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曾經攔阻妻子信神的我也和她一起信神了

曾經攔阻妻子信神的我也和她一起信神了

因受謠言迷惑,我攔阻妻子信神

「我再說一遍,以後別再跟我說信神這事,你也不許和他們往來!如果再聯繫,我就把你手機砸碎。」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攔阻我信神?」妻子滿臉疑惑地問我。

「為什麼?為了你,為了這個家,你知不知道你去的全能神教會是被中共政府打擊逼迫的?2014年發生的『5·28』山東招遠案,你知道嗎?網上的視頻說主要案犯張立冬是全能神教會的,你要和這樣的一群人在一起,不是羊入虎口嗎?」

妻子堅定地說:「張立冬他們不可能是全能神教會的人,雖然我沒有看過視頻,但是我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兩三個月了,我看到他們的活出都很虔誠,而且善良真誠,根本不像網站上說的那樣。」

我說:「你上網看一下,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妻子拉著我的手坐下說:「你也是有思想的人,對什麼事情我們都要有理性,不能偏聽偏信,咱得根據事實說話呀。89年六四學生運動本來是大學生反腐倡廉,爭取民主自由的民主運動,但中共卻找了一些身分不明的人混入學生隊伍,假扮學生打砸搶燒,推翻軍車,然後用坦克車把學生活活碾壓死。緊接著,中共利用電視、廣播等媒體鋪天蓋地宣傳報道,誣陷為學生暴動。中共歷來打擊正義、扶持邪惡,它根本不允許正面事物的存在,為了達到它獨裁統治的邪惡目的,什麼滅絕人性的事都做得出來,我看『5·28』山東招遠案也是中共栽贓陷害給全能神教會的。」

聽妻子這麼說,我也不吭聲了,心想:妻子以前跟受害者的家人接觸過,知道六四學生運動的真實內幕。但山東招遠案即使與全能神教會無關,我沒有接觸過全能神教會的人,這世道這麼黑暗,萬一妻子被騙了怎麼辦,我不能讓妻子再信了。於是,我憤怒地甩開妻子的手,說:「我不了解網上說的是真是假,無論怎樣,你都不能信全能神,我必須為這個家的安全著想。我再和你說最後一遍,不許你和那些信神的人來往,否則別怪我把你關起來。」說完之後,我狠狠地摔門走了出去,留下妻子在那啜泣著。

那晚的夜格外的黑,沒有月亮,沒有星星,走在路上,我心裡很難受。我從來沒和妻子發過這麼大的火。十年的夫妻,從相識到相戀到走進婚姻的殿堂,我們經歷了很多的磨難,但能相扶相持,現在我卻因著妻子信神,對她發那麼大的火。唉,不過,網上說全能神教會不好,我攔阻她信神也是為了她好,為什麼她不能理解我呢?這一刻,我真的感覺好累。打開手機,屏幕上一張幸福的全家福映入眼簾,女兒那甜甜的笑臉瞬間融化了我疲憊的心。我是這個家的頂梁柱,我要保護妻子,既然這個教會不好,就不能去。想到這,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阻止妻子去教會。

此後的一段時間裡,我怕影響和妻子的感情,不敢跟她起大的衝突,只要求她不要跟我提信神的事。雖然外表我和妻子正常相處著,但我們之間已經有了隔閡。

出色的歌舞視頻引起我對教會的好奇心

這天,我下班早,剛走到家門口,房間裡就傳出歡快的音樂聲,音樂中夾雜著妻子和女兒陣陣的歡笑聲,我很好奇:咦,家裡好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歡聲笑語了,自從妻子和女兒來到韓國,生活習慣、語言文化不同,她都不適應,特別是離開年邁的母親,放棄心愛的工作,身邊沒有親人、朋友,她常常一個人暗自流淚,看著妻子痛苦,我也無能為力,如今是什麼樣的歌曲能讓她如此歡愉呢?我悄悄地打開門,看到熒屏上播放著歌舞《神真實的愛》,六個花季少女歡快的舞姿,動人的歌聲,特別是她們每個人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吸引著我的心,我的心裡充滿了疑惑:這是怎樣的一個教會,又是怎樣的一群人呢?她們唱的歌,跳的舞能感染人,讓人放鬆心情,如果真是惡人,怎麼會有這樣善良真誠的笑容呢?

「爸爸,這首歌好聽嗎?我和媽媽可喜歡了,你和我們一起唱歌跳舞吧!」女兒甜美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了回來,我抱起女兒親了親她因跳舞有點紅的小臉,寵溺地說:「寶貝,爸爸喜歡有氣勢、有力量的歌舞。」女兒晃動著小腦瓜,想了想說:「爸爸,你喜歡踢踏舞吧,媽媽,快給爸爸看大鷹的舞。」我不忍心打斷女兒的熱情,難得一家人有這麼好的氣氛,即使是全能神教會的歌曲我也聽一下吧。於是,我抱著女兒坐到妻子身邊一起觀看了起來。歌舞視頻《神將榮耀帶到了東方》播放完畢,歌舞整體氣勢磅礴,韻味十足,用踢踏舞的形式舞出了雄鷹的氣勢,原本就喜歡歌舞的我被深深地吸引了。妻子激動地對我說:「這些歌舞都是教會的弟兄姊妹編排錄製的,他們都是非專業人員。」我不禁再次陷入了沉思中:沒受過專門培訓的人怎麼能跳得這麼出色呢?妻子看出了我的疑惑,微笑地說:「不相信吧,沒有神的帶領,非專業人員哪能跳出這麼好的舞蹈呢?你要是看了弟兄姊妹拍的電影,你就會更驚訝了。全能神教會就是真教會,有神的祝福,所以歌舞、電影都很好。其實網上那些反面宣傳都是中共給全能神教會造的謠,目的就是讓人敵視全能神教會,不接受神的拯救。」

聽妻子這麼說,再看看她神采奕奕的樣子,我更加好奇:是什麼改變了妻子?能讓她從思鄉念母的憂鬱情緒中走出來,難道真的有神的存在嗎?而且這段時間,我越來越感覺到了妻子的變化,她對孩子比以前有耐心,不再發脾氣了,對我更是好得不得了,家裡也充滿了歡聲笑語,特別溫馨。難道是神改變了妻子?全能神教會真的像妻子說的那樣好嗎?我心裡很糾結,該不該讓妻子繼續信神呢?爭戰一番後,我想:要不我親自去全能神教會看看,如果不是網上說的那樣,我就可以放心讓妻子信,如果這個教會的人行為不端正,我也有足夠的理由阻止妻子信。

我和妻子一起考察神的末世作工

考察教會,一部音樂劇打動了我的心

週末休息時,我主動跟妻子說想去教會看看,妻子聽了又驚又喜。我們到教會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很熱情地接待了我,從他們的表情、動作,待人接物上,我感覺到他們都很善良真誠,緊張提防的心也慢慢放鬆了下來。這時有個姊妹興奮地告訴大家:「弟兄姊妹,音樂劇《小真的故事》獲得國際金獎了。」聽到這話,我心裡很好奇,就問:「我能看看這部音樂劇嗎?」弟兄姊妹異口同聲答應了。劇中小真的坎坷經歷深深地觸動了我那顆剛毅的心,小真又何嘗不是自己的翻版,童年因著家庭變故,小小年紀的我就在社會上漂泊,為了能活下去,受盡了欺凌,陷在迷途中苦苦掙扎,在妻子和朋友面前我故作剛強,可誰能知道我內心的痛苦呢?影片結束的時候,有一首歌唱道:「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這聲聲的呼喚彷彿就像媽媽伸出溫暖的手在召喚迷失已久的孩子一樣,讓我的心特別受感動。隨著影片的落幕,我的眼淚也不由自主地落了下來,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流眼淚,我有些尷尬,趕緊悄悄轉頭擦去淚水,然後由衷地讚嘆,這部影片真是太好了,我為《小真的故事》鼓起了掌。

妻子看著我既心疼又欣慰,拉著我的手說:「你能被《小真的故事》打動,這是出於神的感動。我知道你對神的作工有很多的誤解,特別是看到網上傳的『5·28』山東招遠事件,擔心我和女兒的安危,那我們就來看看這個案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看清真相,我不再攔阻妻子信神

接著姊妹播放了《山東招遠案真相揭祕》麥當勞故意殺人案背後的驚天陰謀,視頻揭開了案件的幾大疑點,並逐層剖析,拆穿了中共的謊言。我看得很認真,也跟著視頻一起分析案情辨別真假,眉毛也由最初的緊皺到慢慢舒展,最後我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原來「5·28」山東招遠案,竟是中共一手炮製的,案犯張立冬等人根本不是全能神教會的信徒,中共硬把這起案件說成是全能神教會的人所為,目的是為鎮壓取締宗教信仰製造輿論根據,就像之前六四學生運動一樣,先造謠,後實行抓捕殺害。中共竟然把白的說成是黑的,把正義的說成是邪惡的,致使不明真相的人被它的謠言所迷惑,對全能神教會產生誤解,中共如此栽贓嫁禍,真是太可恨了。但是,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就向弟兄姊妹提問:「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不像網上宣傳說的那樣,都是端莊正派的好人,那為什麼中共要這麼瘋狂迫害全能神教會呢?而且還費勁心機炮製殺人案栽贓陷害,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姊妹說:「咱們先來讀一段神的話:『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撒但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陰謀被揭穿,它的詭計難以得逞,它取代神、充當神的野心與慾望受到了衝擊、受到了攔阻,它掌控全人類的目的從此化為泡影,永遠都不能實現。』

讀完神的話,姊妹交通說:「中共是無神論革命黨,它的執政綱領就是『黨領導一切』『槍桿子裡出政權』,揚言要消滅一切資本主義,消滅一切宗教信仰,實現共產主義,把中國、世界建成無神區。對於不同制度的國家,不同信仰的種族、宗教,還有不同政見的團體或個人,它都要不擇手段地打擊、定罪,以至剷除。末世,全能神發表的真理給人類帶來了光明,許多人讀了神的話都歸回到神的寶座前,心靈慢慢甦醒過來,學會了分辨善惡,看清中共的邪惡實質,都棄絕它,開始積極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中共看到人聽神的話後不能被它掌控,就急紅了眼,妄想把人重新拉回它的陣營,受它的奴役、踐踏,所以就瘋狂迫害、鎮壓全能神教會,妄想攔阻神福音工作的擴展,企圖徹底取締全能神教會。最近幾年全能神教會見證神的各類電影、視頻不斷在網上發布,神的國度福音在海外擴展,中共做賊心虛,因它心裡清楚執政這些年殺人無數、作惡多端,迫害基督徒的血債累累,害怕世界各國的人都接受神的作工,明白真理,看清它的醜惡嘴臉,都孤立它,這樣它在世界就站不住腳了,它想當神、掌控人類的野心慾望就破滅了。所以這些年,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逼迫又升級了,炮製『5·28』山東招遠案栽贓全能神教會,這只是中共迫害的其中一種手段,中共還把它的黑手伸向海外,企圖把逃亡到海外的基督徒引渡回國,把基督徒重新抓到監裡迫害。從中看到,中共極度仇恨神,仇恨神所發表的真理,它迫害全能神教會是由它仇恨真理、抵擋神的邪惡實質決定的。但神是全能的,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藉著中共的逼迫、迫害,神選民更加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看到神的公義,有了棄惡從善,跟隨神的決心,寧願捨掉一切,性命不要也要跟隨神,從中看到中共再猖狂都無法攔阻人跟隨神,攔阻不了神的作工。」

通過神的話、看視頻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中共迫害全能神教會,是因為它的實質是仇恨真理、與神敵對的,它想掌控人民,把人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手中,但全能神發表的真理深入人心,如果人民都跟神走,中共肯定不願意,肯定得想方設法迫害。明白事實真相後,我對全能神教會的誤解解除了。可是,我還有些擔心:中共這樣逼迫全能神教會,妻子信神能安全嗎?

緊接著,弟兄姊妹們又給我看了電影《共產主義謠言》,裡面有一段神的話觸動了我的心:「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從神的話裡我感到了神的權柄與威嚴,任何黑暗勢力、任何人都攔阻不住神的作工。雖然中共抹黑全能神教會,甚至窮凶極惡地攔阻逼迫人信神,但是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還能堅持信神,他們製作的各種福音電影、各種合唱、舞蹈視頻在網上不斷地刊登,絲毫沒有受影響,這就是任何一種勢力都攔阻不了的,神太全能了。妻子在教會裡信神,有神作她的後盾,我沒什麼好擔心的。想到這些,我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了,微笑地對妻子說:「這次我是真放心了,你信全能神是對的,以前是我眼瞎,誤聽誤信,讓你受了很多苦,太不應該了,從今天開始我支持你信神。」我的話讓妻子熱淚盈眶,她說:「感謝神,你能從謠言的迷霧中走出來這是神的帶領,神的引導啊。」

此後,妻子再談論信神的話題時,我不再轄制她了,偶爾也跟妻子看全能神教會的視頻,聽她講信神的事。但在我的心裡覺得信神就是一種簡單的信仰,心裡信就可以,我還要掙錢養家,直到……

經歷一場病痛,我真正回到了神的面前

一天傍晚,我們一家人正在吃晚飯,飯還沒吃完我就腹痛難忍,豆大的冷汗順著臉頰滴落,妻子扶著我匆忙趕到醫院,醫生診斷後說是急性闌尾炎,情況危險必須立即動手術。此時我心裡有種從未有過的無助和恐慌,如果自己真的倒下了,身在異國他鄉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兒該怎麼生活下去,誰又能幫助她們啊?這時,妻子看出了我心思,就抓住我的手說:「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但神是全能的,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手術是否成功也是神說了算。咱們得依靠神,不管手術的結果如何,都不埋怨神,順服神的主宰。」我聽著妻子的話點點頭,當手術室的門關閉後,我閉上眼睛向神禱告:「全能的神啊,我心裡特別恐慌,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不要驚慌,我願意信靠你。」禱告後,我的心沒那麼驚慌了,還想到視頻中有一句神的話說:「人的一切,包括平安也好,喜樂也好,福氣也好,人身安全也好,事實上都是在神那兒掌控著,都是神引導、主宰著每一個人的一生、命運。」對啊,神是全能的,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把一切都交給神,我沒什麼好擔心的。神的話語給了我信心,我懸著的心放下了。漸漸地,我在麻醉劑的作用下安靜地睡去了。當我醒來時,醫生告訴我手術很成功,我知道這是神的保守,心裡向神獻上讚美與感謝。同時藉著經歷這場病痛,我也體會到神是人隨時的依靠,神的話能給人信心,這是我用金錢換不來的,我開始有點感受到神話語的寶貴。

全能神教會的姊妹們聽說我生病後來醫院看望我,得知我短時間內不能工作,家庭沒有經濟來源,又幫我申請了困難補助金,報銷了大部分的醫藥費。在這個人情冷漠的社會中,姊妹們的真誠相助,讓我感到了家人般的溫暖。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我從心裡承認她們都是善良的好人,她們的言談舉止、活出都有基督徒的樣式,世界上這樣的人太少了,我覺得神的話真能變化人,讓人走正道,而且這樣的教會充滿了愛,很溫暖。我感受到了神的愛,體會到神話語的寶貴,於是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工作之餘,我常常參加聚會、讀神的話語,和妻子共同走上了信神的道路。感謝神,榮耀歸於神!

作者:韓國 渴慕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