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職場人生理髮店老闆:做誠實人,我的生意紅火了!

理髮店老闆:做誠實人,我的生意紅火了!

我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從記事起就過著被人歧視的生活,我便暗立心志:將來一定要多掙錢,過上人上人的富裕生活,讓人都對我刮目相看。

理髮店,誠實人

結婚後,我開了一家理髮店。那時理一次髮收三塊錢,每天我累得腰酸背痛最多收入幾十塊錢,勉強維持一家人的開支,一年下來根本沒有餘錢。我心裡很焦急:照這樣下去,啥時候才能過上人上人的好日子呢?隨著時代發展,人們都開始講究吃喝穿戴,特別是女人追求時尚打扮,我就把眼睛盯到了燙髮、拉髮、染髮上。當得知進價幾元、十幾元的一瓶美髮藥水能給五六個人做頭髮,而燙髮、拉髮一次的價格就是八十到一百多,看著同行都是這樣做買賣掙錢的,我就開始動心了。於是我就掛起了「燙髮、拉髮、染髮」的牌子,果然吸引了不少愛美人士。我抓住人們都愛聽恭維的話這一心理,很快就練成了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領」,也學會了察言觀色、看人下菜碟。只要進店的顧客,我眼睛一瞄上下打量,就能斷定是有錢人還是沒錢人;只要說幾句話,我就能確定是老好人還是難纏人,立馬心裡就打起了小算盤:有錢人講究品味不在乎價位,我就盡力推薦高價位;不寬裕但又愛美的人,我儘量推薦低價位,以免到嘴邊的肥肉再掉了;老好人很容易搞定,而難纏人我就得小心應付以免後患。

記得有一次來了位顧客,我瞄一眼,是一個打扮很時尚的五十多歲的女士,憑經驗就知道是個有錢人。我立刻滿臉堆笑熱情地迎了上去:「大姐,快坐下來歇歇,你頭髮想怎麼收拾呢?」她說:「我就想把頭髮剪一剪。」聽她說只想剪髮,我心想:現在雖然剪髮漲價了也才七塊錢,我何不想法多掙她點。於是我裝模作樣地翻翻她的頭髮,看看她的臉色笑著說:「大姐呀!看你可有氣質了,你的頭髮髮質軟,剪了貼在頭上不好看,還不配你的臉型,你要是燙一燙頭髮蓬鬆,肯定好看。」她說:「是嗎?我還沒燙過髮,不知道好不好看?」我接著說:「我見的多也做的多了,肯定好看……」很快我就說服了她。燙完了,她高興地掏了八十塊錢走了。我心想:這錢真是好掙,多說幾句話錢就到手了,如果按她的本意只剪髮我只能掙七元錢,這一下掙了八十塊,多了十倍呢!

就這樣,只要是來我店的人,花錢少我都不讓他們走掉。有的是陪別人來理髮的,憑我的三寸不爛之舌也要說的讓她們動心,心甘情願地掏了錢再走。有一天來姐妹倆,姐姐來拉髮,妹妹是陪姐姐的。我心想:姐妹倆來了,只一個人做,我只能掙一百元,要是兩個都做,我不就多賺一百元嗎?於是,我就勸妹妹:「美女,把你的頭髮也做做吧?」那女孩一口回絕:「我不想做。」見她沒有做的意思,我就用起了「攻心術」:「看你的個頭不太高,又是圓形臉,要是把頭髮拉一拉,再染上色,那就有氣質多了,肯定好看。」她仍是沒動心。我知道女人的「軟肋」就是怕別人說自己不漂亮,於是我故意對她說:「哎呀,美女,看你的皮膚多好,臉又白又嫩的,就是頭髮太毛太亂了,不收拾確實不好看。看人都是先看頭,只要頭髮打理得好看,人就漂亮了。」她有些心動:「今天我先不做,等我姐做後好看了,我明天再來做。」我看到火候了,趁機說:「你姐做頭髮就得兩個小時,你坐在這裡白等,還不如一起做了呢。」最後,她也做了頭髮。那時我就想:生意人都這樣,有錢不賺才叫傻呢,俗話說「無商不奸」,這是生意人的一貫法則。

理髮店老闆,誠實人

後來,我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一次,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神的話說得清清楚楚,神是信實的神,神說話作事讓人無可挑剔,神也喜歡誠實的人。誠實人說話做事踏踏實實,一是一,二是二,人前人後不搞欺騙。而我在生意上花言巧語玩手腕騙取人的錢,所做所行的根本就拿不到大面上,這明顯不是誠實人,是在耍詭詐,是神厭憎的。雖然我從神話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是讓我們做誠實人,可一想到現在生意場就是戰場,這個社會競爭這麼激烈,如果我做誠實人,不玩心機,那門店遲早要關門,掙不了錢了啊,我不禁左右為難。

一天來了位顧客,她進門就說:「我的頭髮又稀又薄,不知道咋弄才好看。」我對她說:「把你的髮根墊起來,蓬鬆一些就會好看。」「好呀,就按你說的做。」她爽快地答應了。後來在做的過程中我又想:墊髮根只賺幾十元,乾脆勸她再把下面的頭髮拉一下,不又多賺幾十元嗎?當時也明知她的髮質根本不適合拉,可在利益面前我還是勸說道:「你這頭髮如果只墊髮根,下面的頭髮太飄又亂,最好也拉一下。」她答應了。當過了兩個小時,我興致勃勃地觀看自己的「傑作」時,頓時傻眼了:只見顧客的頭髮被拉後就像被火燎了似的全打起卷,完全焦了。我心裡害怕極了,心想:這可怎麼辦?為了多賺幾十塊錢把人家頭髮拉壞了,說不定得挨罵還得賠錢呢,唉!怎麼辦呢?我就先推卸責任說:「哎呀,你這髮質實在太不好了,藥水用上就卷了,我不收你錢了,就把下面的頭髮剪掉吧?」本想著她會埋怨我,誰知她同意了。這件事最終雖然虛驚一場,但很長時間我心裡都不踏實、不平安,活在自責懊悔中,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無聲的審判。作為信神之人,違背神的要求,怎能活得踏實呢?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能夠順服一切出於神的,不管當面背後所做的都能夠拿到神面前,你做誠實人,凡事實行真理,就是被成全的人。那些當面做一套、在背後另搞一套的詭詐人,都是不願被成全的人,都是沉淪之子、滅亡之子,是屬於撒但的,不是屬於神的,神揀選的不是這樣的人!如果你所作所為不能拿到神面前,不能讓神的靈鑒察,說明你這個人有問題,你要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注重性情變化,這樣才能走上被成全的路。」「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說誠實話辦誠實事,這就難怪我對這些並不誠實的人另作處置了。」從神的話中我看見了神公義威嚴的性情,神喜歡誠實人、拯救誠實人,而詭詐之人遭神厭憎,最後是沉淪滅亡的下場。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就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詭詐人。為了多賺錢,不管顧客的髮質是否適合拉或燙,我就想方設法勸她們拉髮、燙髮,甚至為了把更多的錢捲入自己的腰包,把顧客頭髮拉壞,損人利己,真是沒有人性。面臨神的審判對付,我陷入自責熬煉中,感到自己不配稱為一名基督徒,如果不變化最終定規是被神懲罰的對象。今天藉著把顧客頭髮拉壞的事來驚醒我,這是神對我的拯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在神前立下心志做誠實人。

一天,一個四十多歲打扮時髦的女顧客進門就問:「我想染髮,多少錢?」我不敢再像以前那樣漫天要價了,就直爽地說:「四十、五十、六十,你隨意選」。她說:「就做六十元的吧,你這價格夠便宜的,我在別處染髮都要一百呢。」接著在給她染髮的過程中,聽她開始炫富說:「我是開大公司的,經常做美容,一次花一百多,吃減肥藥一瓶一百多……」聽著聽著我的心又動了:哎呀,這顧客有錢,真該從她身上多賺點。特別是當聽到她說:「我這個人不在乎錢,總是千兒八百給我媽錢。」賺錢的慾望身不由己地在我心裡升騰,覺得她的錢不賺白不賺。於是我假惺惺地說:「要不再給你的頭髮打打蠟吧?」「打蠟多少錢?」她問。「一次三十塊錢。」我邊回答邊想:本錢不過幾塊,要三十塊賺得不少。她很爽快地答應了,還說:「打蠟好呀,頭髮光又順,還不褪色。」聽她這麼說,我心裡又開始翻騰了:早知道她的錢如此容易到手,真後悔剛才沒把價喊高點。那時的我已完全財迷心竅,早把自己做誠實人的心志拋到了九霄雲外,心裡明白打蠟其實對頭髮沒一點作用,只不過是從顧客身上多撈錢的手段罷了。

隨後我看到神的話說:「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不知不覺當中,你做生意不騙,你就覺著自己吃虧了,不騙你就覺著丟失了東西,這個『騙』不知不覺成了你的靈魂,成了你的主心骨,也成了你生存法則當中必不可少的一種行為。當人接受了這個行為,當人接受了這個思想之後,人的心是不是變了?你的心變了,那你的人格變沒變?你的人性變沒變?(變了。)那你的良心變沒變呢?(變了。)整個人從心裡到思想以至於從裡到外都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這個變化讓你離神越來越遠,讓你與撒但越來越相合,越來越相似。」

神的話使我明白了,原來我是在「利益至上」、「無商不奸」「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些邪惡潮流的薰陶下,變得貪得無厭,失去了正常人的良心理智。記得剛開始染髮時,一次只收十元錢我就很滿足,現在一次收顧客六十塊我還嫌少,還想從顧客身上「多刮油水」,賺了還想再賺。在不知不覺中,我認可、接受了欺騙的行為,認為做生意不坑不騙就賺不到錢,就吃虧,生意根本無法做好,玩心機、耍手段成了我做生意的生存法則。結合事實對照神的話,看到我的活出完全屬撒但,沒有人格、尊嚴,沒有一點人樣。認識到這些我就到神前懺悔:「神哪,在你話語的審判中我認識到自己太詭詐,我不願再這樣活著。我也想做一個誠實人,不再隨從撒但的邪惡潮流,可我被撒但敗壞至深,在金錢利益面前身不由己地就搞欺騙,求你拯救我脫離撒但毒素的捆綁,使我能做一個誠實人。」

接下來為了實行做誠實人,我採取了措施,把店裡的理髮、拉髮、燙髮價位按同行最低價定了下來:七元、八十、一百元,心想以後無論誰到店裡做頭髮,我不再像以往那樣漫天要價忽悠人了,價位定下來,讓顧客自由選擇。一天,一個外地人進店理髮,當他問多少錢時,我看到他鼓鼓的錢夾厚厚的百元大鈔就猶豫了,心想:現在其他店裡理髮都漲價了,只有我一直收七塊,再說了看他也是個有錢人,收十塊我不也多賺三塊嗎?三塊錢他也不在乎的。這時,我突然想到神的話說:「因為我作事一向都是公平合理、光明磊落,當然我也希望你們也能心懷坦蕩,不做一件對不起天地良心的事,這是我對你們唯一的要求。」神做事公平合理、光明磊落,神的實質是聖潔的,他要求我們也能坦坦蕩蕩做事,做事說話不摻水分。我理一次髮價格定的是七塊,為什麼我不能公平對待每個顧客呢?這不是又想老病重犯嗎?不行,我不能再讓撒但牽著自己走,我要徹底棄掉以往的「生意經」,重新做人。於是我就坦然地告訴他理髮七塊錢,這次雖說沒多賺錢,但我心裡輕鬆了許多,無比的踏實、平安,那種感覺是多少金錢也換不來的,我體嘗到了做誠實人的快樂。

當嘗到實行做誠實人的甜頭後,我就慢慢從心底裡對錢不再那麼注重了,心甘情願實行做誠實人。那天,一個顧客進店要求拉髮,看到她的髮質根本不適合拉,我就對她說:「你的頭髮不能拉,這髮質再拉就會焦的。」還有一次一個女顧客到店裡剪髮,我看了看,她的頭髮長短剛剛好,就說:「你這頭髮長短正合適,不能剪了,再短就不好看了。」她聽後笑著走了。另一位顧客見此不解地說:「還沒見過你這麼實在的人,她自己找上門的,你剪幾下不就把錢掙到手了,你太實在了吧?」還有一次我在店裡撿到價值兩千多元的一對金耳環,當顧客回來找時,我毫不猶豫地還了回去,那位顧客滿臉感激地說:「你人真好,多虧掉在你這裡,要在別的店,肯定找不回來了,你真是個好人。」我心想:這哪是我好,是神的話改變了我!

當我實行做誠實人後,令我想不到的是店裡的生意比以前紅火了,並且不少顧客都成了主戶,他們還把自己的親戚朋友帶來,一些顧客說:「我們都是衝著你的實在來的。」我所在的街道比較偏僻,理髮店有兩家,另一個理髮店規模大,也上檔次,後來那個理髮店的不少顧客紛紛到我這個小店裡來了。顧客說:「那家店太黑心了,同樣做頭髮,每個項目都比你這裡高出許多,還連哄帶騙的,不擇手段,漫天要價,不像你這麼實在,價格公道合理。」沒多久那家理髮店就倒閉了,而我店裡的顧客卻比原來多了,生意越來越好。如果我一直像以前那樣,持守「利益至上」「無商不奸」的經商之道,那今天我的店也會與那家店的命運相同,只能落得個關門大吉的下場。我不由得從心裡對神發出感謝與讚美,同時也真真切切地體嘗到:按神的話做誠實人,不但我的生意紅火了,並且心靈裡得到了釋放自由,享受無比。正如神的話說:「通過我在全宇宙的作事讓誠實人看見我的作為的奇妙,從中長智慧、長見識、長分辨,讓詭詐人因著我的奇妙作為而毀於一旦……

林強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