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靈修App

生命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生命見證

一個狂徒的轉變

我的家族比較大,爸爸有四個哥兄弟,但是整個家族就我一個男孩。所以大人們就把我當成寶貝來寵,與姐姐和妹妹在一起時,都是我說了算,慢慢地我變得特別清高自傲,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長大後我到工廠上班,因著我的技術比別人好,領導就讓我管理一條流水線的生產,我就總想讓那些員工都聽我的,員工都是年輕氣盛誰也不服誰,所以他們根本就不聽我的,我就經常跟這些員工爭執不休,最後亮出一句話:「這條流水線由我管理,你們必須得聽我的。」他們無話可說。過後他們就合起夥來孤立我,都不跟我說話了,我心想:「不跟我說話就了不起了嗎?哼!……幹活的時候你們照樣還得聽我的。」雖然外表他們都聽了我的,但時間一長我感覺自己很痛苦,淒涼、無助。一個人孤單地走在路上時,不禁仰天長嘆:「老天爺啊!我不想做人如此的失敗,求您救救我吧!」

2009年,媽媽把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傳給了我。進入全能神教會後,我看到都是些沒有社會經驗的小弟兄、小姊妹,還有一些老年的弟兄姊妹。再一聽這些弟兄姊妹說話都很普通,我就從心裡瞧不起他們,心想:「這些人怎麼都這麼普通啊?從外表上看就沒什麼文化……」我就不願意跟他們說話,總是一個人看神的話,弟兄姊妹看見我一個人看神的話,就主動跟我說話,一開始我就低著頭,不願意搭理他們,心想:你們這些人看上去就是沒文化的人,能給我說出什麼高深的東西來,還不如我一個人在這裡看神的話呢?那一段時間我和弟兄姊妹接觸總是帶著一種愛理不理的態度,但弟兄姊妹一點都不嫌棄我,一直都是不厭其煩地跟我說話,還結合神的話跟我談他們自己的實際經歷,這些實際經歷對我很有幫助。這時,我心裡一驚,心想:雖然他們外表上很普通,卻能結合神話談自己的經歷認識,這真是讓我有些意想不到啊!從中讓我看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都特別謙卑、和善,彼此之間互相尊重,如同一家人一樣親密無間、彼此相愛。時間一長我被弟兄姊妹的真誠感動了,慢慢地也能跟他們在一起說心裡話了。
全能神教會教會,狂妄,理智,地位,拯救,審判,熬煉,真理

2011年,弟兄姊妹選我做教會工作,剛開始做工作時怕做不好,就時時地禱告神求神來帶領和引導,聚會時也能交通出一些亮光與認識,做工作也有果效,同工也都讚賞我。這時我的狂妄本性又流露了出來,把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全部都歸到自己頭上,認為自己聰明有能耐,再看看跟自己一起做教會工作的同工,就覺得他們信神的年頭都比我長,但素質領受都沒有我好,我更是把自己當成「人才」來看待了。再跟同工一起聚會時,聽同工交通神的話,就感覺交通得囉嗦佔用了時間。我就對付同工,說:「你們交通得太囉嗦,我聽了一點路途都沒有,弟兄姊妹就更聽不出路途了,你們看看我是咋交通的?……」同工們被我對付得都低下了頭,此時我心裡更加得意了,心想:我今天要讓你們看看什麼叫有真理實際,看我是怎麼給你們交通出路途的。於是,我用手比劃著在那裡高談闊論。就在我狂妄得失去理智,不能自拔時,神的刑罰審判及時地臨到了我。當我再讀神的話時,一點神的心意也不明白,跟同工在一起聚會時,只能勉強說一些乾乾巴巴的字句道理,看到一個同工結合神的話談他自己的經歷,其他的幾個同工都很佩服他時,我心裡就很難受,心想:「以往跟同工在一起聚會時,同工們都聽我的交通,不行,我還得再談一下高的認識,壓過他。」於是就又硬撐著交通了幾句自己認為很高的道理,就再也交通不出來了,臉色非常的難看,坐在那裡如坐針氈,感覺時間特別的難熬,好不容易盼到了散會。回到家之後,我癱倒在了沙發上,心裡非常的痛苦,回想這兩天自己讀神的話,總是沒有神的開啟,才知道是情形不對了,急忙跪倒在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現在我心裡非常的痛苦,我感覺不到你的同在,活在了黑暗中,願神憐憫我,開啟我能夠反省自己,找到神向我掩面的原因。」禱告後我拿出神的話,看到全能神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全能神的話語一針見血地把我的敗壞本性給揭露了出來,在神的審判下,我認識到了此次神向我掩面的原因,就是因為我特別的狂妄自大,總是想要轄管別人,以往沒跟隨全能神時,與人相處我就總是站地位,轄管別人強制別人聽我的,最後被人孤立,那段痛苦的往事,真的是不堪回首。今天我信神卻不尊神為大,心中沒有一點神的地位,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絲毫不敬拜神,讓弟兄姊妹都圍著自己,以自己為中心。我看見自己信神不是為了追求真理,而是為了讓人高看,仰望,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相處時,經常站在地位上教訓弟兄姊妹,處處顯露自己。並讓同工按著自己的要求做,交通神的話時,我不把弟兄姊妹往神的面前帶,而是藉機樹立自己,又想轄管弟兄姊妹,這不就是在與神爭奪地位嗎?回想著自己的所作所為,我看見自己就是典型的撒但。感謝神無聲的刑罰及時地將我喚醒,我才能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認識,這時我才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神向我掩面讓我進入熬煉中,就是為了讓我能夠回到神的面前尋求真理,反省自己的所做所行和追求中的偏差,為了讓我放棄錯誤的追求,能夠追求真理,重新做人。經過這次的刑罰審判,再跟弟兄姊妹相處時,慢慢地我不再那麼自是了,想要轄管弟兄姊妹的心也沒那麼強烈了。看見自己的這些變化,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的拯救!

一年後弟兄姊妹選我做帶領。第一次跟同工在一起聚會,聚完會,一個同工反應了一個問題,同工說:「有一處教會有一些事情急需解決,我們商量一下看看哪兩個人去解決?」同工們互相看了看,都不吱聲。我一看同工們都不吱聲,我心想:「就這點小事你們都不知道怎麼解決,還得兩個人去,完全沒有必要,我一個人保證能解決,等我把問題解決了,你們就知道我的能耐大小了。」我便自告奮勇地說:「這類問題我前幾天剛解決一件,我自己去解決就行,保證用最短的時間就能把這些問題解決了。」我說完後,同工們都向我投來了讚賞的目光,我就更加得意了。走到教會一了解,這個問題是我處理過的事,我心中就放鬆了。可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無論我怎樣忙碌,這個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教會的問題反而還更加嚴重了。看著教會中的問題解決不了,我的心裡非常著急,那幾天我沒有心思吃飯,睡覺時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睡,心想:「這點問題都解決不了,以後同工他們誰還聽我的啊?」一想到這些我就非常難受,恨不得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完,可是不管我怎樣努力,教會的問題就是不能得到解決,我心裡非常的痛苦,只有跪下來跟神禱告:「全能神啊!我找不到教會中問題的根源,因此活在了痛苦之中,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在神的引導下,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真是太全能了!神鑒察一切,我的野心慾望、所作所行、所思所想都在神的眼目之下,在神話語的審判下,我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以前解決過的問題,現在無論我怎麼努力就是解決不了,因為我沒有真正地依靠神仰望神,而是憑著自己的經驗在做,把自己的意思、思想、觀念都當成了真理來供奉,我這不就是藐視神,不把神放在眼裡,處處高舉自己、顯露自己嗎?這時我才看見自己早已被「高高在上」、「盛氣凌人」、「傲視群雄」等等狂妄的撒但性情沖昏了頭腦,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心中無神,目中無人。以至於跟隨全能神之後,我還是憑著狂妄的性情活著,一次次地被撒但愚弄,充當撒但的差役,站在神的對立面與神為敵,撒但實在是太可恨了!全能神教會教會,狂妄,理智,地位,拯救,審判,熬煉,真理

感謝神帶領我看清了撒但的邪惡和醜陋,也讓我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愛,神為了拯救我,先是將我放在熬煉中反省,然後帶領我接受神話語的刑罰審判,讓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真實的認識,看到只有接受神的刑罰審判才能達到讓人真實地認識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的果效,從中我也認識了神公義聖潔的性情,看到神所發表的這些話語,都是正面事物的實際,都是人敗壞性情得變化的真理。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神能降卑到一個地步,在這些污穢敗壞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這班人,神不僅道成了肉身與人同吃同住,牧養人,來供應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敗壞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極大的拯救工作、極大的征服工作,他來到大紅龍的心臟,來作這些最敗壞的人,讓人都變化更新。神所受的極大的痛苦,不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靈受了極大的屈辱,他卑微隱藏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個肉身的形像,讓人看見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這就足以證明神已經降卑到了一個地步。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麼至高、偉大,但他卻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說,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麼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說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摘自《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造物的主至高無上,為了拯救我們卻能降卑為人,降生在了中國這個無神論的國家,面對的是一群污穢不堪、敗壞至深的人類,還忍受著中共無神論政府的栽贓陷害和褻瀆、毀謗,同時又忍受著這個敗壞人類的棄絕,還有我們這些跟隨神之人的誤解和埋怨,但神總是一直默默地忍受著,從來沒有過高的要求我們。自己在盡本分中流露的全都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憑著撒但的各種毒素活著,高高在上,讓人聽我的順服我,與神爭奪地位,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而神並沒有根據我的敗壞來待我,而是實際地擺設環境熬煉我,藉著話語審判我,感動我,以此來喚醒我這顆悖逆剛硬的心,來拯救我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我真實體會神對我的憐憫,寬容,看到神拯救敗壞人類的急切心意,神的性情真是太卑微,太可愛了!在談神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有何資格要求別人聽我的啊?這不是太不知羞恥了嗎?經歷了神的刑罰審判,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點認識,我再本分時就先跟神禱告,依靠神去解決,很快教會問題就得到了解決。我從心裡對神發出了真實的感謝和讚美!

經歷過後我真實的看見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愛,就是拯救人的光,為了解決自己身上的敗壞,我就在神的話中尋求實行的路途,我看到全能神說:「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別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看看別人是怎樣憑神話活著的,他們的生活、舉動、言語是否值得你借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彼得在生活當中若有一點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覺得不平安,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沒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摘自《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全能神的話語給我指引了前行的方向,從神話中我明白了,跟人相處時,我得注重學習別人身上的長處,看他們是怎樣憑神話活著的,藉此來彌補我的不足之處,不能再像以往那樣老是盯著別人的短處看,拿自己的長處和別人的短處比了。另一方面就是效法彼得,接受順服神的刑罰審判,注重在現實生活中實行神的話,用神話語的實行來取代自己的敗壞性情,最終達到性情變化。

後來再跟弟兄姊妹相處時,當自己流露狂妄的撒但性情想讓別人聽自己的時候,我就先禱告神咒詛裡面的意念,然後再尋求神的話來解決;跟同工在一起聚會時,有些神的話自己也看不明白,我就主動地跟同工尋求交通。一次我跟一個以往認識的弟兄在一起做一項工作,我們在一起相處了兩天,弟兄臨走時對我說:「弟兄,我發現你變了,以往咱倆在一起做工作時,都是你說了算,這兩天你都是主動跟我尋求建議。」我激動地說:「感謝全能神!是全能神的刑罰審判變化了我,拯救了我這個曾經狂妄得不可一世的狂徒,讓我學習重新做人,感謝神!」弟兄跟我同時說:「阿門!」(全篇完)

石凱

發表評論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