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逼迫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逼迫見證

丈夫聽信謠言步步緊逼 我依靠神站住見證

幸福的生活被謠言打破

信神是好事,你好好信吧!」

「收麥的事你不用管,我自己幹就行了,你該聚會就去聚會,路上注意安全!」

一諾剛接受神末世作工半年,丈夫雖然沒信神,但是挺支持一諾的,婆婆也不過問一諾信神的事,相對於那些受家裡不信的親人逼迫的弟兄姊妹,一諾感到幸福極了。

可一諾寧靜的生活,卻隨著「5·28」山東招遠案的出現被打破了,中共把這一案件嫁禍於全能神教會,並在電台、網絡上鋪天蓋地地散佈謠言,有些弟兄姊妹的家人受謠言迷惑,開始攔阻弟兄姊妹信神,一諾的丈夫、婆婆也不例外,開始逼迫一諾。

電話騷擾 親自監視

「你今天幹什麼去了?是不是又聚會去了?『5·28』山東招遠案你沒看嗎?你要是再去聚會的話,我過幾天就回家看著你。」接到丈夫這樣一通電話,一諾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心想:「丈夫如果真回來天天看著我,到時候不能聚會咋辦呢?會不會連門都不讓我出?」一諾有些擔心,便用智慧回答丈夫說:「我上街給兒子買點吃的東西,剛到家。」「我知道你剛到家,媽都打電話給我說過好幾次了,說你隔三差五就跑出去聚會,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過幾天就回家!」說完把電話掛了。一諾怔怔地放下手機,長出一口氣,「唉,在中國信神可真不容易。」接下來的日子裡,一諾每次出去聚會都先看看婆婆在不在,婆婆不在她才出去。

沒過多久,丈夫真的回來了,一到家,便陰沉著臉對一諾說:「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你信神的事,新聞上說信神的人都殺人了,你還信,以後你去哪兒都行,就是不能去聚會!」之後又拿出手機讓一諾看「5·28」新聞,一諾不看,對丈夫說道:「我們信神都是按照神的話做事,神要求我們活出正常人性,對人要包容忍耐,哪裡讓人殺人了?信神的人不可能去殺人的,中共政府對信神的人歷來都是定罪的,它的話你怎麼能相信呢?它為了讓人都棄絕神的到來,把人都控制在它的權下,才編造了這些謊言,欺騙對它沒有分辨的老百姓,你聽信它的話抵擋神就上當了。咱們一起看看神的話是咋說的吧。」「你不要給我讀,我啥也不聽,啥也不信,你以後也不能去信,你要是不聽,我就在家看著你……」看著丈夫一味地聽信中共謠言,一諾氣憤地打斷丈夫的話,說道:「我信神都兩年多了,你看見我殺誰了,那都是中共栽贓陷害信神的人,都是假新聞。你為啥寧可相信那些鬼話,也不相信自己親眼看見的事實呢?」丈夫瞪了一諾一眼,沒說話。

吃過中午飯,丈夫又對一諾說:「咱出去打工吧,你別再去聚會了,咱在心裡信就行了。」「我信神走的是人生正道,我們聚會交通神的話,都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你不是還說我信神變好了嗎?我們信神的人不會殺人。」一諾理直氣壯地對丈夫說道。丈夫聽後依然口氣強硬地說:「我不管你咋說,你都不能出去聚會,你不跟我去打工,我就在家看著你,你去哪兒我去哪兒。」聽了丈夫這些話,一諾氣得不再說話,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智慧,能勝過丈夫的攔阻,但面對這樣的逼迫,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但我願意在你面前立下心志,不管丈夫怎樣攔阻我,我都得信神。」

丈夫打罵 神話語帶領

自那以後,丈夫每天都在家看著一諾,只要一諾一靠近電動車,丈夫就在後面跟著。沒辦法一諾只能藉送兒子上學的機會出去聚會,可丈夫發現後,就不讓一諾送兒子去上學了。之後一諾又趁丈夫午休或早上熟睡時去聚會,可沒去幾次就被丈夫發現了。

「你今天上午又去聚會了?叫你不要信了你就是不聽。」一諾剛進大門,就聽見丈夫質問道。一諾心想丈夫正在氣頭上,還是別和他爭辯了,就啥也沒說去廚房做飯了,可一諾剛進廚房,丈夫也跟進去了,不依不饒地說:「你今天必須給我說清楚,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就這樣一直信下去嗎?」一諾抬起頭看著丈夫,回答說:「人是神造的,受造之物敬拜造物主天經地義,就跟人孝敬父母一樣,有什麼錯嗎?」說完,一諾不理丈夫準備做飯,可丈夫把菜從一諾手中奪走扔在地上,並在她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抓住她的衣領,打了她幾個耳光,一諾臉一會兒就紅腫起來,就這樣丈夫還不肯罷手,又把她連推帶拉的拽到了院子裡,她的腿撞在了木頭凳子上,疼得站都站不穩。這時丈夫用手指著一諾,厲聲問道:「你告訴我,你以後還信不信了?」一諾沒想到丈夫竟然會這樣打她,氣憤地抬起頭說:「我信,我死都信!」丈夫聽後又狠勁地將一諾推到牆上,一諾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頭蒙蒙的,再也支撐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丈夫看她始終不妥協,沒辦法只能蹲在一邊抽煙。一諾委屈地哭了,只感覺一陣陣心酸,她泣不成聲,心想:「我只是想好好信神,聚聚會、讀讀神的話,為什麼連這點自由都沒有?我長這麼大,還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這樣的日子啥時候能到頭呀?」一諾哭得像個淚人,她心裡感到很軟弱,覺得信神太難了,不僅要時刻防備著中共的抓捕,還要面對家人的打罵,此時一諾堅決跟神走的心有些動搖了。

正在一諾痛苦軟弱時,她忽然想起了那些跟隨神,為傳揚國度福音被中共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的弟兄姊妹,這些弟兄姊妹在酷刑面前都沒有向撒但屈服,豁出性命也要滿足神,最後作出了響亮的見證。而自己今天臨到丈夫的打罵,受了這麼點委屈,就這麼軟弱,這也太沒骨氣了,自己現在受這點苦與歷代基督徒比起來算什麼,自己的身量與他們相比差距太大了。一諾又想到神為了拯救人類兩次道成肉身來人間作工所受的苦,第一次遭受到人的棄絕、定罪,為了救贖人類被釘在了十字架上,為人類獻上了生命;第二次神又道成肉身作工拯救人,遭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還受到世人的棄絕、毀謗,無枕頭之地、無安身之處……神是公義聖潔的,本不該受這樣的苦,可神為了拯救我們在默默地承受這些痛苦,我現在受這點苦就不願意了,我太沒有良心理智了,真不配神的拯救。這時一諾在心裡向神祈求:「全能神啊!我現在心裡很軟弱,很怕丈夫一直這樣鬧下去,可我不想離開你,神啊!求你帶領我。」禱告後,一諾想起一段神的話說:「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神的話加給了一諾信心和力量,一諾想到自古真道受逼迫,今天在無神論國家信神,注定會伴隨著逼迫、患難,在這樣的環境中,神希望人無論受多大苦都能跟隨神站住見證,追求成為一個愛神的人。自己不能光考慮自己肉體利益了,要依靠神、仰望神,背叛肉體,苦再大也要跟神走下去,追求滿足神,作出剛強響亮的見證。

基督徒禱告

之後一諾又想起一段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一諾揣摩著神的話,心裡更加亮堂了,明白了今天臨到這事,表面上看是丈夫在攔阻她信神,其實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看她能否在丈夫逼迫的情況下堅持信神。如果今天自己向丈夫妥協了,那就相當於在撒但面前失去了見證,在屬靈爭戰中背叛了神,那最後自己的結局就是與撒但一同被神毀滅。一諾認識到撒但真是太卑鄙惡毒了,她告訴自己絕不能消極軟弱背叛神上了撒但的當!

就在這時,丈夫走到一諾面前蹲了下來,幫一諾擦去臉上的眼淚,輕聲對一諾說:「對不起!我不該打你,我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打你了。但你以後也別再信神了。」聽完丈夫的話,一諾委屈又氣憤地說:「中共在電視上播放的都是假新聞,我又沒幹什麼違法的事,它們這是栽贓陷害。中共是無神論,又是個獨裁統治政黨,一貫逼迫宗教信仰,打擊異議人士,鎮壓少數民族,像六四學生運動、西藏事件、新疆事件,都是中共為了維護它的獨裁統治,打著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的幌子,幹些見不得人的事,這些難道你都不知道嗎?『5·28』山東招遠案就是它們為了打擊宗教信仰又炮製的一起假案,你為什麼就那麼相信他們而不相信我呢?」丈夫聽後無話可說,就又坐在一旁抽煙。

聚會交通 明白神心意

幾天後,一諾送孩子上學,就想偷偷去聚會,但又害怕回到家丈夫再鬧。正在這時,兒子默然對一諾說:「媽媽,你去聚會嗎?爸爸這兩天一直看著你,不讓你出門,媽媽,你要多禱告神,默然到啥時候都站在媽媽一邊,你去找張阿姨吧。」看到兒子這麼懂事,一諾心裡感到很欣慰,便對兒子說:「咱們一起依靠神吧。」一諾把兒子送到學校,就去了聚會點,帶領張姊妹看出一諾臉色不好,就詢問她的情況,一諾把這幾天臨到的事跟弟兄姊妹說了,弟兄姊妹聽後都安慰、鼓勵她,張姊妹也找了一段神的話讓一諾讀,一諾讀道:「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夠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夠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麼作,你都任神擺佈,寧肯咒詛自己的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不管你的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寧可個人受苦、個人利益受損失也得滿足神的心意……神就藉著這些來成全你,你不具備這些條件就沒法被成全。

讀完神的話張姊妹交通說:「一諾姊妹,你今天臨到這樣的事,是撒但的試探,但也有神的許可,那神為什麼允許這樣的事情臨到我們呢?通過神的話我們知道,神就是要藉著這樣的逼迫患難,檢驗我們的信心和愛心。如果咱在安逸的環境中,在丈夫支持咱信神時能跟隨神,而在臨到逼迫患難時為了維護家庭而遠離神、背叛神,那就證明我們還不是真實順服神、愛神的人,我們的信不能蒙神稱許。神對我們的要求是無論在什麼環境下,都能放下個人利益,把滿足神放在第一位,即使肉體受苦再大也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我們只有具備這樣的心志,才容易被神得著。我以前信神也臨到過一些撒但的試探與丈夫的逼迫,我都是靠著禱告神與神話語的帶領才勝過去的,咱也得多吃喝神的話,如果咱在撒但施行詭計的時候顧念肉體,維護自己的利益,那信神不就失敗了嗎?你說是不是?」

一諾聽後點了點頭,回答道:「是啊!臨到這些事我只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但沒有認識那麼深,今天這麼交通我就明白了,我臨到丈夫的打罵就這麼軟弱,就是因為我太顧念肉體了,還總想維護家庭的和睦,我雖然信神也不是愛神的人啊!我最愛的還是自己。神看我這樣的表現,該多傷心啊!我以後得好好聚會、讀神話追求真理。」聽完一諾的交通,弟兄姊妹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試探再次臨到

一天吃過早飯,一諾剛準備去聚會,丈夫從客廳裡出來,凶巴巴地說:「你今天哪兒都不能去,你得給我說個明白,這幾天我也想好了,我也不打你了,如果你要繼續信神,我就帶你找你爸媽去,讓你爸媽給我說個明白。」聽了丈夫的話,一諾意識到這又是撒但攔阻自己信神的一個手段,於是很鎮定地對丈夫說:「我信神是我自己的事,與我爸媽無關。人是神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神造的,我們享受著神賜給我們的一切,敬拜神天經地義。今天你不信是你的事,我既信就要信到底,你找誰都沒用。」丈夫見一諾沒有絲毫害怕的意思,就氣沖沖地對一諾說:「找你爸媽不管用,那咱們就離婚,我什麼都不會給你,我再也不管你了。」說完丈夫摔門而去,把一諾反鎖在家裡了。一諾聽到丈夫這一番話,一下子愣住了,一諾沒想到丈夫會因為信神的事和自己離婚,一諾想著如果自己離婚了,年幼的兒子怎麼辦?自己以後的生活怎麼辦?……一諾越想越消極,坐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哭了起來。就在一諾感到無助時,她想到神的話說:「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禱告,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揣摩著神的話,一諾心裡猛地一亮,清楚地認識到這是撒但在施行詭計捉弄自己!一諾從中也認識到了靈界爭戰的激烈、殘酷,撒但不甘心失敗,一計不成又施一計,現在又藉著丈夫提出離婚來威脅自己,讓自己因為情感和後路的問題背叛神。當一諾識破了撒但的詭計之後,她擦擦眼淚站了起來,心想:「今天就是離婚我也得信神,絕不能背叛神,不能讓撒但的詭計得逞!」之後一諾又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今天丈夫拿離婚威脅我,讓我放棄真道,我心裡很難過,雖然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但我肉體太軟弱,神啊!求你帶領我勝過這場屬靈爭戰,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如果非要我做出選擇的話,我只要神!」

撒但蒙羞 還她自由

一諾向神立下心志以後,就安下心來等丈夫回來,丈夫回來後,一諾猶豫了一會兒,然後對丈夫說:「我想清楚了,你如果非得讓我做出選擇,那我就告訴你,信神是我的選擇,永不改變,婚是離還是不離,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一諾就回房間了,但她心裡還是有點不安,不知丈夫會怎麼說,她在心裡一遍遍地揣摩著剛才神開啟的那段話,等待著丈夫的答案。不知過了多久,一諾隱約聽見丈夫對婆婆說:「媽,你以後不要再管我們夫妻之間的事了,這些天我過得太累了,我和一諾以前無話不說,現在搞得像仇敵一樣,我總不能真的跟她離婚吧。她信神也不是壞事,她沒信神的時候,愛跟別人攀比,總是嘮叨我沒本事,現在她信神了,也不埋怨我了。家裡臨到不如意的事她就讀神的話,還給我交通,她對你、對爸都很好,咱們看了電視上播放的殺人案,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就開始攔阻她,這也不合適。我看跟她接觸的教會那些人,都是端莊正派的,咱莊上有幾個信神多年的人,也從來不跟別人吵架,他們這些人又怎麼能殺人呢?我不想再攔阻她了,我明天就回廠上班,你也別管她了,只要她開心就好……」聽完丈夫的話,一諾再也控制不住,眼淚奪眶而出,這些日子一諾每天的神經都是緊繃著的,現在她終於掙脫了家人的捆綁,戰勝了撒但,可以自由地信神了。一諾深深感受到了神的全能智慧,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她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想起一句神的話說:「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這句話確實是事實,不管是中共還是家人,都是神為成全神選民擺上的效力品,再厲害的物都超不出神的主宰。有了這次的經歷與認識,一諾更有信心跟隨神了!

河南省 李梅

發表評論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