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新人見證

當前位置:主頁與主重逢各國新人見證離開荒涼的教會,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歸

離開荒涼的教會,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歸

從小媽媽就帶我去教堂唸經、聽彌撒。我們通常凌晨3、4點就去,教堂很大,每次都坐滿人,有時很多教友都站在教堂門口聽。聽完一個彌撒後,要是聽說哪裡還有彌撒我都很想去。每天早、晚唸五端我絕不會落下,即使偶爾忘了,睡到半夜我也會起來把它補上才能安心睡覺。

但幾年後,不知為什麼,聽彌撒的人數卻少了一多半,聽道時有些人要麼睡覺,要麼閒聊,有的來教堂是為了推銷化妝品,還有介紹對象閒扯家常的……我心想怎麼會是這樣呢?這些人不是來敬拜天主的嗎?而且神父對此也不管不問,還是定期按節令講那套幾年不變的屬靈道理。他們說開頭,我們就知道後面會說什麼,都是老生常談,沒有一點新的亮光、收穫,聚會成了走過程,絲毫不能幫助我們認識天主。而且神父對奉獻500元以上的教友做彌撒,跟他們的關係也好,而對於奉獻少或貧窮的教友,就以沒時間等各種理由推辭了。我心想:現在的教堂怎麼變得跟買賣的場所一樣,連神父都追求錢財,被利慾薰心,嫌貧愛富,他們能把我們帶到哪裡去呢?我心裡像堵了塊大石頭,也像多數教友一樣信心冷淡了。因著聚會沒有享受,每次只等著神父說「彌撒已成」,以便早點回家。

到了2003年,一次開彌撒時,兩個神父發生爭執,導致彌撒沒開成,教堂分成了兩派。當我去其他地方參加大型彌撒時,各地教友也紛紛議論教堂分派的事。我想到天主說:「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親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若望福音13:34-35)天主教導我們要和睦相處、彼此相愛,而現在神父不但沒帶領我們實行天主的話,他們反而互相攻擊、分幫分派,太沒有天主教徒的樣式了。但當有的弟兄姊妹議論教堂分派是否合天主的心意時,神父卻說:「這些事不是我們教友該考慮的,天主只有一個,我們跟著天主走就行了……」還有的神父大言不慚地說:「神父如果做得不合適,天主會管的,你們不要管那麼多。」我心想:這不是讓我們不講分辨糊塗跟隨嗎?有些年輕的弟兄姐妹活在家庭世俗的纏累中,向神父尋求,神父只說「這些都是十字架,需要我們去背」來敷衍搪塞,卻指不出實行的路,弟兄姊妹聽了也很無奈,仍活在世俗纏累的痛苦中沒路走。現在教堂裡問題這麼多,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我感到特別迷茫,沒有方向目標,不想去教堂了。

我坐在椅子上,回想這幾年信天主的光景,唸經的時候總犯睏,彌撒也不想聽了,只是守住四大祭禮,再也享受不到聖靈作工時平安充實的感覺。想到小時候背的《要理問答》中:「你為什麼要信天主?為了恭敬天主救自己的靈魂。」我不禁在心中吶喊:「天主啊,你到底在哪裡,我要怎麼跟隨你?天主啊,哪裡是你帶領我走的路呢?要是再這樣下去,我的靈魂肯定會下地獄的。」可是沒有人能告訴我答案。那一刻,空虛、哀愁、苦惱、無助一擁而上,我感覺很痛苦很想哭。

10月份的一天,我媽跟我說:「我們盼望的天主已經來了,我這兩天去聽道了,你要不要去聽?」我心中驚喜:我正盼望天主帶領呢,沒想到天主回來了!天主來了,肯定就有路了,我所有的問題就都解決了,我一定要好好聽聽。於是我高興地去聽道。

第二天下著雨,天氣挺冷,我跟媽媽按著約好的時間去了一個教友家。走到門口,看到兩個姊妹已經提前到了。她們路途遙遠,因著走得匆忙都沒帶雨具,衣服被淋濕了,但是她們的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看到這一幕,我心裡有一種觸動,回想自己以往有聖靈作工的時候,也是不怕苦不怕累,路再遠,起多早聽道都可以,這股勁只有聖靈作工才能達到,我對她們產生了好感。進屋後,我們剛坐下,媽媽心直口快地問道:「現在教堂分幫分派,神父之間搞紛爭,教友之間互相爭吵,信心冷淡,現在的教堂為什麼會這樣荒涼啊?」

方姊妹說:「你問的問題涉及到我們能否迎接到天主重歸,是我們每一個信天主的人都應該明白的大事。其實教堂荒涼是有原因的,我們先回想一下,律法時代聖殿充滿上主的榮光,人們都在聖殿裡敬拜上主雅威,遵守律法。但是到了律法時代後期,聖殿卻成了買賣牛羊、兌換銀錢的賊窩,人守不住律法,甚至觸犯律法也沒有了雅威上主的管教,這是什麼原因呢?一方面是因為天主耶穌帶來了恩典時代,聖神作工轉移了,天主耶穌不在聖殿,而是在山坡、海邊、田野講道作工,凡是跟隨天主耶穌的人都能得到天主所賜的恩典、祝福,聽天主耶穌的講道就能享受到聖神的帶領,靈裡得到飽足。而那些頑固持守律法規條,死守在聖殿中棄絕天主耶穌的人,就沒有得到天主的救恩,而落在黑暗中。再看看如今教堂的荒涼,也是因為天主已經不在教堂裡面作工了,而是發表真理作了一步審判工作,也就是《要理問答》裡面說的『私審判』。凡是跟隨天主腳蹤的人都能得到真理的澆灌餵養,享受到聖神作工,凡是不渴慕、接受天主新的作工說話之人,都落在黑暗中。這也應驗了先知的預言:『看,那日子一來臨──吾主上主的斷語──我必使飢餓臨於此地,不是對食物的飢餓,也不是對水的飢渴,而是對聽上主的話的飢渴。』(亞毛斯8:11)

教會荒涼的另一方面原因是宗教首領不遵行天主的道,導致聖神離棄,就像當初的法利賽人,假冒為善,打著敬拜天主的旗號,卻不帶領信徒遵守天主的道,他們侵吞寡婦的財產,講解聖經知識理論,盡高舉自己,讓人高看,對天主耶穌的作工也不尋求考察,他們持守觀念,不接受天主耶穌口中的真理,抵擋天主耶穌的作工,導致聖神不在聖殿作工。而現在的神父、主教等神職人員和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不遵行天主的道,嫌貧愛富,為了地位勾心鬥角,分幫分派。而且作工講道處處高舉自己,從不高舉天主,不帶領信徒明白天主的心意,實行天主的話,導致信徒都崇拜高看神父,心裡卻沒了天主的地位。另外,他們專講神學知識和聖經理論,把人帶到規條儀式、世俗中,卻不找有聖神作工的教會,不尋求考察天主末世的作工,結果被天主厭棄。

其實,教堂荒涼,這裡面也有天主的心意,我們來看一段神的話就明白了:「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從中我們看到神的心意,是藉著教堂荒涼讓我們出來尋找神的腳蹤。就像當年迦南地鬧飢荒,人們只有到埃及約瑟那裡才有糧食吃,能渡過飢荒。現在天主已不在教堂裡作工,而是發表真理作了一步新的拯救工作,我們只有走出教堂尋找、跟隨天主的腳蹤才能得到真理的澆灌餵養,享受到聖神作工,凡是不尋求、接受天主新的作工說話之人,生命就得不到供應,就落在了黑暗中。

聽姊妹這麼交通,我心裡一亮,原來現在教堂變成這樣,主要原因是因著神職人員不遵行天主的道,都追求錢財地位,導致被天主厭憎恨惡。另外,也是因為天主已經不在教堂裡面作工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們沒有跟上,所以才失去了聖神的帶領,都活在飢餓乾渴中,靈裡黑暗無路可走,難怪我沒有以往信天主的那股勁了。

基督徒聚会

我對姊妹說:「姊妹,你說天主又作了新的工作,我們跟上天主的新工作就能享受到聖神作工。你快跟我們說說,天主這次來是怎麼作工拯救我們的?我們應該怎麼跟隨天主?」

鄭姊妹邊打開《羔羊展開的書卷》,邊說:「主末世重歸以全能神的名開闢了國度時代,結束了恩典時代,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審判、潔淨、拯救我們末世的人,比如神名的奧祕,道成肉身的奧祕,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神是怎麼拯救人的,神喜愛什麼人、拯救什麼人,恨惡、淘汰什麼人,如何脫去敗壞性情等等,這些話語都是供應我們生命的真理,是潔淨我們敗壞性情的良藥,我們要多讀、多實行經歷全能神的話才能脫去敗壞性情得潔淨蒙拯救。我們讀段神的話就更明白了,全能神說:『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末世天主作的是話語的工作,這些話語中有審判揭示人類敗壞實質的,有給人指出實行路途的,有安慰勸勉人的,還有給人祝福應許的等等,我們多讀全能神的話就能夠明白更多的真理,看見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也能更加明白神的心意,臨到事有實行路途。另外我們接受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就能認識自己身上的各種撒但敗壞性情,如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彎曲詭詐、邪惡貪婪等等,所活出的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同時,我們也認識到天主聖潔的實質以及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產生了敬畏之心。當我們看清了自己的撒但醜惡嘴臉時,就會背叛、咒詛自己的敗壞性情,願意憑天主的話活著來滿足天主,追求成為順服天主、敬拜天主的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榮耀天主。這就是天主在末世對我們敗壞人類作的拯救工作,是天主整個經營計劃的收尾工作。所以啊,我們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跟上天主的腳蹤,接受天主末世話語的審判,這樣我們才能得到天主的拯救、潔淨,被天主帶入天國。」

藉著看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原來天主末世是作話語審判的工作,用話語來潔淨我們,使我們脫離罪的捆綁。姊妹交通的這麼具體詳細,我感到挺透亮。

方姊妹又說:「其實,天主末世作話語審判的工作是建立在天主耶穌的作工和上主雅威作工的基礎上,天主的整個經營計劃一共分三步作工。在律法時代,上主雅威頒布律法誡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讓人知罪;恩典時代天主耶穌道成肉身釘十字架,將人從罪中救贖出來;末世國度時代,天主耶穌再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審判的工作,用話語潔淨、變化人,最終將被潔淨的人都帶入天國。天主的作工是一直向前發展的,三步工作一步比一步拔高,三步作工才是六千年完整的經營。而且天主的作工都是有事實根據的,不僅前兩步作工在聖經中有記載,末世的新工作在聖經裡也是有預言的。在默示錄五章1-5節裡面說到有一本書卷,只有羔羊可以打開,今天我們看的這本書就是《羔羊展開的書卷》,就是天主在末世發表的話語。」

我心想:聖經裡真的有這個預言嗎?我都沒留意過。之後姊妹又交通了一些,我覺得今天的交通真是太好了,讓我得著了很多。

回家後我就把聖經找出來了,我打開默示錄五章,看到預言中的確談到只有羔羊來了才能揭開七印,展開書卷。我心裡驚嘆:原來天主在末世的作工早有預言,現在預言已經成就了。我心裡很踏實,如飢似渴地讀《羔羊展開的書卷》,漸漸地,我明白了天主道成肉身的意義,天主名字的奧祕,如何分辨真假基督,如何分辨真假道等各方面真理奧祕。越讀這些話我對天主的作工越有認識,心裡越亮堂踏實,我再次享受到有天主同在、有聖神作工的快樂。我從心裡感謝天主的帶領,讓我能跟上他的腳蹤,使我找到方向不再困惑迷茫,享受到永流不乾的生命活水的供應。

作者:西班牙 林心

精彩推薦

發表評論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