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路上,要防備法利賽人的酵

在一場無望的重病治療中,我去了教堂,牧師為我禱告幾次後,我的病竟奇蹟般地好了,從此我便確定主耶穌就是賜給我們生命的獨一真神。信主後我又享受了主的許多恩典、祝福,為了還報主的愛,我常常開著車帶著我們當地有名的俄牧師到各……【閱讀全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