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得救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蒙恩得救癌症面前,我該如何坦然面對

癌症面前,我該如何坦然面對

編者的話:

癌症,帶給人的都是驚恐和絕望,它意味著生命難以延續,也讓人面臨著難以承受的巨大痛苦。作為一名基督徒,在癌症面前該如何做到坦然無懼呢?我們一起來看看Maggie姊妹的經歷。

三年前我得了乳腺炎,但我沒當回事,也沒去治療。直到去年經常聽到有人患上了乳腺癌,這時我心裡才有些害怕,擔心自己也會中招,就趕緊去醫院做了切片化驗。等待結果時我的心有些緊張,但想到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已經兩年了,家人因著持守宗教觀念攔阻我信神,我都沒有妥協,聚會也幾乎一次不落,還在教會中積極盡本分,神也保守我這期間乳腺炎沒有發病,所以,我相信這次神也一定會看顧保守我,化驗結果肯定是良性的。

2018年12月的一天,我接到爸爸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爸爸略顯沉重的聲音:「切片結果出來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醫生說你的乳腺腫瘤是惡性的,得切除左邊的整個乳房,以免癌細胞擴散到其他部位。」聽到這個消息我的頭「嗡」的一下子就大了,腿也有些發軟,我趕緊扶住桌子,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我怎麼得了乳腺癌呢?」爸爸又著急地說:「醫生說了腫瘤現在只有青春痘那麼大,三年了還沒有擴散,說來還真是個奇蹟!但現在從切片來看,情況很不樂觀,如果不抓緊做手術,癌細胞擴散速度很快,一旦擴散到肺裡、骨頭裡那就沒命了!你得抓緊時間動手術切除……」我掛斷電話,跌坐在沙發上,眼淚止不住地流,不停地在心裡問自己:「我才四十六歲,怎麼就得了這樣的病呢?」

我忍不住地胡思亂想:「若做了切除手術,我就變成一個不完整的女人,別人會怎麼看我呢?可要是不切除,癌細胞擴散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丈夫和孩子怎麼辦?這兩年我也一直在教會盡本分,神怎麼不保守我,還讓我臨到這個疾病呢?」此時,我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對神滿了誤解、埋怨。那段時間,神的話我看不進去,禱告也在跟神講理,想上線聚會和弟兄姐妹說說自己的情況,又覺得難以啟齒,怕弟兄姐妹小瞧我。最後,我連聚會也開始逃避了,我感到靈裡很黑暗,活在憂慮、恐懼當中。

面對癌症,我該如何對待

後來,我想到三年癌細胞還只有青春痘那麼大,不由得心存僥倖:「現在醫療技術這麼發達,不用開刀也能活命吧。再說,我是真心信神的,神應該會保守我的。」於是我和爸爸四處找醫生打聽,是否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不用做手術就能治好我的病。可最終得出的結論都是說我這個腫瘤屬於惡性,已到晚期,不切除不知幾時就發作,切除了可能還可以活五年,但也不能保證不復發。面對這個結果,我感覺好像天塌下來一樣,前景一片黑暗,僅存的一點希望也完全破滅了,覺得是不是神不拯救我了?絕望中我來到神面前呼求:「神啊,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很害怕也很迷茫,更不明白你的心意,真不知道該如何經歷這樣的環境,願神開啟引導我,保守我不向你發怨言,知道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環境。」

之後,弟兄姐妹紛紛發信息問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難處,為什麼沒參加聚會,我便鼓起勇氣把自己的病情跟他們說了。弟兄姊妹聽後不但沒有笑話我,還給我發來許多神的話,和一些弟兄姐妹身患絕症時是如何經歷神作工的見證文章。看到弟兄姊妹在臨到絕症時,都是在神話語的帶領下一步步渡過難關的,我就備受激勵,很懊悔自己臨到病痛時,只會向神發怨言,卻不知道向神尋求。我看到神的話說:「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的話就如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今天神允許這個病臨到我,裡面隱藏著神的心意,雖然現在我還看不透,但我應該先順服下來去經歷。想想約伯在臨到家產被擄、兒女遭災,渾身還生毒瘡時,雖然他很痛苦,但他敬畏神,能持守住對神的信心,尋求神的心意,不以口犯罪,最後說出「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2:10)這話,讓撒但蒙羞,為神站住了見證,最終他對神的信心也得到了昇華。今天我也要效法約伯,無論肉體痛苦有多大,也不能對神失去信心,我要多禱告尋求神,站住見證滿足神。

之後,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神有權柄能叫一個人死,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人什麼時候死,死後去哪兒,這些都是神說了算,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為萬物生靈都在他的主宰之下,萬物也因著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而生而滅。他能讓一個死人復活,這也是他隨時隨地都能作的事,這是造物的主獨有的權柄。」讀完神的話,我心裡更加亮堂了,神是造物的主,不僅掌管著物質世界,還掌管著靈界,更掌管著每一個人的生與死。想想自己聽到看到的,有的人年輕力壯,得了個不起眼的小病就突然死了;有的人體弱多病,卻能長命百歲。從中看到我們人來到世間活多少歲,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神都命定好了,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神要是叫一個人死,誰想逃也逃不掉,神要是不讓一個人死,就算得癌症也死不了,這就是神的權柄。明白這些後我心裡踏實很多,我的生命是神給的,或生或死神早已命定好了。不管最終結果是什麼,我都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把自己的一切交給神,坦然面對將要發生的一切。

幾天後,在父母的陪伴下,我到醫院做手術。進手術室時我在心裡一直禱告神,神的這句話「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一直在我的腦海裡回響,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相信手術是否成功都在神的手中安排,我不再那麼焦慮、擔心、害怕,心裡感到踏實坦然。當麻醉師注射麻藥時,我在心裡默禱:「神啊,我把性命交在你的手中,一切任神擺佈!」四個多小時後,我緩緩地醒來,醫生笑著說:「恭喜你,手術很成功!」聽到這話,我十分激動,淚水奪眶而出,心中不斷地感謝神的看顧!住院期間,看到和我得一樣病的病人都喊著傷口痛,而我卻沒有感到很痛,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保守。兩天後醫生檢查說,我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就讓我回家休養,一個月後再來醫院檢查化療。

回到家後,弟兄姐妹都紛紛發信息關心我的病情,並鼓勵我要有信心面對接下來的化療。我很受感動,也回覆弟兄姐妹說我會依靠神的,並且我要堅持聚會。一天,李弟兄給我發過來一部新上傳的電影《如此付出》,當看到主人公宋恩澤的兒子生病並有生命危險時,他雖然很痛苦,但他能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反省認識到自己信神多年的撇棄花費,原來都是為了換取神的恩典祝福,並不是順服神的人,之後他扭轉了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知道了信神應該注重追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這樣才能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最終達到蒙神拯救。

這部電影對我的觸動很大,宋弟兄從神審判刑罰的話中,能反省認識到自己信神與神搞交易的卑鄙存心而懊悔、恨惡自己,這不禁讓我反省自己臨到癌症時的情形。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人那兒,在追求神的同時卻並沒有把神當神待,始終是在跟神搞著交易,不斷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緊逼,得寸進尺。在人與神搞交易的同時,又與神爭辯,甚至有些人臨到試煉或者臨到環境,常常軟弱,消極怠工,對神滿了埋怨。從人開始信神人就把神當成了聚寶盆、萬用箱,而人把自己當成了神最大的債主,從神手裡索要祝福、應許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與職責,而神保守人、看顧人、供應人是神應盡的責任,這是每個信神之人對於『信神』這兩個字最基本的領會,也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從人的本性實質到人主觀上的追求,沒有一樣東西是與『敬畏神』有關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與『敬拜神』扯上關係,就是說,人從來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這樣的情形來說,人的實質是顯而易見的,這個實質是什麼呢?那就是人心地惡毒、陰險詭詐、不喜愛公平公義、不喜歡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貪婪;人的心對神極其封閉,根本就不交給神,神從來看不見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

神審判的話語句句擊打著我的心,我感到很蒙羞。原來我信神並沒有把神當神來敬拜,而是把神當成聚寶盆、萬用箱,一味地向神索取與神搞交易。當神賜給我恩典時,我滿心歡喜地感謝神,而當臨到不如意的事時,我就心生埋怨,一點敬畏神的心都沒有。回想我信主時,認為主是慈愛憐憫的,是賜人恩典的神,就理所當然地認為既然我信神,神就應該看顧保守我,臨到不如意的事時我就總是求神挪去,把恩典賜給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還是帶著這樣的存心信神。這次乳腺化驗,我覺得自己在教會裡積極盡本分,是個真心信神的人,心裡更篤定神肯定會保守我,絕症這樣的事是不會臨到我的。然而,當化驗結果是癌症晚期,還面臨死亡的威脅時,我就對神失去了信心,大發怨言,甚至連神的話也沒心思看,聚會也不想參加了。今天藉著神話語的揭示,我才看到自己信神的觀點有問題,我信神就是為了向神索要恩典、祝福,不是在敬拜神,我的付出花費也不是真心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帶著個人的存心目的,在跟神搞交易,想以小的付出換取大的回報,我的本性太自私詭詐了。

神今天作的是審判刑罰的工作,是用話語和事實的顯明來潔淨人、變化人的敗壞性情,使我們達到蒙拯救,這是神對我們的祝福。而我卻不明白神的心意,還跟恩典時代的信法一樣,只求得恩典,卻不追求敗壞性情得潔淨。神是公義聖潔的,怎能讓滿了得福存心、貪婪向神索取的人進入神的國度呢?這時,我才明白得癌症表面上看雖然是壞事,但背後隱藏著神對我真實的愛和拯救,神的心意是藉此顯明我的敗壞本性,使我能夠扭轉信神不對的存心觀點,不再沿著錯誤的道路追求。此時我心裡既懊悔又感動,懊悔的是自己太悖逆、敗壞,不明白神的心意還發怨言;感動的是神太可愛,神這樣作工來潔淨我真是太智慧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信神不應該是只求得福,而應該是追求愛神、認識神,藉著神開啟、藉著個人的追求能吃喝神話,產生對神真實的認識,有發自內心的對神真實的愛。就是說,你對神的愛是最真實的,無人能破壞你對神的愛,無人能攔阻你對神的愛,這時你信神就走上正軌了,就證明你是屬神的人了,因為你的心已被神佔有了,再沒有什麼能佔有你了。因著你的經歷,因著你的代價,因著神的作工,你能自發對神的愛,這時你就脫離了撒但的權勢,活在了神話的光中。脫離了黑暗權勢,這才可說是得著神了,你信神得向著這個目標去追求,這是你們每個人的職責。

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信神不應該和神搞交易,只追求得福、得恩典,而是應該學會經歷神的作工,在臨到的人事物中追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達到對自己、對神越來越有認識,最終能脫去敗壞性情,達到無論什麼環境臨到都能順服神、愛神,這才是信神之人的追求目標,才能得到神的稱許。明白神的心意後,我跪在神面前禱告:「神啊,我感謝你!是你智慧的作工讓我認識到自己錯誤的信神觀點,知道什麼才是信神之人該有的追求目標。以後不論遇到什麼事,乳腺病會不會復發,我都願順服你的主宰安排。」

之後,我就去醫院做化療。聽說化療會有很多不良反應,化療完下不了床,還會頭暈、嘔吐,身體免疫力低,還很容易感染疾病。可我化療後並沒有出現這些症狀,除了身體有些癢,胃有些脹氣,一切都很正常。休養期間,我還堅持跟弟兄姐妹一起聚會,經常讀神的話、看教會的各類福音電影、視頻,從中明白了一些真理,對神拯救人的心意更有認識了,每天我都感到很喜樂充實。來探望我的朋友都驚奇地說:「別人得這病都愁死了,你怎麼能這麼喜樂?」「是啊,你怎麼這麼樂觀豁達呢?」我心裡清楚地知道這並不是我看得開,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帶領引導我才有這樣良好的心態。

4月的一天,父親帶我到醫院做化療。沒想到體檢後,醫生說:「血小板數量太低,沒有免疫力,暫時不能注射化療針(英文叫Chemo)。」之後醫生又給我做其他方面的檢查後,發現我的肝指數太高,不能做化療。當時我很納悶,我沒有一點兒不舒服的感覺,怎麼肝檢不合格呢?緊接著醫生又給我檢查了三次肝,出乎意料的是指數還是太高。醫生懷疑我可能是抵抗力弱感染了B型肝炎,讓我再去照肝部X光掃描,做進一步確診。聽到醫生的話,我心裡不免有些憂慮,擔心自己真的感染了B型肝炎。因在這家醫院照X光需要花很長時間排隊,為了能夠儘快知道結果,我們便去了另一家醫院拍X光。路上爸爸緊張地說:「慘了,你的癌症可能又擴到肝裡面去了。不怕你得B型肝炎,就怕你得肝癌呀!」

聽了爸爸的話,我心裡也忐忑不安,很害怕是癌症擴散了,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趕緊在心裡呼求神,想起神的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默想神的話,我的心一下子平靜了,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試探臨到了我,藉著周圍的人說這些話來攪擾我,使我膽怯害怕對神失去信心。事實上,癌症是否擴散都在神的手裡,人說了不算,我要對神有信心,依靠神識破撒但的詭計,要站住見證滿足神。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的命在你的手中,無論什麼樣的結果我都願意順服。」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拿著X光片子說:「肝各項指數都正常,沒有異常。」這樣的結果大大出乎我們的意料,那家公立醫院的醫生測了四次,結果都是指數不正常,現在檢查結果竟然沒有一點兒問題,我心裡更加清楚地認識到,臨到這樣的環境既是撒但的試探,也是神對我的檢驗,看看我對神是否有真實的信心和順服,我心裡感嘆神的作工實在太奇妙了,對神充滿了感謝和讚美!回到公立醫院後,醫生看了我的X光片子也有些詫異,又詳細問了我的身體情況,確定沒問題後給我注射了Chemo。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回顧自己這一路走來,在面臨癌症時,我活在擔憂、恐懼,對神的誤解埋怨中,對未來的生活也失去信心。是神話語的帶領,讓我在病痛中學會了經歷神的作工,扭轉自己不對的信神觀點,對神的信心也增加了。經歷過後,我體會到無論臨到什麼樣的難處神就在我的身邊,他的話語實實際際帶領引導我渡過難關,這是神對我實際的愛與拯救,我不能再因著疾病的起起伏伏而徬徨、擔憂,也不再擔憂以後會不會復發,我願依靠神勇敢面對以後的生活。我輕輕地哼唱起一首經歷詩歌《神愛永留我心間》:「神對人的愛實實在在,神對人的情真真切切,神的審判刑罰、神的試煉熬煉,都是對我的潔淨拯救。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在我成長的每一天,神含辛茹苦一直帶領我,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是神無私的愛換來我蒙拯救,是神賜給的真理使我有了真正的人生。神的話語都是真理已成為我的生命,神的話語是我的依靠,一時一刻也離不開。噢!全能神啊,你愛永留我心間,我願愛你到永遠。」唱著唱著我眼裡泛著淚花,感恩之情無法言表。

馬來西亞 Maggie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