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誰也不能將我與神的愛隔絕|韓國基督徒迎接主耶穌重歸的見證(上)

誰也不能將我與神的愛隔絕|韓國基督徒迎接主耶穌重歸的見證(上)

我信主50多年了,這些年,我一直苦盼主耶穌的重歸,可最近幾年教會日漸荒涼,我感受不到聖靈作工,出去走訪了多處教會,光景都是如此,有的教會信徒流失,還解散了。看到這些情況,我對主的信心也漸漸小了,就在家裡看聖經,但我一直盼望在有生之年迎接到主的重歸。

2013年7月份,我的腿不小心摔斷了,手術後一直行動不方便,就在女兒家裡養傷,寂寞之餘,我特別懷念以前在教會每天禱告讀經的日子。一天,丈夫看我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就遞給我一張朝鮮日報,說上面有一篇新聞是關於信仰的。我一聽很好奇,便接過報紙看起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主耶穌的再來」幾個大字,旁邊用小字寫著「全能神國度時代的發表(選篇)」和「神的羊聽神的聲音」,這些字就像耀眼的一道光從我眼前閃過,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我迫不及待地讀了起來,當我讀到《基督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這篇話語時,看到裡面談到神末世要作審判工作,「審判」這兩個字使我心跳加快,我不禁想到彼得前書四章十七節中說的:「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心想:這些話可不是一般人能說出來的,能說出這話的只有神自己,現在已是末世了,莫非是主耶穌回來了?我一口氣讀了下來,越讀心裡越發感到這話是出於聖靈的,看到後面寫的是摘自《羔羊展開的書卷》,我非常想看這本書。於是,我就按著報紙上刊登的全能神教會福音熱線電話準備打過去詢問。誰知我拿起電話還未撥通就被丈夫強硬地攔了下來。丈夫生氣地對我說:「真後悔給你看,之前我就是怕你信,所以這幾個月我都把報紙上刊登的全能神教會的信息都藏起來了,全能神的話是從中國那邊傳來的,已經震動了整個韓國宗教界,那些牧師長老都在說全能神不是主耶穌的再來,你還要信嗎?」

聽了丈夫的話,我心想:主再來是件大事,全能神教會既然轟動了韓國宗教界,這事就不簡單,我更得好好考察,萬一錯過了主的再來那不是後悔都來不及了嗎?於是我不顧丈夫的攔阻撥打了全能神教會的福音熱線電話。

韓國基督徒迎接主耶穌重歸的見證

沒想到第二天兩個姊妹就冒雨給我送來了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簡單一番交談後,她們跟我交通說:「主耶穌的確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已經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把神拯救人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內幕都告訴了我們。我們只有禱告全能神的名,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聽了姊妹的話,我又驚又喜:「全能神就是我苦盼的主耶穌嗎?」其中一姊妹說:「是啊,這本書裡的內容就是全能神所發表的話語,神的話語就是送給真心尋求的人看的。」聽了姊妹的話我心裡特別激動,真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竟迎接到主的再來!於是我和姊妹約好明天一起交通。

晚上大女兒回到家,丈夫把姊妹到家裡來的事告訴給大女兒,大女兒得知是兩位朝鮮族的姊妹來訪就抗議:「媽,現在的社會這麼亂,你怎麼能隨隨便便把陌生人帶到家裡!更何況是你剛認識又不熟悉的中國僑胞呢!」看大女兒這樣,丈夫也幫著說:「你媽真是不知利害!整個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都定罪、抵擋全能神教會,你媽還主動打電話要考察!」緊接著大女兒對我說:「我婆婆在教會裡是長老,她明白的聖經那麼多,主來了她能不知道嗎?現在婆婆都沒有接受,媽,你怎麼就能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呢?媽,你還是再好好考慮考慮吧!」我堅定地說:「讀了全能神的話語,我從心裡印證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也被整個宗教界逼迫、棄絕、定罪,如果我們根據宗教界是否接受來衡量真假道,那肯定也會定罪主耶穌的作工。真假道不是根據人是否定罪來衡量的,而是根據神的話語、神作的工來衡量。」大女兒看我態度堅決,只好無奈地說:「好了,你信全能神我不管你了,但是家裡以後不准來陌生人。」說完後,大女兒就回房間了。雖然家人都反對我信,但我心裡絲毫不受他們的轄制。

第二天兩位姊妹如約而至,我把昨天的情況說了之後,兩位姊妹非常善解人意,就在樓道裡給我交通,並送給我兩本書,一本是《最後的船票》,一本是《國度福音見證問答》,並囑咐我有什麼困惑,多向神禱告,神會帶領我在神的話語裡找到答案。接下來的日子,我就在家看書,姊妹也時不時給我打來電話交通。漸漸地,在全能神的話語裡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對神的三步作工、神道成肉身的奧祕,神作審判刑罰工作的意義都有了一些認識。一個多月後,我定真並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兩個月後,我的腿好了,就去教會聚會,藉著讀全能神的話語,我對神的作工和神的心意又有了一些認識,恩典時代那種摸不著聖靈作工死沉的光景一下子消失了。為了把更多苦盼主重歸的人帶到神的面前,我和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一起配搭,積極傳福音,每天都過得很充實,與此同時,家人的阻撓和反對又開始上演了。

一天,小女兒打電話讓我去她家一趟。到家後,我看到小女兒的眼睛已經哭腫了,這讓我感覺到事情很嚴重。了解後我得知大女兒的婆婆知道我信全能神後,就論斷我陷入異端了,並教唆女婿出面阻攔我,大女兒覺得我信神讓她在婆家很沒面子,就在小女兒面前哭訴。小女兒勸我說:「媽媽,姐姐因為你信神那麼痛苦,為什麼你還一定要堅持去教會?我知道信神對你來說是首要的,但你能不能少去教會?你總得考慮一下家人的感受吧!」就這樣,女兒發洩著自己的情緒,邊哭著邊向我訴苦。看到小女兒傷心的樣子,我心裡也很難過,覺得因著自己信神使大女兒在婆家人面前受到了羞辱,不知不覺感到有些虧欠女兒。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禱告後,我忽然想到主耶穌說過:「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做我的門徒。」(太10:37-38)我心裡一下子清醒了許多,主說愛兒女過於愛主的,不配做主的門徒,我如果因著小女兒的哭訴,保住大女兒在婆婆面前的面子,跟隨神的心就動搖了,這也不是真正信神的人哪。我又想到弟兄姊妹在聚會時常常交通,在跟隨神的路上會常常伴隨著靈界爭戰,哪裡有神的作工,哪裡就有撒但的攪擾。我意識到今天臨到這事,外表上是小女兒的攔阻,其實正是撒但利用小女兒來攪擾我,如果我聽小女兒的話就妥協了,這不就被撒但擄去了嗎?不行,我得聽神的話,不能隨從兩個女兒的意思,更不能對她們說的話妥協,得做一個滿足神的受造之物!想到這些,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便斬釘截鐵地對小女兒說:「你們讓我少去教會,可能你們認為這樣沒什麼,但對我來說,這是關乎到為神作見證。就好像神要求我達到100分,如果我努力了還達不到100分,那是我自身身量的原因,但是我若故意放慢腳步,不朝著100分努力,這對我來說就等於停止腳步,你說是不是?我是一個受造之物,在神面前不能有任何的要求,我不能向神說:『神啊,我放慢腳步,求你體諒一下我!』這是要求神、讓神順服我,這不是信神之人該做的。」說完這些,我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心裡感到平安、踏實,小女兒看我這樣說也無話反駁。(未完待續)

作者:韓國 傳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