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撒但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得勝撒但見證識破謠言,丈夫不再逼迫我信神(上)

識破謠言,丈夫不再逼迫我信神(上)

我是一名基督徒,如果你問我:「你信神的歷程中有沒有遇到過什麼苦難?」我會說:「家庭的攔阻」。這是許多基督徒可能會面臨到的問題,這也是我目前經歷到的最大的苦難。

第一次發生爭執

2015年3月,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我認定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我們只有跟隨神,按照神的話實行,才能脫去撒但的各種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走上人生正道。在教會裡,藉著常常與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分享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我對神的作工以及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明白了一些,心裡特別有享受。然而,在享受神愛的同時,撒但的試探也臨到了我。

識破謠言,站住見證

一天丈夫下班回家,他看到我在廚房裡邊做飯,邊用手機放著神話語詩歌,就走過來關掉我手機,氣勢洶洶地說:「你知道你信的是什麼教會嗎?」我被他突如其來的問話給嚇住了,結婚這麼多年我從沒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我急忙問他:「你怎麼了,突然這麼火爆,發生什麼事了?」他激動地說:「我已經上網查過全能神教會了,以後不准你再和他們聚會!」此時我想到前段時間丈夫看到我信神後,與嬸子的關係越來越和睦,不再像以往總因一點小事彼此產生成見,還高興地支持我信神,怎麼一看網上的反面宣傳就變了呢?正當我困惑時,想到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原來我臨到這樣的環境,從表面上看是丈夫看了網上的反面宣傳而攔阻我信神,其實背後是撒但的攪擾臨到我了,而神的心意是看我在這個環境中能不能為神站住見證。

我在心中默默向神禱告:「神呀,我知道那些反面宣傳都不是事實,但我該如何與他交通呢,求你加給我智慧。」於是我壓制內心緊張的情緒,強裝鎮定地說:「我不知你在網上看了什麼反面的宣傳,但是你先別亂下定論。這段時間我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大家聚在一起都是交通真理、追求認識神,按著神的要求做誠實人;如果誰有什麼難處,大家就相互扶持、彼此幫助,感覺像一家人,我們在一起敬拜神是走人生正道。」丈夫見我聽不進去他的話,就生氣地說:「就你才會被騙。」說完就回房間了。

晚飯後我們回到房間休息,他又讓我看一個專訪,裡面的內容說:我們信了全能神後,家可能會散,弟兄姊妹經常出去傳福音,連家都不要了。我覺得他們的觀點太荒謬,看到一半我就氣憤地對丈夫說:「這是顛倒黑白、栽贓造謠,沒信神之前我不僅跟嬸子鬧得水深火熱,對你也總有要求,經常因你不順我意就不搭理你,一定要你哄我,現在我信神了,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做人,我們的家不但沒散反而是越來越和睦了,我體嘗到神的作工太實際了,能拯救變化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享受了神的愛,就應該把神的作工見證給更多活在黑暗中、盼望神顯現的人,這是我的職責與使命,是一件榮耀的事。歷代以來跟隨神的使徒,他們為了傳揚主的福音,撇家捨業為神花費,最後把神的福音傳到世界各國,難道說他們不要家嗎?其實為神花費傳揚神的福音是最正義、最榮耀的事。同樣,神的末世作工若沒人傳揚,我們又怎樣得到神的救恩呢?」誰知丈夫根本聽不進去我的話,當時他火氣非常大,警告我以後都不准再去全能神教會了,還堅持讓我把書還給他們。

反面宣傳 再掀波瀾

之後,丈夫見說不動我,就乾脆不上班了,留在家裡天天盯著我,不讓我出去聚會,不允許我看神的話,不讓我聯繫弟兄姊妹,並把我的電話沒收了。晚上還硬讓我看網上的反面宣傳,我都一一反駁了,丈夫見我說得有道理也無話反駁,態度也沒那麼激動了,但他的態度還是有所保留,認為無風不起浪,還說:「全能神教會那麼好,為什麼要隱祕不能像大教堂一樣公開。」

見丈夫這麼頑固、是非不分,我心裡很生氣,但因我明白真理太少,不知道怎樣用真理去反駁這些觀點,只想快點找弟兄姊妹交通,但他現在天天盯著我,每天我到哪他就跟到哪,我被他這些舉動搞得欲哭無淚,不知何時才能恢復與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教會生活,心裡非常想念那段時間。現在我不僅被丈夫監視一點自由都沒有,還要天天聽他說那些反面的話,我心裡痛苦難熬,不知這樣的日子要持續多久,每天只能背著他,偷偷跑到洗手間禱告。那段時間我常常流著淚向神禱告:「神啊,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很軟弱,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可如今,因為網上的反面宣傳,信神跟隨你卻變得如此的艱難。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讓我靈裡得以剛強,願你帶領我,能知道如何面對丈夫的攔阻,願你加給我智慧賜我當說的話,能用真理回擊撒但的詭計,讓他知道我走信神的道路是對的。」

神為什麼要隱祕作工

感謝神的開啟,為了打消丈夫的疑心,我想到去外面報課程上課,之後他以為我天天出去上課,就上班了。不久,弟兄姊妹知道了我的情況,就在附近給我聚會。我把臨到的問題和姊妹們一起禱告神尋求真理,她們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這工作都是在你們中間作的,只向你們打開,外邦中無人知道,因為時日不到。這些人受刑罰都快被作成了,外面的人一點不知道,這工作太隱祕了!道成肉身的神對他們是隱祕的,向這道流裡的人可以說是公開的,雖然說在神全是公開、全是顯明、全是釋放,但這只是針對信他的人說的,對其餘的外邦人卻不公開。現在在這裡所作的工作封閉得很嚴,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他們若知道了只能是定罪加逼迫,他們是不會相信的。在大紅龍國家就是在這最落後的地方作工,不是容易的,若將工作公開了,也就沒法作下去了,這步工作在這地方根本行不通,若是公開作這工作它們怎能容讓呢?不是擔更大的風險嗎?這工作如果不隱祕,還像耶穌那時轟轟烈烈地醫病、趕鬼,不早就被魔鬼給『繳獲』了嗎?它們還能容讓神的存在嗎?若是現在進會堂裡講道、教訓人,那我不早就粉身碎骨了嗎?這樣,工作又怎能開展下去呢?現在不公開顯一點神蹟奇事,就是為了隱祕,所以說外邦人就是看不著、不知道、發現不了。如果這一步還像恩典時代耶穌那樣作工,那就不能這麼安穩了,所以這樣隱祕作工對你們有益處,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結束時,就是隱祕的工作結束時,這步工作就爆炸開了,人就都知道在中國有一班得勝者,知道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他的工作已結束了。」

姊妹交通道:「回想恩典時代,當希律王得知主耶穌降生在伯利恆時,他怕王位被奪走,就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兩歲以裡的男孩都殺盡了。可見,人不認識神,更不歡迎神的到來,都是抵擋神的。

後來,主耶穌開始盡職分,公開在各處講道、傳福音,雖然主耶穌是公開作工,但也採取隱祕的方式作工。例如馬太福音8章4節:耶穌給一個長大痲瘋的人治好病後,就對他說:『你切不可告訴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獻上摩西所吩咐的禮物,對眾人作證據。』又如馬太福音16章13-20節:『耶穌到了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有古卷沒有我字)人子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耶穌囑咐門徒,不可對人說他是基督。』從這幾節經文中看到主耶穌也根據工作的需要而採取隱祕的方式,這是神的智慧。一方面主的身分不能過早地讓眾人知道,到時給神的工作造成攔阻;另一方面是因法利賽人到處抓捕、陷害主耶穌,主在地的工作還沒作完,釘十字架的時候還沒到。所以,主切切地囑咐人,不要把所看到的和所聽到的告訴人,以免打岔神的工作。

今天,神重返肉身以隱祕的方式來開展他的工作,面臨的依舊是我們人類的棄絕、抵擋、定罪,我們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就認為既是神,既來拯救人,那就不應該『在暗處行事』,不應該『偷偷摸摸』,應該一切公開。主耶穌在猶太信神的邦族作工,最後都被釘在十字架上,神作工在獨裁統治的無神論國家——中國,它們又怎能歡迎神的到來,容讓神的存在呢?即便是信神的人,有多少是虛心尋求、謙卑考察,歡迎神到來的呢?

我們都知道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他的智慧無人能測透,他所作的一切對人都是愛、都是拯救。因著隱祕作工,我們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才能在一個比較安穩的環境中享受他的話語,得著他的救恩,神末世隱祕作工意義太深!」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心裡敞亮多了,明白了神隱祕作工的意義。一方面是因著我們人類敗壞至深,都不認識神,也不歡迎神的來到,神的作工如此隱祕還遭到宗教界和無神論政黨的定罪、毀謗,若神在中國公開作工,那豈不是會受到更大攔阻?同時,神隱祕作工作也是為了他的工作更好地開展,讓更多的人能夠有機會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這充分體現了神作工的智慧與神對人真實的愛。

試煉隱藏神的美意

此時,我又想到一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今天神允許丈夫逼迫攔阻我,這裡有神的美意,神就是藉著這個環境讓我對撒但的險惡用心有真實的分辨。撒但就是想藉著丈夫來試探、攪擾我,破壞我與神的關係,目的就是想讓我背叛神離神而去,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被它愚弄、踐踏,最後與它一同滅亡。

感謝神的帶領,現在我對這方面真理明白了一些,也有信心了,便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帶領,使我對你的心意有了一些認識,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讓我能用真理與撒但爭戰,當它再次攪擾我時,能經得住攪擾試探,依然能站在你一邊,滿足你的心意。」(未完待續)

下一篇:識破謠言,丈夫不再逼迫我信神(下)

精彩推荐

相關推薦

識破謠言,我們夫妻共同走上了信神的道路(上)... 2016年秋天,我懷著一顆忐忑的心,隨愛人來到韓國這個陌生的國家。飛機降落的那一瞬間,我的心也沉了下去,真的要拋棄我所熟悉的一切,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了嗎?望著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面孔,耳邊充斥著陌生的語言,孤獨和寂寞充斥著...
識破謠言,我們夫妻共同走上了信神的道路(下)... 2017年春天剛剛來臨,風依然有著冬天的味道。那天跟往常一樣,我去接孩子。一抬頭看見穆姊妹站在風中等我,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說:「姊妹,這段時間你還好嗎?」聽到姊妹親切的聲音,欣喜心酸一同湧上我的心頭,那天我們聊了很多。穆...
靈界爭戰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2003年,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我知道了神拯救人類作了三步工作,即:律法時代的工作、救贖時代的工作,以及末了國度時代的工作。神末了這一步工作是來作審判刑罰人、潔淨變化人的工作,是神在前兩步作工的...
依靠神,我勝過了撒但試探 我女兒結婚十年沒有孩子,世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丈夫也時常嘮叨:「掙那麼多錢有什麼用,連一個傳宗接代的人都沒有。」我為了這虛榮臉面,無論如何也要讓女兒生個孩子,於是我四處打聽,只要聽說哪裡有偏方能治療不孕不育,我都帶上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