可以不用千里迢迢跑去南國獻祭,三是這事乃出於他們的王耶羅波安所為,又加上剛和南國猶大分了家,所以在新的國家需要有自己的祭拜中心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了。再者,耶羅波安這事的確影響很長遠,它直接影響了北國以色列所有王室、百姓的信仰,給這國家的敗壞埋下了深層次的緣由。

耶羅波安在但和伯特利安置兩隻金牛犢的原因是自私的,他害怕自己剛剛建立的政權會因為百姓回到南國獻祭而動搖,他怕百姓的心「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王上12:27)。所以他想出了這一條妙計,使北國以色列百姓從此無需「心向耶路撒冷」,但他從未考慮這樣做是否符合神的心意,他也不考慮這樣做是否會陷百姓於萬劫不復的險境,他只考慮自己的王權是否牢固。

為了讓以色列人徹底與「耶路撒冷」斷絕來往,耶羅波安在鑄造金牛犢之餘,又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又更改宗教節期,「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王上12:31-32)這樣,耶羅波安就把以色列人所需要的宗教生活全部改頭換面,叫百姓在新的國度裡用新的方法「事奉耶和華」。

這種宗教生活雖然口頭上宣稱是在「敬拜耶和華」,宗教行為也和之前所差無幾,但是它卻是罪大惡極,實際上是「引誘以色列人不隨從耶和華」(王下17:21),是「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罪」,它比偶像崇拜更具有迷惑性,連「辦好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的耶戶都被這罪迷惑,「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王下10:29-30)。偶像崇拜是比較明顯的,但是耶羅波安祭出了「敬拜耶和華」的大旗,所以迷惑了難以計數的百姓,使他們在無知中陷入罪惡,離開耶和華。這就是聖經一直要反覆強調這罪的原因所在。

在今天的教會裡,這種罪也經常存在,我們需要不斷儆醒,免得入了迷惑。那些為「基督中國化」搖旗吶喊的「牧師」,正是走了耶羅波安的道,他們小心,別走了耶羅波安的道可以找出N多的理由,也可以從聖經中找出N多的支持經文(往往是曲解聖經),但是我們只要從他們的動機中就可以發現他們的本質。(對「基督教中國化」的認識現在分歧蠻大,本文焦點不在於此,故不想在此論證自己的觀點。信仰是嚴肅的事情,在這樣的關鍵話題面前,每位基督徒應該盡力去查找資料或多方聽取意見,讀者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但是每個觀點應該要有實際資料支持,不應該人云亦云。)為何在官方未倡導時他們不如此賣力的提倡「基督教中國化」(注意,中國化不等於本色化,前者為政治行為,後者是宗教行為)?我們也可以從他們所懼怕的事情中看出端倪,他們擔憂的不是真道是否能夠得到尊重,不是真理能否得到傳揚,而是自己的「位置」能否守住,「隊伍」是否站對,「飯碗」是否保住。我們還可以從他們對待他人質疑的態度看出他們的問題,在信徒的質疑聲中,他們不會和你討論這些是否符合聖經教導或教會傳統,他們會以「尊者」的身分給你扣「不順服」、「不敬畏」的帽子,甚至以政治立場扣「不愛國」的罪名。

當然,我也不否定在「基督教中國化」的隊伍裡的確有一些牧者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他們會有N多的理由去訴說自己的「無奈」,他們只是表面應付,在實際的個人生活或者牧養中,他們還是會尋求真理,但是這也和耶羅波安沒多少區別。耶羅波安顯然不相信自己所設立的敬拜體系,當他的兒子病了後,他不是在「但」或者「伯特利」上壇燒香,而是叫他的妻子喬裝打扮去示羅見先知亞希雅,儘管此時的亞希雅因年紀老邁,眼目發直,不能看見,耶羅波安也相信這位老先知能告知他的兒子將會這樣。(參王上14章)但神不會因為耶羅波安心裡實際是相信「耶路撒冷的信仰體系」就以他為無罪,其實聖經強調的重點是耶羅波安的所作所為讓以色列百姓陷在了罪裡,強調的是耶羅波安絆倒人的罪。那些表面上為「基督教中國化」背書的牧者,在絆倒人的罪上無可推諉,他們可能有很多「無奈」,但是他們公開的作為勢必讓很多無知的信徒受了迷惑,這些信徒的光景有多可憐呀!耶穌曾對門徒說:「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就是把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丟在海裡,還強如他把這小子裡的一個絆倒了。」(路17:1-2)

除了眼下十分明顯的「基督教中國化」之外,走了耶羅波安之道的人還包括異端,即使在正統教會裡也不少見。有些人當他們的利益受到侵害時(或者為了更好的獲取利益),當他們自己的尊嚴受到挑戰時(或者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當他們違背真理的行為被顯明時,他們會多方扭曲真理以維護自己,他們可以隨意修改信仰體系以滿足自己的私慾,他們甚少鼓勵會眾多讀書、多研經,他們期盼會眾只聽他們的聲音。這些本質上都是走了耶羅波安的道。

作為信徒,要時刻儆醒,當耶羅波安大行其道時,要保守自己不要追隨其蹤,「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耶6:16),雖然北國的百姓都如瞎子被瞎子引到坑裡(參太15:14),但你我的責任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保守自己遠離罪孽」(詩18:23),一心追隨以利亞、阿摩司的腳蹤,他們都是生在北國,卻聽神的聲音,也跟著神(參約10:27)。

文章來源:對華援助網 http://www.chinaaid.net/2016/08/blog-post_63.html

圖片來源:CaptainKharma 基督教今日報編輯中心製圖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