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當前位置:主頁基督徒見證信仰生活擺脫驚悚小說的控制,我重獲新生

擺脫驚悚小說的控制,我重獲新生

沉迷小說

小說,令很多人都如痴如迷,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我曾經也是其中的一員。打從年輕起我就喜歡看愛情小說,因受愛情故事的薰陶,我常常幻想著有朝一日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愛,可婚後我收穫的卻是丈夫一次又一次的背叛。離婚後,我陷入了迷茫與空虛之中,不知該追求什麼,沒有了人生的目標與方向,看書成了我填補心靈空虛的替代品,但我拒絕再看愛情小說。

偶遇驚悚小說,迷戀不已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偶遇了《鬼吹燈》、《盜墓筆記》等驚悚小說,我覺得這比看愛情小說來得刺激,就用這種方式來麻痺自己,填補自己內心深處的空虛。慢慢地,我越陷越深,白天上班偷著看,下班只吃個饅頭喝點水,飯都不想做,就覺得做飯浪費時間,耽誤我看小說。很多時候,我夜裡看到三四點也沒有一點睡意,反而大腦還很興奮,整個人都被小說裡面的故事情節吸引著,就想不吃不喝、什麼也不幹就這麼一直看下去。特別是看到最驚險的地方,我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好像我就是其中的一員,也陷入了危險之中,我還惦記著主人公有沒有什麼危險,逃出來了沒有,最後怎麼樣了……這種刺激的感覺讓我感到更加振奮,也讓我對驚悚小說越來越痴迷。

因晚上經常熬夜看小說,再加上吃飯不規律,導致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頭暈腦脹的,走路發暈,隨時都有想栽倒的感覺。迫不得已,我只好辭去工作調養身體。我也意識到自己身體不好,是因著看驚悚小說太入迷導致的,但自己又克制不住不去看。與此同時,我的膽子也變得越來越小,晚上不敢關燈睡覺,一關燈我就會想到驚悚小說中的情節,感覺黑暗的角落裡、床底下都會有怪物出來,要凶狠狠地殘害我,每次都嚇得我不敢睡覺。我也知道是自己嚇自己,但心中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後來我在房間裡安了幾個小夜燈,才感覺稍好一點,但還是治標不治本。

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再婚後隨著孩子的降生,家裡也有了更多的瑣事,再加上孩子愛哭,我便沒有更多的時間去看書,這導致我的脾氣越來越壞。丈夫上一天班晚上回到家,想和我聊聊天,我也不願意搭理他,丈夫問我怎麼了,我說孩子不乖鬧得我心煩,其實是因為我看書看得不痛快。久而久之,他下班回到家,除了逗逗孩子之外,我們兩人基本上是無事不說話。

丈夫上一天班就晚上回家吃頓飯,但我實在不想浪費這有限的看驚悚小說的時間,大多數都是讓他帶熟食,要麼他自己動手做飯,就連他換衣服,也要求他能少換就少換,我都是以孩子鬧、帶孩子太累為由什麼也不願意幹。我完全沉浸在驚悚小說之中,就覺得除了看書,所有的一切都是無意義的。特別是正當我看到精彩處時,孩子一哭我就感到很心煩,有時甚至會覺得丈夫和孩子太耽誤我看驚悚小說了。

有時看到自己天天沉迷於驚悚小說,對孩子和丈夫都沒有盡到自己該盡的責任與義務,我內心就有一種愧疚感,也恨自己,明知道看這些既不現實又無益處,但不看我就覺得生活非常無趣,心裡空落落的,小說已經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我也曾立志多少次決定不再看,好好過日子照顧好家人,盡好一個做妻子做母親的責任,但又克制不住,還是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只能在這種矛盾中痛苦地掙扎著……

話點醒,才知根源

孩子兩歲時,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我還是不由自主地用手機看小說。可是不同的是,慢慢地我心中有些受責備,現在我信神了就應該看神的話,追求明白真理,不應該再看這些驚悚小說了,但我又覺得驚悚小說刺激,實在放不下。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身量還幼小的時候,你沒分辨的時候,你就能先入為主把那些邪惡潮流的東西當成正面的,當成很正常的一個事情……這是撒但毒害人的一種方式,你說撒但邪惡不邪惡?撒但敗壞人真是多種方式啊。」「人傻乎乎的沒分辨,正好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喜歡詭異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異能,人追求這些東西……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攪擾,受它控制。

從神的話中我才明白,當我感覺痛苦、空虛,找不到人生方向,想找一種方式來麻痺自己逃避現實生活時,也正是撒但趁虛而入殘害我的時候。撒但就是利用我的好奇心,灌輸給我這些詭異的非人類的東西,讓我整個人都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當中,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身為人妻、人母,卻不願意盡上自己的責任,整天就覺得沒有驚悚小說就不能活下去,被它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原來我之所以喜歡看這些詭異、刺激的東西,就是因為我沒有真理,分不清正反面事物,看不透撒但是如何敗壞人的,以至於陷入撒但的詭計之中。

回想我從小到大日子雖然過得很苦,但很快樂,性格也很開朗,膽子也非常大,二十來歲時在山區生活了一段時間,有時因晚上有事需要外出,一個人走在山路上,有種不知名的鳥叫聲很瘮人,但那時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害怕。可自從看了驚悚小說以後,我的腦子裡想的都是那些非人類鬼鬼怪怪的事,導致我的膽子越來越小,從剛開始晚上不敢關燈睡覺,到丈夫如果哪天晚上有應酬回來得晚,我就開燈等著他,他不回來我就不敢睡,而且睡覺我還得睡在床的裡面,靠著牆才感覺安全、踏實。還有我的脾氣也越來越壞,說話做事都沒有耐心,就覺得生活當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枯燥無味,只有看驚悚小說才夠刺激、才夠味。自己心中像明鏡似的,知道自己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著看驚悚小說看的,但就是控制不住,就像裡面有東西勾引著似的,不由自主地往裡陷,自己也嘗試著往外掙可就是無能為力,身不由己活在撒但的愚弄和捆綁中,原來導致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著驚悚小說是來源於撒但敗壞人的「毒品」,這些都是撒但對我的苦害!

多次禱告,開始遠離

於是,我就向神禱告,求神救我擺脫撒但對我的殘害,不再看驚悚小說。接下來再想看小說時,我有意識地去背叛自己,注重讀神的話裝備真理,多跟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但真理還沒有成為我的生命,自己的身量還很幼小可憐,有時爭戰爭戰勝過去了,但有時還會隨從它,這時我就多次圍繞這方面難處向神禱告呼求,求神保守我,咒詛我裡面不潔淨的東西,我真不願再被撒但繼續捉弄與殘害。

感謝神,神知道我身量小,沒有勝罪的能力,他看顧保守了我。我的手機出現了意外,各項功能都好好的,唯獨上不了網。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只要一有想看小說的慾望出來,就立馬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遠離神,自己也極力地背叛肉體,注重多看神的話,讓積極正面的東西佔有自己。在神的保守之下,我想看驚悚小說的慾望越來越小,而且也主動擔負起做妻子、做母親的責任,主動把以前不願意幹的洗衣服、做飯、收拾房間的活等都攬過來,沒事帶孩子出去轉轉,有時間還跟丈夫聊聊天,丈夫也很高興地說我變了。

再被吸引,落入黑暗

我本以為自己能擺脫驚悚小說的引誘了,但自己沒有真理作生命,對反面事物還是沒有抵抗的能力,還能再度深陷其中。一天,我拿起手機把兒子的照片做成了音樂相冊。到了第二天晚上,我拿起手機準備欣賞時,看到手機上出現了幾個字,當時也沒想太多隨手就點開了,點開之後才知道是小說,就毫無意識地看了起來,這一看又是一發不可收拾。

那幾天,我的心思完全被小說佔有了,聚會時心也是身不由己地往小說的故事情節裡陷,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機,什麼做家務、早晚禱告這些全沒了。就這樣,我沒有了正常的靈生活,心裡遠離神失去了與神的正常關係,整個人隨即落入了黑暗當中,情形也低落到一定程度,往日的害怕與恐懼又湧上心頭。這時,我才恍然大悟,自己不知不覺又中了撒但的詭計,陷入了試探之中。我心中滿了責備,立馬跪地向神禱告認罪,求神開啟帶領我,使我能真正識破撒但的詭計,看透被它敗壞後的嚴重後果,能真正的棄絕它、恨惡它,擺脫它的捆綁。

尋求真理,擺脫有路

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說:「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凡是正常人性不該有的,不是正常人性正常需要的,正常人性不具備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體驗,有可能就招來另外一種靈來作事。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用驚悚小說這個「毒品」來勾引人、殘害人,讓我們活在虛擬的世界中,從而越來越墮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幹什麼都沒心思,變成了廢人。回想以往,當我處在人生最低谷之時接觸了驚悚小說,結果就沉迷在其中,用刺激來填補內心的空虛,當放下不看時,我就覺得生活很無趣,不知道該追求點什麼,結果形成了惡性循環,活在了虛構的小說世界中,以此來逃避生活中的種種難處,不願意回歸現實,面對現實。雖然現在自己信了神,但還是身不由己地看驚悚小說,享受小說帶給自己的刺激感,還是願意沉迷在虛擬的世界裡。

同時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也認識到如果自己繼續陷在撒但的網羅之中不能自拔,硬要去注重這些非人類的東西,早晚有一天我肯定會被邪靈擄去。這讓我想起前幾天我們這裡剛發生的事:一個12歲的男孩玩手機,他母親催他吃飯他不動,就多說了他幾句,然後這個男孩就一聲不吭跑出去從36樓跳了下去。再看現在的社會,每個人都抱著手機,大人小孩都沉迷於其中。我兒子今年才5歲,如果我不管他,他能一直坐在電腦前不起來,玩裡面的各種小遊戲,老公回到家也是吃飯、上廁所手機不離手。原來,撒但不僅用各種小說來殘害人,還利用各種網絡遊戲以及手機裡的各種新潮的內容來引誘人、佔用人的時間與精力,讓人的心都遠離神,都活在虛無縹緲的網絡世界裡,脫離了現實生活,沒有了正常人性該有的活出,被它敗壞成非人類之後,徹底失去神的看顧與保守,達到它殘害人、吞吃人的目的。今天若不是來到神的面前,若不是神的話把撒但怎麼愚弄人,敗壞人,最後達到吞吃人的過程揭示出來,我永遠也無法識透它的卑鄙與邪惡。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這個邪惡的世界用各種方式來吸引那些對這個世界還看不透、對這個人類的邪惡潮流還看不透的人,專門勾引這些人,你不能常常來到神面前,心裡常常空白,大腦常常空白,你這個人就危險。」「當你意識到它的可怕、意識到它的噁心的時候,你對撒但作的有沒有點分辨呢?你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是不是應該棄絕這些東西?」「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在這個污鬼、魔鬼群居的時代,能夠祈求神的恩待、神的保守常常與你同在,讓神看顧你、保守你,使你的心不遠離神,爭取能達到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這個道對不對?(對。)」

神的話給我指明了路途,讓我對脫離撒但的控制有了信心,只要多注重親近神,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不要讓大腦放空,多讓積極正面的東西佔有自己,不給撒但留可趁之機,也不給自己留有放蕩的機會,這樣反面的屬撒但的東西自然就會消失。於是我跪地向神禱告,祈求神加給我信心與力量,看顧保守我的心,帶領我凡事學會依靠神、仰望神,憑神的話活著,能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如果再看求神管教我,願神按著我的誓言成就。

實際爭戰,與小說say byebye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多注重正面的東西,在神的話上操練去揣摩去進入,保持與神的正常關係,這樣我的情形慢慢好了很多。當我的情形調整過來之後,緊繃著的心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一天週日,我在家陪孩子玩,拿手機給他拍了幾張照片之後,就隨手翻看手機,這時心中有個意念:我那本小說還沒有看完,要不就把這本書找出來看看吧,看完之後再也不看了。正當我想去查找時,感謝神的帶領,讓我及時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試探臨到我了,我也想起了自己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趕緊向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神的性情是聖潔的,也是公義的,神既說必算,既算必成,不容敗壞的人類對他有絲毫的欺騙。我既然已經在神面前立下了誓言,不再去看驚悚小說,如果我明知故犯,還去看,這不就是在欺騙神嗎?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我這樣明目張膽地欺騙神,這是什麼性質呢?想到這兒,不禁使我生發了一絲敬畏之心,不敢再去嘗試。慢慢地,隨著我在神的話上下的功夫越來越多,當有時想起「驚悚小說」這幾個字時,心中沒有了以往那種想看的感覺。漸漸的,我的情形越來越好,那種怕黑、不敢睡覺等負面的東西完全脫去了,徹底與驚悚小說永別了。

經歷過後,我才真實地體會到:我們不來到神面前,只能經受撒但的引誘、毒害,深陷各種潮流之中無法自拔,雖然我們也知道這麼做不對,但沒有擺脫的路途。唯有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接受神話語的供應,才能使我們對正反面事物有真正的分辨,才能有擺脫撒但殘害的路途!跟隨神、敬拜神,才是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我願竭力與神配合,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感謝神!

心意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如何擺脫網絡小說的陷阱? 現如今網絡小說成了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上課看小說、上班看小說、坐車看小說,甚至在等紅綠燈的時候也在看小說……只要有一點空閒,就自然地打開手機,看完一本又一本。活在小說的虛幻世界中,就像吸食鴉片一樣,無法自拔。我也曾是深陷...
險入傳銷,神的拯救使他走上真正人生路 向陽的爸爸身體不好,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他自願放棄學業,跟著表兄學做西餐、面點的手藝。兩年後,他成了一名出色的西餐廚師。向陽在同學的介紹下去了杭州酒店上班,幾個月後,向陽在網上認識了小倩。小倩長得溫柔漂亮,兩個人一見鍾情...
基督徒見證-我不再做金錢的奴隸了 我出生在農民家庭,從小我就立志,將來要做女強人,因為只要有錢了才能出人頭地,成為人上人。懷著理想、目標,初中未畢業我就出外打工掙錢了。後來,我到了一個大城市的電子廠上班,工作一段時間後我覺得電子廠的工資低,遠遠達不到我的...
是誰,將她從「陀螺式」的痛苦生活中救起? 陀螺,是悲哀的,它的一生都在旋轉,若是停下,就是倒地不起。而我們呢? 洪菊是個要強的人,但家境貧寒。洪菊堅信「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通過自己的努力就能改變命運,別人家生活得好,自己家也不能多差。為了締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