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奧祕

當前位置:主頁主耶穌再來天國奧祕怎樣的撇棄花費才能蒙主稱許

怎樣的撇棄花費才能蒙主稱許

夜已經深了,烏雲已把圓月遮蓋了半邊,臥室裡掛著的十字架鐘錶在「卡卡」地走動著,時針和分針正好重疊著指向12點。漆黑的臥室裡,余雲在床上輾轉反側。不一會,她坐起來背靠著床榻,順手摁開了床頭櫃上的台燈,拿起聖經翻開,小聲慢慢地讀道:「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余雲讀完,開始沉思:我們以往常常奉主的名為人醫病趕鬼,行許多異能,也奉主的名給人傳道講經,我們這樣為主勞苦作工,受了世人的譏笑、毀謗,應該是蒙主悅納的,為什麼主還會說奉主名傳道作工的人是作惡的呢?那到底怎樣的撇棄花費才蒙主稱許呢?余雲很是困惑,起身跪到床前向主禱告:「主啊,你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求你開啟帶領我……」

太陽緩緩從東方升了起來,帶給了人們新的朝氣。余雲正準備出門,這時同工吳薇來到余雲家。

吳薇對余雲說:「看你準備出去,是有事要辦嗎?」

余雲邊倒水邊說:「噢,也沒啥事,就是最近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我咋想也想不通,就想去找同工談談。」

「啥問題說來聽聽,咱們共同尋求尋求。」吳薇笑著說。

余雲從包裡拿出聖經,認真地說:「我看到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主耶穌為啥說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是作惡的呢?」

吳薇說:「其實以往我也曾被這個問題困擾過,我向一些牧師長老尋求過這個問題,也看過不少屬靈書籍,但都沒得到答案。直到遇到我的一個同學,她也信主,還給了我一本書籍,我才從這本書中得到了答案。」

「真的嗎?這太好了。真是感謝主!」余雲激動地說。

吳薇說:「感謝主!當時我的困惑得到了解決,心裡特別高興,我就把書中的幾段話記在了筆記本上,要不我讀給你聽聽吧。」

余雲高興地點點頭說:「嗯,好。」

吳薇轉身從手提包裡拿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打開讀道:「你總憑私慾活著,總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樣的人在面前沒有見證,在撒但面前沒有見證,這是羞辱神的記號,處處羞辱神。你說:『我也沒做什麼,羞辱神什麼了?』你的心思意念,你做事的存心,你做事的目的,你做事的動機,你做出事的後果,處處都在滿足撒但,讓撒但當笑料,讓撒但抓把柄,沒有一點作為一個基督徒該作的見證。你處處羞辱神的名,沒有真實的見證,神會紀念你所做的嗎?到最後,神會給你的所做所行、給你所盡的本分下什麼樣的結論呢?是不是得有個結果,得有個說法?聖經裡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太7:22)主耶穌說什麼?(『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3))為什麼主耶穌說這話?那些奉主的名醫病趕鬼、奉主的名傳道跑路的人為什麼成了作惡的人了?這些作惡的人是哪些人哪?是那些不信神的人嗎?(不是。)是哪些人?(信神而不行真理的人。)對。相信神,跟隨神,也為神花費,也為神撇棄,也盡上了自己的本分,但是盡本分沒有忠心,沒有見證,成了作惡了,所以主耶穌就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摘自《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吳薇交通說:「這段話其實就已經把問題的根源說出來了,從外表看,我們是撇下了一切傳道、作工,受了挺多的苦,好像是在為主撇棄花費,其實我們在撇棄花費的同時心裡摻雜著很多野心慾望,這是不合神心意的。就比如:有的人勞苦作工是為了自己能得到福氣,有的撇棄花費是為了撈個地位飯碗,有的是為了將來能進天國得賞賜,根本就不是真正為了滿足神,這樣的撇棄花費就是在與神搞交易,成了信神卻抵擋神的人。就像當初事奉耶和華神的祭司、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受了不少苦,但他們在作工傳道的同時,只注重傳講祖宗遺傳、人的道理,讓人高看崇拜,根本不注重實行神的話、神的誡命,他們喜歡坐高座,喜歡教訓百姓,利用地位侵吞寡婦財產、貪享祭物。法利賽人講道作工一味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絲毫不高舉神、見證神,也不帶領人跟隨神、敬拜神。他們在事奉神的過程中,搞自己的獨立王國,把信徒都帶到了自己面前,導致信徒心裡只有他們的地位,沒有神的地位。法利賽人這樣的撇棄花費讓神厭憎,遭到了主耶穌的咒詛:『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太23:27、33)」

余雲眼前一亮,說:「確實是這樣,法利賽人雖然外表有好行為,也能勞苦作工,但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去尋求考察。反而,他們看到主耶穌說話作工滿有權柄能力,害怕百姓都去信主耶穌了,他們的地位飯碗就不保了,他們就根據律法來定罪主耶穌,說主耶穌不守安息日,說主耶穌是靠著鬼王別西卜趕鬼的,還煽動百姓起來定罪主耶穌,最終聯合羅馬政府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

吳薇說:「是啊,外表看著法利賽人是在信神,背後卻帶著個人的存心目的,信神不實行神的話、不遵行神的道,怎能不令神厭憎呢?

余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笑容,說:「感謝主!今天真是主的帶領啊,我明白主耶穌為啥說奉主名作工的人是作惡的人了,就是因為我們在作工花費的時候,不實行主的話,只為滿足自己的存心慾望,為了換取主的祝福恩典,為了進天國去作工,帶著這樣的卑鄙存心撇棄花費、勞苦作工怎會蒙主悅納呢?」

吳薇說:「是啊,為了滿足自己的存心慾望去作工,還打著為主的旗號,這可是對主的褻瀆啊!所以主耶穌才對這些人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余雲聽到吳薇說的話,嘆了口氣,神色凝重地說:「唉!主說這話也是給我們的警示呀!想想自己身上也有好多不合主心意的表現,我也是只注重講道作工,有時還以此為資本,在弟兄姊妹面前樹立自己的形象,讓人崇拜仰望;向主禱告多數時候都是求恩典祝福,就想有朝一日能進天國得福氣、冠冕。現在看來,自己也是藉著勞苦作工來與神搞交易,換取自己想要的美好歸宿,我也是主耶穌口中所說的作惡的人啊!那我們到底怎樣做才合主的心意,得到主的稱許呢?」

吳薇笑著說:「咱們可以查找聖經中神以往作工的記載,看看神都稱許了哪些人,他們怎麼做獲得了神的稱許,就知道答案了。」

勞苦作工,進天國

「咦,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余雲茅塞頓開,她邊翻開聖經邊說:「我記得聖經中記載,神稱許的人有大衛、亞伯拉罕、約伯等人,大衛一生的心願就是為耶和華神建造聖殿,讓以色列百姓都到聖殿裡敬拜神;亞伯拉罕呢,當神要求他把自己的獨生兒子作為燔祭獻上給神的時候,他能順服神的要求,無條件地把自己的兒子獻上給神;約伯在失去所有的家產,兒女遭到災害死去,渾身長毒瘡的時候,仍然稱頌神的聖名,站住了見證,羞辱了撒但。」

「還有彼得是神稱許的人。」吳薇接過余雲的話茬,接著說:「彼得一生追求真理,只為認識神、事奉神,他常為自己不能滿足神的要求而憂傷痛苦,為了通行神的旨意,他常常禱告、依靠神,讓神來帶領引導他盡好自己的本分來滿足神的心意,最終他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甘願倒釘十字架,作出了剛強響亮的見證,為歷代聖徒作出了榜樣。」

余雲贊同地點點頭:「我記得主耶穌說過:『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還有經上記載的:『那召你們的既是聖潔,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聖潔。』(彼前1:15)從這兩句話中看到,只有遵行神的旨意,在所行的事上沒有個人的摻雜、沒有交易換取,才能獲得主的稱許進天國。就像剛剛咱們說的大衛、亞伯拉罕、約伯、彼得,他們都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們信神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能放棄個人的存心目的,不管神怎麼要求,他們都能順服,這樣的人才能蒙神稱許。」

吳薇微笑著說:「現在我知道了,神衡量我們所作所為是善是惡,不在乎我們外表做的多好,而在乎我們撇棄花費的存心目的。如果我們是為了體貼神心意,滿足神、順服神,就被神稱為善;如果我們外表看似為主作了許多工,但存心是為了個人利益,那無論怎麼做,神都不會稱許的,反而會被神定為是作惡的人。」

余雲感慨地說:「真是感謝主!明白神怎麼衡量我們所作所為是善是惡,對於咱們來說太重要了,不然咱們一直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去追求,認為外表受苦花費就能蒙主稱許,而不注重實行主的話,追求認識神、順服神,等主的末世審判臨到時,就說啥都晚了。」

吳薇說:「是啊。」

說完,兩人對視著點點頭。余雲的困惑終於解開了,她的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許心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查經會收穫新亮光——主末世如何來作審判工作... 每次的查經會,弟兄姊妹都會如期地去王姊妹家,這不,今天又到查經的時間了…… 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弟兄姊妹陸陸續續地來了,房間裡漸漸地嘈雜起來,董姊妹正在和大家交談著。這時響起「咚咚咚」的敲門聲,王姊妹起身開了門,只見...
五餅二魚帶來的反思:你是來吃餅和魚,還是來得生命的?... 鄉音弟兄: 你好! 轉眼之間,我們已經分別兩年了,不知你是否安好?自從兩年前你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我就一直虔心研讀聖經並按時參加聚會,感覺得到些收穫。特別最近我在讀「主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這節經文時,從中...
同樣是勞苦作工,為什麼卻有不同的結局?(有聲讀物)... 主耶穌曾說過:「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
那一晚,我们一家人的疑惑解开了 窗外寒風凜冽,大雪紛飛,雪松傳福音回到家,已是晚上九點鐘。 妻子忙熱好飯菜,準備吃時,女兒小媛扶持教會也回來了,雪松趕緊盛了碗飯給女兒,準備一起就餐。可面對這熱氣騰騰的飯菜,女兒卻無心下嚥,雪松便問女兒:「小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