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主耶穌末世為啥在中國顯現

主耶穌末世為啥在中國顯現

主在中國顯現?

早晨,欣雨、楊鑫等五位弟兄姊妹早早地來到聚會點。

楊鑫驚喜地說:「前天我一親戚給我見證主已經來了,降臨在中國,發表話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她還給我交通了神三步作工、神的名、道成肉身等方面的真理,我聽了覺得很亮堂,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奧祕,我就想啊,主會不會真的已經回來了呢?」

欣雨聽了後,心裡感到困惑不解:之前我們都認為主末世重歸應該降在以色列,他們怎麼說神降臨在中國作工呢?

李姊妹滿臉詫異地說:「楊姊妹,你說主耶穌回來在中國顯現作工,中國是無神論國家,中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抓捕、迫害基督徒,多少基督徒被逼得妻離子散,有的甚至被抓入獄,殘害致死,主怎麼可能會在中國作工呢?」

鄭弟兄也附和著說:「我同意李姊妹的觀點,主是聖潔的,怎麼可能會在最抵擋神的中國顯現作工呢?」

楊鑫看了看大家,沉穩有力地說:「弟兄姊妹,神曾說過:『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8-9)神的作工是我們測度不透的,我們不能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來定規神在哪裡作工。就像當初主耶穌作工的時候,法利賽人就憑著觀念想像認為加利利連一個先知都沒有出現過,彌賽亞怎麼可能來自加利利呢,他們頑固持守觀念,對於主耶穌的說話、作工,沒有一點尋求的心,最終將主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了滔天大罪。所以我認為,在主回來這麼大的事上,我們看不透的地方先別定規,免得犯了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

欣雨認同地說:「嗯,我認同楊姊妹的觀點。主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馬太福音7:7)我覺得在主回來這麼重大的事上,咱們不明白的地方就多禱告、尋求,求主開啟帶領,相信主會讓我們明白他心意的。就像拿但業,當腓力告訴拿但業主耶穌就是彌賽亞時,拿但業對主耶穌是拿撒勒人充滿觀念,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約翰福音1:46)可當他聽了主耶穌的話後,拿但業認出了主耶穌就是要來的彌賽亞,便放下自己的觀念跟隨了主。主末世降臨在中國雖然不合我們的觀念,但神的智慧不是我們人能測透的,我認為在這方面需要我們多禱告尋求。」

眾人有的點頭,有的遲疑……

散會之後,欣雨緩步走在滿地落葉的小路上,她眉頭微皺,思索著:主再來真的會在中國顯現作工嗎?主不是應該降臨在以色列嗎?看來要弄明白這個問題還得去找楊鑫姊妹談談。

欣雨在心裡向神禱告祈求:「主啊,現在有人見證你回來在中國顯現,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我還不明白,願你帶領孩子……」

聖經早有預言主在中國顯現

第二天早上,欣雨來到楊鑫家,此時楊鑫的老同學趙潔也在。欣雨便直接問道:「姊妹,對於昨天提到的主末世已在中國顯現作工,我還是看不透。我們都知道聖經上說:『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亞書14:4)經上說主還要腳蹬橄欖山,主耶穌回來不得降臨在以色列嗎?怎麼可能是在中國呢?」

楊鑫笑了笑,說:「這個問題我也不透亮,還是讓趙潔給我們交通吧,就是她向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

趙潔微笑著點點頭,說道:「以前我也認為主耶穌末世再來應該是降臨在以色列的橄欖山上,我們都知道橄欖山在1990年就裂開了,可是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們卻還是沒有看到主顯現在橄欖山,反而聽到了神在中國顯現作工的福音。一開始我聽到這個消息時,也不明白為什麼主會降臨在中國作工,因為中國是抵擋神最嚴重的國家,後來經過考察,才明白了這方面的奧祕。

主耶穌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24:27)『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瑪拉基書1:11)從這兩處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到,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末後主再來降臨在世界的東方,而不是西方,中國就是在世界的東方。而且主耶穌還說:『屍首在哪裡,鷹也必聚在那裡。』(馬太福音24:28)這裡說的屍首那就是指最污穢、最敗壞的地方,我們都知道,中國是無神論國家,最不相信神,拜假神、邪靈最多,是被撒但敗壞最深、抵擋神最嚴重的地方。因此,按照主耶穌的預言,主是降臨在中國。

我再給你讀段全能神的話,你就更明白了。神說:『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主耶穌末世降臨在中國,發聲說話、作工拯救人,在中國率先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神的福音會從東方傳到西方,擴展全宇,讓全宇下的人都聽到主末世降臨在中國作拯救工作的福音,屬神的羊聽到神的聲音,便會歸回到神的寶座前敬拜神。」

欣雨心裡揣摩:這些話聽起來確實有權柄、有能力,像是神的聲音。「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屍首在哪裡,鷹也必聚在那裡」,以前這些經文也沒少看,卻不明白這裡面的內涵之意,原來這都是預言主末世降臨在中國啊!

長城,主耶穌在中國顯現

主在中國顯現的意義

欣雨點點頭:「姊妹,你剛才交通的這些確實符合聖經預言。可是我還有些不明白,你剛才交通神末世降臨在中國作工,我就想問一下,主末世為什麼不在以色列顯現,而要在中國顯現作工,這其中有什麼意義嗎?」

趙潔回答說:「姊妹,你問的這個問題很關鍵,這裡面確實有著很大的意義,我們先看看神的話吧。神說:『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得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就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

趙潔交通道:「神每個時代選擇的作工地點都是根據工作的需要,都是有代表性的。就如神前兩步作工在以色列,是因著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他們是人類中敗壞最淺、最敬拜神的,神在以色列作工作能達到最好的果效,最容易作成一批敬拜神的模型標本,這樣神在以色列的工作一作成,神的福音也隨之擴展全宇,讓更多的人來到神的面前得著神的救恩。而末世,神作的是審判、征服的工作,如果還在以色列作就失去意義了,因為以色列人敗壞最淺,最敬拜神,那神作審判、征服的工作就沒有說服力,而在敗壞最深、最抵擋神的地方作,將這樣的人征服了,才最有代表意義,最有說服力。在全宇之下唯有中國是最不承認神的無神論國家,中國人被撒但敗壞最深,裡面滿了撒但的毒素,像什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戰天鬥地,人定勝天』『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等已經成了人的本性,人都成了抵擋神、背叛神的撒但的化身。神在中國作征服、審判的工作最有代表意義,最能襯托出神的全能、聖潔,這些最悖逆神、抵擋神的人被征服了,被作成順服神、敬拜神的人,這是給全宇之下的人立下標杆模型,這最能讓撒但蒙羞。這樣正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屍首在哪裡,鷹也必聚在那裡。』(馬太福音24:28)」

聽了神的話和趙潔的交通,欣雨揣摩了一會,說:「這一交通我就明白些了,以前我只知道主耶穌是在猶太作的釘十字架的工作,但是對神為什麼選擇猶太而不是其他國家卻從沒有想過,也不知道這裡面神的心意是什麼。藉著這麼一交通,我明白了神選擇作工的地點都是根據神工作的需要,就像神末世選擇在中國作工,這跟神末世要作的工作有關,神是作審判、征服的工作,在中國作最有代表性。」

楊鑫也點頭贊同:「神的智慧確實不是我們人能測透的啊!」

神是全人類的神,不屬於哪一個國家

趙潔點頭認同:「是啊。神選擇在中國作工,還有更深的意義,我們再看兩段神的話:『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臨仍叫耶穌,而且仍然生在猶太、作工在猶太,那就證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贖以色列人,與外邦無關,這樣作豈不是與我所說的「我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這話而相矛盾嗎?我之所以從猶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為我並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顯現外邦,是因為我不僅是耶和華——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選民的造物的主。我不僅造了以色列,造了埃及,造了黎巴嫩,我也造了以色列以外的所有的外邦,因此我是所有的受造之物的主,只不過我以以色列為我工作的發源地,以猶太、加利利作為我救贖工作的佔據點,以外邦作為我結束整個時代的根據地。』『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不是哪個國家、哪個民族的神,更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神,神是全宇上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有權在任何一班人中間作他要作的工作。如果主再來仍在以色列顯現,那人就會認為神只能作工在以色列,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末世神選擇在中國這個最不承認神的地方作工,這就打破了所有人的觀念,這讓我們實際地看到,神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在中國作工的意義太深了。」

欣雨點頭認同:「是呀,在我們的觀念中就認為神末世只能降臨在以色列,還成天關注著以色列,卻不知道神早已經回來了。神降臨在中國作工真是回擊了我們人的觀念,讓我真實看到,神是我們所有人的神,不是哪一個國家的神。」

走出自己的國籍,迎接主的重歸

趙潔高興地說:「神不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地方顯現作工,都是有意義的。作為受造之物,我們該有的理智就是接受、順服神的作工,而不應該將自己的觀念和看法擺在神的作工中讓神參考。欣雨,你讀一下這段神的話吧。」

欣雨接過書讀道:「神的顯現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更不可能是按著人的要求而顯現。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計劃,更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麼工作都沒有必要與人商量,徵求人的意見,更不用通知每一個人,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個人都當認識到的。你們要想看見神的顯現,要想跟隨神的腳蹤,就首先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不要苛求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範圍裡,限制在你的觀念裡,而是應當要求你們自己該怎樣尋求神的腳蹤,怎樣接受神的顯現,怎樣順服神的新工作,這才是人當做的。因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備真理,人該做的就是尋求、接受、順服。

  無論你是美國人還是英國人,或是任意一個國籍的人,你都當從自己的國籍範圍裡走出來,超越自我,以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來看待神的作工,這樣你就不會把神的腳蹤限定在一個範圍裡。因為現在有許多人在觀念當中認為神不可能在哪個國家顯現或是不可能在哪個民族中間顯現。神作工的意義何其深奧,神的顯現又是何等的重要,豈是人的觀念思維可以衡量出來的?所以我說,你應該打破你的國籍、民族觀念來尋求神的顯現吧!這樣你才不會被觀念束縛,這樣你才能有資格迎接神的顯現,否則你永遠是在黑暗中的人,永遠是得不到神稱許的人。

讀完這些話後,欣雨高興地說:「我越讀這些話,越感覺這就是神的聲音。是啊,神不是哪一個國家的神,而是全宇上下所有人的神,不管是哪個國家的人,都該從自己的國籍中走出來,歸回到神面前。這不禁讓我想到一節經文:『我必使我的眾山成為大道,我的大路也被修高。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原文作希尼)國來。(以賽亞書49:11-12)看來這些經文都應驗了。感謝神,今天的收穫真是太大了!」

趙潔笑著說:「感謝神!」

作者:河南省 秋玲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